不孕治療都針對女性,醫療不公平?

不孕治療不公平!

西方男性精子數量下降了60%,不孕夫婦的問題有一半以上在男性 。那麼,為什麼不孕治療仍然幾乎全部關注在女性身上?!

 

2017年一份至今關於男性生育能力最大型的研究指出,1973年至2011年間男性精子數量平均降低59.3%,而世界衛生組織也在2017年表示目前對於男性不孕的理解非常少,英國醫學研究協會呼籲更多研究進行探究。但是,即使世界已經意識到男性不孕的重要性,生殖治療領域還是以女性為主要治療對象。

 

專家的擔憂

不孕治療專家Ashok Agarwal博士表示,目前對不孕問題的理解並不重視男方的因素,因此很多試管受精是非必要的。另一位不孕專家Jonathan Ramsay表示,男性跟女性一樣都有可能是不孕的原因,不過因為不孕專家很多都是專精於婦女生殖健康的婦產科醫師,缺乏對精子問題的詳細知識,因此男性經常只被檢查精子數量及能動性,而非做完整的生殖系統健康檢查,無法進一步了解精子品質低落的原因。

 

無法辨識或治療男性不孕會導致一個荒謬的情況—女方的生殖能力沒有任何問題,但常規地做試管受精。這相當於對一位沒有問題的人做侵入性治療以解決另一個人的問題,這從未發生在其他醫學領域。

 

英國唯一在治療男性不孕的診所的Sheryl Homa認為,試管受精產業已經失控,它破壞婚姻、讓許多人不開心且多數時候沒有用。Homa進一步表示試管受精比整形手術還糟,如果臉部拉提或豐胸手術像試管受精一樣只有30%的機會成功的話人們是不會做的。

 

男性不孕的生殖治療的經驗

Dan和Gemma夫妻倆經歷兩年嘗試懷孕後無果,於2015年4月尋求協助。雖然男方很快地被告知他的精子能動性低—代表他可能無法成為親生父親,但是治療焦點全在女方,男方只被要求服用維他命。在試管受精前,女方必須經歷6個月的檢查(包括:檢查輸卵管是否阻塞、子宮是否完好及需要服用刺激大量排卵的藥物),即使男方才是不孕的原因,並且女方早已在初次檢查時確定生殖能力沒有問題。

 

另一對接受生殖治療的是Jim及其妻子,他們表示診所一開始告知他們精子品質不是問題,直到他們花了2萬歐元(約72萬台幣)做試管受精且失敗後才告訴他們需要處理精子的問題。Jim問診所的顧問為什麼一開始說精子品質不是問題,該顧問並未回答。

 

而Will及Dominique夫妻的經驗是,生殖治療專家們一開始只檢查Dominique,經過一系列檢查後結果顯示一切正常。爾後Will要求做精子檢查,但其醫師說必須在妻子Dominique名下做檢查,所有生殖能力檢查都是如此,男性方面的檢查只是附帶。兩項精子檢查顯示Will精子數量少且能動性低。而在精子檢查結果出來兩年後,Will都未被建議要做身體檢查且生殖治療的重點仍然是妻子Dominique,即使她的檢查結果是一切正常。診所提供夫妻倆做試管受精,第一輪失敗。當夫妻倆在失敗後向一名專家諮詢時,當時仍然未討論Will的生殖能力,討論重點依然集中在Dominique應該做什麼以增加懷孕機會。

 

針對男性的不孕治療—抗氧化飲食

當論及男性生育能力,低科技的途徑可能實際上比較有用且對夫妻來說能大大地減低壓力。越來越多人對透過給生育能力低的男性「抗氧化飲食」來促進他們的精子品質有興趣。「抗氧化飲食」促進精子品質的理論在於,若抗氧化程度低,代表精子DNA可能受損,影響精子的游泳能力及穿透卵子及使之受精的能力。

 

2018年夏季,「歐洲人類生殖及胚胎學學會」會議上就討論了解決精子問題的飲食的研究,這些研究是由Ashok Agarwal等人進行,他是修復及促進精子品質的專家,並已產出許多研究顯示抗氧化飲食的好處。

 

抗氧化飲食正是讓Dan和Gemma夫妻最後終於成功懷孕的方法。當試管受精失敗後Dan被推薦透過飲食來促進精子品質,即富含蔬果的地中海飲食。經過三個月後Dan做了另一次的精子檢查,顯示其精子品質已改善,並且改善程度足以讓他能夠生育。後來由於他們擔心高齡生產的風險,於是接受「單一精蟲顯微受精術(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並且成功受精。今年11月他們的女兒即將兩歲,夫妻倆認為成功受孕都歸因於手術前改善精子品質的準備工作。而Jim夫婦及Will與Dominique夫妻倆最後也都受益於「抗氧化飲食」。

 

編譯來源:Daily Mail(2018.09.10)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