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孕症治療都在女性身上做文章?

近幾十年來,不孕的治療有重大的進展,幫助了許多夫婦圓了有小孩的的願望。然而,治療技術的發展多聚焦於女方的卵子,並沒有完全解決不孕背後的另一個問題:精子!特別是當全球精子數量都急劇下降的當下。

 

不孕症是一個全球性重大的健康問題,專家估計全球每六對夫婦就有一對受到影響。專家表示,在這些案例中,有一半以上的案例問題在於男方。然而,不孕研究的大部分重點都在女方身上,例如:降低她們生育能力的因素是什麼、如何避免這種情況、如何治療等。雖然這種方法產生了效果—生出了嬰兒,但也使有關男性不孕症的研究在科學上進度落後。

 

愛丁堡生殖健康中心教授Richard Sharpe表示,諸如體外受精(IVF)和卵胞漿精子注射(ICSI)等治療方法都是避開了男性的問題,而不是治療男性的問題。再者,女方的不孕治療有些是侵入性的,換言之,女性必須承擔男性不孕的重擔。同時,科學家對於男性的狀況仍只有非常粗略的了解。

 

目前我們都知道精子數量會受到睾丸激素水平的影響,也知道精子數量和不孕症之間有一定的聯繫,但除此之外,我們對於精子複雜性的瞭解非常地少。生殖醫學專家Sarah Martins Da Silva表示,「如果不了解精子正常運作時的生理,就不可能了解它們如何失去功能,就更不知如何來糾正這個問題了。」

 

根據2017年的研究(),美國、歐洲、澳洲和紐西蘭的男性精子數量在不到40年的時間裡下降了50%以上,這篇研究的作者稱此現象是緊急的警告,需要更多研究進一步調查。

 

 

對精子的了解,仍停留在1950年代

要解決男性生殖健康中未確定的基本臨床和科學問題,所需的研究涵蓋了大型、國際性的流行病學研究到細緻的實驗室研究,以精確解讀精子細胞的功能。

 

男性生殖健康資深講師Allan Pacey甚至表示,就連基本層面:診斷男性生育問題的科學都是停滯的。精液分析技術─在顯微鏡下檢視精液、計算精子、評估它們游泳的程度以及觀察它們的樣子,都是在1950年代發明的,而至今仍然在做同樣的事情。因此,雖然現今的估計指出,每20個年輕男性中就有1個精子數量低到足以損害生育能力,但這樣的估計仍然只是假設,而不是來自具體研究的結果。

 

 

研究資金對於男性不孕興趣缺缺

Pacey進一步表示,在男性生殖健康的領域獲得的證據質量遠遠落後於其他醫學分支。不過,吸引資金來研究可能影響精子數量的環境因素,例如:暴露於化學、吸煙、肥胖或運動是個棘手的問題,部分原因是這些研究需要大量的人力、歷時多年,並且最後還可能不會有明確答案。

 

Sharpe教授表示,在各方競爭研究資金的世界裡,有一種觀點認為男性不孕症是個已解決的問題。這種觀點認為,現在已經有ICSI技術,雖然這並不能解決男方的問題,但它會治療「症狀」,這已經足夠好了。因此,從緊急性和優先性的角度來評估,男性生殖問題與癌症、肥胖或心血管疾病相比,很容易被降級。

 

在英國,2014-2017年間,僅有約3.6%的預算用於男性不孕研究。除了英國之外,缺乏完整的資料呈現歐洲或全球有多少資源在推動男性不孕研究。Sharpe指出,一旦研究進度落後,未來的研究就越缺乏可以立足的基礎。目前的生態是,若不能產出能快速且容易解決困難問題的方法,就不會有人提供你研究資金。

 

台灣女人連線表示:為什麼少有男性不孕的的研究,其背後是有文化因素的。一方面是性別偏見:女人是生育的主體,不孕當然是女人的問題;另一方面,在一個父權的社會裡,男性是比較不會,也不願意被檢視的。

 

註:驚!!西方男性精子數量自1970年代以來下降60%!

 

編譯來源:Reuters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