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區

喝外賣咖啡也喝到塑膠奈米微粒
2022.05.17
喝外賣咖啡也喝到塑膠奈米微粒
新的研究顯示外賣咖啡杯含有另一種成分,幾兆的微小塑膠粒由紙杯釋入熱熱的咖啡。   一次用的咖啡紙杯內,有一層薄的塑膠塗膜,防止咖啡滲出紙杯,且保溫。根據最近發表在《環境科學與技術》期刊的實驗室結果,熱水倒入中杯 (360ml) 時,其內層會釋放出每公升超過5兆的塑膠奈米粒子。   液體不必是滾燙的,也一樣會釋出塑膠奈米微粒。微粒釋入水中的數目,隨著水溫由室溫直到攝氏37.8度快速增加,然後平緩,維持常態。   根據2019年《食品科學》期刊的評論,熱飲通常的溫度在華氏54.4和71.1度之間。   此一次性紙杯滲入熱水的微粒整體數量,遠低於美國食物藥品管理局設定的安全食用標準。一位資深科學家Christopher Reddy說:「是否應該重新衡量這個指南?」   看不見的健康傷害?   根據環境工作群組的資深科學家David Andrews表示:「由塑膠汚染所引發可見到的全球性環境危機。這個新的研究指明無形的塑膠奈米微粒,由普通的塑膠釋出進入我們的食物和飲料,可能漸漸的在傷害健康。」   Andrews認為:「食藥管理局應該盡快的要求更多的測試,且公開和食物接觸的塑膠材料所釋出的化學物和奈米微粒,採取必要的行動以確保這些物質不會傷害健康。」   阿里桑那州立大學環境健康工程的主管Rolf Halden指出,這些奈米微粒小到足以滲入血液中,可能停留在身體所有的組織和器官中。「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些微粒的影響。人類暴露正在增加,我們缺少工具來測量我們身體收到了什麼,存放何處和其作用。」   他指出石棉引發傷害,因為吸入其微小的纖維,累積在肺部組織,引起發炎導致結疤和癌症。「石棉本身是良性的,非有機物質。它之所以成為毒性,造成每年90,000人死亡,是其纖維嵌在人類的組織。」   如何減少暴露?   此研究者Christopher Zangmeister 說,人們若擔心這些,可以考慮將一個金屬或陶磁的旅行杯帶去咖啡店。就個人來說,我嘗試在生活中減少將食物和水暴露於塑膠。但是現代社會中大部分的水管是塑膠,濾水器也是塑膠材質,所以去除塑膠的暴露真的是一個挑戰。   Reddy認為紙杯製造商可以將其工業流程做些簡單的改變,讓人們不必接觸這些顆粒。業者是否在杯子未送到顧客前,可以先將這些杯子用熱水來處理,把顆粒先洗掉?是否有一個簡單解決問題的方式?       編譯來源:Health Day (2022.05.03)      
+ read more
Omicron 與其他 COVID 變種一樣嚴重
2022.05.13
Omicron 與其他 COVID 變種一樣嚴重
根據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和麻州綜合醫院合作的大型研究,SARS-CoV2 病毒的 Omicron 變種本質上與以前的變種一樣嚴重,該研究反駁了先前其他研究中關於它更具傳播性但不那麼嚴重的假設。   報告指出,「在 Omicron的時代和過去兩年不同變種占主導地位的時代,住院和死亡的風險幾乎相同」。   這個評估Omicron嚴重程度的研究將「疫苗」的影響放進來考慮。與之前的變種相比,在Omicron激增期間,疫苗接種有助於將住院和死亡人數保持在相對較低的水平。這發現,應該會讓人們更瞭解疫苗接種和加強注射的重要性。   #專家的看法   Yale School of Medicine的 Dr. Arjun Venkatesh 指出,這項新研究基於麻州 130,000 名 COVID 患者的記錄,是獨一無二、並且相當有力的。它不像早期研究那樣只關注死亡人數和住院人數,而是考慮了患者的疫苗接種狀況和醫療風險因素,並比較了相似的人群。   Venkatesh 並指出,該研究沒有考慮患者可能接受的治療,例如「已知可以減少住院治療的單株抗體或抗病毒藥物。」如果我們今天沒有這些治療方法,Omicron 可能會更糟。   世界各國發現,即使在明顯致命的變種激增的情況下,仍有很大比例的公民不願意接種 COVID 疫苗。   當 Omicron 變種於 2021 年底首次被發現時,公共衛生官員表示,它在絕大多數感染者中引起的症狀要輕得多。這可能鼓勵了疫苗猶豫,他們不太需要注射。   但新的研究增加了證據,證明疫苗有助於使人們免受 Omicron 的最嚴重影響。   作者在他們的報告中引用了潛在的局限性,包括該分析可能低估了最近 COVID 浪潮中接種疫苗的患者人數和感染總數,因為它排除了在家進行快速檢測的患者。   這項研究由麻州綜合醫院、密涅瓦大學和哈佛醫學院共同執行,於 5 月 2 日發佈在 Research Square 上,目前正在 Nature Portfolio 接受同行評審。       編譯來源:REUTERS(2022.05.06)      
+ read more
女性比男性更多頭痛,為什麼?
2022.05.04
女性比男性更多頭痛,為什麼?
如果你因頭痛而受苦,你並不孤單。新的研究報告指出,頭痛影響全球一半人口,而女人比男人更普遍。   研究人員檢視1961年到2020年底發表的357個研究的數據,發現世界上超過一半的人口 (52%) 患有一種頭痛,包括14%偏頭痛、26 %壓力型頭痛及5 %的人一個月中超過15天的頭痛。   此外,研究人員估計,全球每天都有近16 %的人有頭痛,而其中約一半的人 (7 %) 患的是偏頭痛。   所有類型的頭痛,女人都比男人更普遍,特別是偏頭痛 (女17%,男9%),和一個月超過15天的頭痛 (女6%,男少於3%)。   為什麼女性較會頭痛?   女性比男性更常見頭痛有幾個原因。首先,荷爾蒙變化在頭痛和偏頭痛發作中起著重要作用。有些人在他們的月經期間因為雌激素下降而經歷偏頭痛。   其次,女性可能有姿勢的問題,導致頸部和肩部緊張,這些都會轉移到你的頭上。   睡眠不足和壓力會導致更頻繁的頭痛。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遭受這兩種現象的折磨。   挪威科技大學研究主導作者Lars Jacob Stovner:「我們發現全球頭痛疾病很普遍,不同類型的頭痛負擔可能衝擊許多人。我們應該經由預防和較好的治療來減輕這個負擔。」   這項分析中大部分的研究,包括成人20-65歲,但有些包括超過65歲的成人,和兒童,年紀最小的只有5歲。   此研究發表在4月12日《頭痛和疼痛》期刊。       編譯來源:Health Day (2022.04.12)      
+ read more
人工流產即將遭禁?美國各地湧現抗議
2022.05.04
人工流產即將遭禁?美國各地湧現抗議
(美國時間2022年5月3日加州抗議現場)   一份內部外流文件顯示,美國最高法院準備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的歷史性裁決,人工流產可能即將遭禁。此一消息持續延燒,憤怒的群眾聚集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前抗議,加州等地也陸續出現抗議群眾,聲援女性自主。   最高法院將從根本否定人工流產權? 目前在美國,女性懷孕24週內可選擇人工流產,最高法院正在討論州政府是否可以禁止女性進行人工流產。   這份從最高法院內部外流的文件,是針對密西西比州反人工流產法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的意見書草案,根據這份意見書,大法官們將允許密西西比州反人工流產法生效,並宣告人工流產權的保護失效。   台灣會如此發展嗎? 在台灣,一般情況下,成年女性懷孕24週內可選擇人工流產。   前兩、三年也曾有宗教團體提出要限縮人工流產的執行,例如「懷孕8週後禁止人工流產」的公投提案。人工流產在台灣是否可能遭到禁止,引發關切。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表示:「因為國情不同,台灣不太可能有這樣的發展。美國最高法院宗教意識形態的操作罔顧女人健康和生命,令人遺憾!這幾年來,天主教大國,如:哥倫比亞、墨西哥、阿根廷等中南美洲國家,都逐漸對人工流產鬆綁,這是在宗教以外看見人民的需求,並以具體的方式來回應,這才是政府保障人民健康與生命負責任的作法。」    
+ read more
BMI值沒有告訴你的事!
2022.05.03
BMI值沒有告訴你的事!
身體質量指數 (BMI)一直是醫療體系用來衡量健康的指標。但是,越來越多的專家質疑它的準確性以及健康從業者將其用作健康單一指標的執著。   這是您需要了解的有關 BMI 的所有信息,以及為什麼將其用作衡量您健康的唯一指標是無稽之談,從快速的歷史課開始。   BMI 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它與健康有關?   BMI 的概念是由比利時統計學家Lambert Adolphe Quetelet於 1832 年 (是的,差不多 200 年前!) 提出的,他被要求創建對「普通人」的描述,以幫助政府估計普通人群中的肥胖人數。   100 年後在美國,人壽保險公司開始將人們的體重與類似個體人口的平均體重進行比較,以預測死亡風險,作為計算保險費的依據。   美國生理學家安塞爾·凱斯 (Ancel Keys) 對這種有點不科學的方法感到惱火,他使用 Quetelet 的測量方法完成了對 7,000 名健康男性的研究,發現這種方法是一種更準確、更簡單的健康預測指標,而且價格也不貴。   Quetelet 的計算隨後更名為 BMI,並被用作健康的主要指標,這要歸功於隨後的研究證實,隨著 BMI 的增加,心臟病、肝病、關節炎、某些癌症、糖尿病和睡眠呼吸中止的風險增加。   它的使用很快就得到了廣泛的應用,今天,從醫生的手術室到健身房,BMI 無處不在。   那麼BMI是衡量健康的準確指標嗎?   簡而言之:不是。這就是為什麼:   1.BMI錯過了一個更重要的衡量標準 —體脂百分比   BMI 是基於體重,但一個人的疾病風險與體脂有關,而不是體重。   雖然體重包含了體脂及肌肉,而肌肉比脂肪密度大得多。   因為 BMI 計算器無法區分脂肪和肌肉,所以人們很容易被錯誤分類。在極端情況下,BMI 將處於健康顛峰狀態的運動員分類為幾乎超重,例如短跑運動員Usain Bolt,而美國足球運動員Tom Brady則為肥胖。   2.BMI不測量體脂分佈   大量研究發現,具有相同 BMI 的人可能具有非常不同的疾病風險特徵,這主要取決於脂肪在體內的分佈位置。這是因為並非所有的脂肪都是平等的。   如果你的腹部有脂肪,你患慢性病的風險比臀部周圍有脂肪的人高得多,因為這是你有多少內臟脂肪的指標 —腹部深處的脂肪類型會增加您患中風、2 型糖尿病和心臟病的風險。   在白人人群中,女性腰圍超過 80 厘米,男性腰圍超過 94 厘米與慢性病風險增加有關,而對於亞洲人群則為,女性腰圍超過 80 厘米,男性腰圍超過 90 厘米。   3.BMI沒有考慮人口統計學差異   BMI 是我們都不喜歡的東西 —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   當 Quetelet 創建和 Keys 驗證 BMI 時,他們主要研究男性、中年盎格魯-撒克遜人口。儘管今天普遍使用 BMI 的計算和分類,但他們的方法仍然佔上風。   從本質上講,我們的身體具有一些由我們的性別而有的明顯特徵,包括女性通常比男性肌肉量少,脂肪量多。我們也知道隨著年齡的增長,肌肉質量會減少並在身體周圍移動。   研究還證實,不同種族的體重、成分和疾病風險存在顯著差異。這包括2000 年代初期關於最佳健康的測量,亞洲人的 BMI 應該較低,而波利尼西亞人的 BMI 較高時可能更健康。   那麼我們應該使用什麼來代替呢?   體重和健康是相關,這是明確的,無數研究表顯示,肥胖或超重的人患疾病的風險增加。   我們需要關注能夠告訴我們更多關於體內脂肪及其分佈位置的方法,測量體重、腰圍、腰臀比和體脂,以更好地了解健康和風險。   我們還需要考慮許多其他方法來衡量健康和疾病的可能性,包括三酸甘油酯、血壓、血糖、心率、發炎的存在和壓力程度。   作為一個單一的衡量標準,BMI 並不是衡量健康的良好衡量標準 —它缺乏準確性和清晰度,並且以目前的形式,錯過了衡量影響疾病風險的許多重要因素。   儘管 BMI 可以成為了解您的健康狀況的有用起點,但它絕不應該是您使用的唯一測量方法。       編譯來源:THE CONVERSATION(2022.05.01)      
+ read more
過重是子宮內膜癌明確的風險
2022.05.02
過重是子宮內膜癌明確的風險
研究顯示,超重或肥胖會大大增加患子宮癌的風險。   他們發現BMI增加 5 點,患子宮內膜癌的風險增加 88%,例如:如果一個165 公分的女性體重比健康標準高出12.7 公斤,她的子宮內膜癌風險幾乎翻了一倍。   英國癌症研究中心 (CRUK) 資助的研究涉及英國、美國和其他五個國家的 120,000 名女性。這是研究脂肪與子宮內膜癌之間關聯的最大研究之一。   此項研究量化了高 BMI 女性患子宮內膜癌風險的增加,並提出了這種聯繫的機制。   BMI如何影響激素和癌症風險   研究分析長期過重的影響,發現兩種荷爾蒙 ─即空腹胰島素和睾丸素─ 與肥胖和子宮癌有關。   一種理論是脂肪細胞可以發出信號,告訴其他細胞更頻繁地分裂,這可能導致癌症。一些乳腺癌的發生與女性荷爾蒙雌激素有關,而脂肪細胞會產生這種荷爾蒙。   研究人員希望科學家們將來可以使用藥物來調節有患癌症風險者體內的這些荷爾蒙的數量。     CRUK 健康資訊負責人 Julie Sharp 博士說:「這樣的研究支持了一個事實,即超重或肥胖是英國癌症的第二大因素。這可以幫助我們開始查明相關的病理機制是什麼。這將在未來如何預防和治療癌症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此研究發表在BMC MEDICINE       編譯來源:編譯來源:BBC News(2022.04.19)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