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女人工流產由法院判准,好嗎?

根據一項新的研究報告,18歲以下未獲父母同意、試圖走法律途徑,由法官判准人工流產的青少女,經常會遇到一連串羞辱、負擔和不可預測的障礙。

 

目前,美國有37個州要求未成年接受人工流產要獲得父母同意,台灣也是如此。此份研究是德州人工流產政策評估的一部分。這是第一個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走司法途徑經歷的研究。研究指出,司法途徑的過程是另一種對青少女的懲罰形式。

 

研究人員對20名年齡在16-19歲之間的青少女進行了採訪,了解他們試圖獲得合法人工流產的經歷。受訪者在上法庭時年齡為16-17歲。許多人經歷過家庭創傷,如藥物濫用等不良童年經歷,他們也擔憂若告訴父母他們決定尋求人工流產會有安全疑慮。

 

不友善的司法環境

當他們開始司法過程,他們面臨更多的障礙。單單是要抵達到法院的交通有時就很困難。而當他們進入法院時,他們面臨著經常無法預測的狀況,如:被坐在房間裡的刑事被告嚇到等。有時,法官會要求受訪者提供詳細的性史,受訪者必須在多名法庭工作人員在場下進行解釋,其中還包括一名記錄聽證會的法庭記者。

 

意識形態的偏頗

每位青少女都獲得法院指定的訴訟監護人,其角色是以青少女的最佳利益行事。受訪者中有四位的訴訟監護人是教堂的牧師或執事。一位受訪者回憶起她的訴訟監護人告訴她,人工流產從來不是正確選擇,並且該位訴訟監護人還將收養機構的工作人員帶到法庭,違反受訪者的匿名性,並讓她受到更多批判。

 

研究人員發現,一些法官並沒有掩飾他們個人不贊成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的決定。有時他們完全否決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的請求。一些法官和訴訟監護人根據他們個人對人工流產的看法來判定。多名受訪者在描述聽審過程時哭泣,並表示他們即使在事過數月後仍會想起這些事。

 

懲罰性的過程

研究人員指出,這個過程本身就像是因為性行為、懷孕和想要人工流產而受到懲罰。支持父母或司法應參與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過程的人聲稱,他們保護青少女免受人工流產所帶來的負面情緒後果,但研究結果顯示,司法過程本身會因過程中的不可預測性、羞辱和羞恥而導致情緒傷害。

 

Coleman-Minahan表示,德州正在發生這種情況,意味著可能也會發生在具有類似法律的州。在考慮強制父母和司法參與前應權衡所有這些調查結果,各國應該考慮聲稱要保護青少女而制定的政策的實際後果。

 

編譯來源:Eurekalert(2018.09.05)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