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爸爸也會影響孩子的情緒行為狀況
2011.11.08
憂鬱爸爸也會影響孩子的情緒行為狀況
過去研究已表示,母親一般來說比父親花較多時間在教養小孩上面,因此她們的心理健康會影響小孩的身心發展,然根據近日一項美國紐約大學醫學院的研究發現,父親的心理健康其實也同樣會影響小孩,爸爸有憂鬱症的小孩出現情緒或行為問題的風險,比一般小孩高出72%。 這項研究以病患健康問卷調查(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2)評估分析全美21,993位年紀在5-17歲、與雙親同住的孩童,結果顯示有3%的孩童父親、5%的孩童母親有憂鬱症狀,雙親皆有憂鬱症狀的孩童佔2%。 在13項評估項目中,出現行為與情緒障礙並同時擁有一位家長有憂鬱症狀的孩童,最常出現的問題是「無法與其他孩童相處」、「無法遠離麻煩」。在出現嚴重障礙的孩童部分,其中15.5%孩童的父親、19.9%孩童的母親有憂鬱症狀。調整後的風險值顯示,父親有憂鬱症的孩童出現問題的風險,比一般孩童高出約70%,母親有憂鬱症的孩童出現問題的風險,則為一般小孩的3.02倍。 此外,雖然過去文獻已指出家長心理健康問題會影響小孩,但這項研究則認為反向關係同樣亦可能成立。而這項研究主要針對雙親家庭為對象,因此結果並不適用於單親家庭,且研究使用的是憂鬱症狀篩檢評估的問卷而非確實診斷,這也是這項研究的限制性之一。     資料來源:兒科學期刊(Pediatrics)    
+ read more
抗憂鬱藥物與心臟病藥物併用恐增加出血風險
2011.09.27
抗憂鬱藥物與心臟病藥物併用恐增加出血風險
憂鬱症患者可能同時也有心肌梗塞症狀,近日一項加拿大研究指出,SSRIs類抗憂鬱藥物與抗血小板藥物療法如阿斯匹靈等同時使用的話,將會增加出血的風險。 研究以1997-2007年間魁北克省健康服務管理資料庫的人口資料為主,取樣27,058位病患資料,進行一項回顧性的觀察研究,研究中定義「出血」為消化道出血、出血性腦中風等其他導致住院、或在院中發生的出血事件。 研究結果顯示,同時使用SSRIs類抗憂鬱藥物與阿斯匹靈,將比單獨使用阿斯匹靈要增加42%的出血風險;如果病患又同時使用心臟病藥clopidogrel(Plavix),這項風險將又提高至49%。而使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療法的病患,如同時也正使用SSRIs抗憂鬱藥物,將比沒有服抗憂鬱藥物的病患,增加57%的出血風險。 研究中提到,有高達20%的心血管疾病病患同時也有憂鬱的病症,大多數都有服用SSRIs類抗憂鬱藥物。且使用單獨或雙重抗血小板療法,又同時服用SSRIs抗憂鬱藥物的病患,通常為年紀較長、有高血壓、多糖症、貧血或其他血液疾病。     資料來源:加拿大醫學協會期刊(CMAJ)    
+ read more
提供婦女符合「現實」的心血管疾病預防指引
2011.02.17
提供婦女符合「現實」的心血管疾病預防指引
2011年美國心臟學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所更新的女性心血管疾病預防指引指出,過去臨床研究結果忽略個人與社經條件因素,會使女性較不願接受醫學建議與治療,撰寫指引的委員會主席暨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蘿莉默思卡(Lori Mosca)教授談到,貧窮、低識字率、心理疾病、較低英文能力與視力、聽力問題,通常會對醫師試著要改善病人的心血管健康造成阻礙。要處理這些困難,意識倡議一直是重要關鍵,同時女性病人與醫生間維持良好的溝通是重要的第一步,醫生應瞭解女病人用藥情形、藥物副作用與生活習慣等等,才能及早發現問題。 為了評估病人的風險,預防指引列出幾項易引起女性心血管疾病的相關疾病,包括有狼瘡、風濕性關節炎與懷孕併發症(妊娠毒血症、妊娠糖尿病與懷孕引起的高血壓),默思卡教授指出,有妊娠毒血症病史的女性在懷孕後的五至十五年間,罹患中風、心臟疾病與動脈危險阻塞的風險為常人之兩倍,因此女性病人應特別向醫生詢問自己是否有此風險。此外,當中還特別強調種族族群多樣差異性對心血管疾病的影響,舉例來說,非裔美國女性特別容易有高血壓問題,拉丁美洲裔美國女性則為糖尿病問題。 再者,憂鬱症篩檢可作為女性心血管疾病風險評估的一部份,憂鬱症治療雖不會直接改善心血管健康,但憂鬱症卻可能會影響女性是否接受並遵照醫生的建議。 雖然臨床實驗結果的預防方法要放置真實生活中有其困難之處,但有些一般大眾熟知卻未經實驗證實的心血管疾病預防療法卻可能對女性造成傷害,像是使用荷爾蒙替代療法、抗氧化劑或葉酸。 默思卡教授表示,在未來還須更多打擊女性中風與心臟疾病的研究,特別關注並找出女性生命中的不同特定階段如:青春期、懷孕與停經,心血管疾病罹患的風險與有效的預防機會,以及更多預防療法的風險之性別差異分析與研究結果。    資料來源:美國心臟學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 read more
Tamoxifen與部分抗憂鬱藥並用會提高死亡率
2010.02.11
Tamoxifen與部分抗憂鬱藥並用會提高死亡率
最近一份有關乳癌病人的大型世代研究發現,同時使用tamoxifen和抗憂鬱藥物paroxetine(商品名:Paxil)會明顯增加乳癌的死亡率。增加的風險會隨著同時使用這兩種藥物的時間長短不同而改變,最高會增加91%的風險。但是,女性如果和其他種抗憂鬱藥物(包括其他「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的藥物)同時使用,並不會增加乳癌的死亡率。 乳癌病人在服用tamoxifen之後,人體內的CYP2D6酵素(cytochrome P450 2D6)會將tamoxifen轉化為endoxifen;然而,paroxetine卻會抑制CYP2D6酵素,使轉化無法完成。Paroxetine並非唯一一個乳癌病人使用的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藥物,但卻會抑制CYP2D6酵素。不過究竟抑制CYP2D6酵素會不會影響乳癌治療的結果目前則還不確定。 為了要釐清這個問題,研究人員蒐集了24,430位乳癌病人的用藥資料,病人的年齡為66歲以上,用藥期間為1993-2005年,其中有7,500位病人同時在使用抗憂鬱藥物。經過比對和篩選之後,研究人員將目標族群鎖定在2,430位同時使用tamoxifen和paroxetine的病人。研究平均追蹤了2.38年,最後有1,074位病人死亡,其中374位死於乳癌。 研究分析發現,所有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的藥物裡,只有paroxetine會增加乳癌的死亡率,且風險會隨著用藥時間而增加;在tamoxifen的療程中有25%、50%、75%的時間同時使用Paroxetine的話,乳癌的死亡率分別會增加24%、54%、91%。 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研究的結果清楚、明確的顯示,使用tamoxifen的乳癌病人應該避免使用會抑制CYP2D6酵素的抗憂鬱藥物,例如:paroxetine、fluoxetine;醫師應該以其他藥物替代。已經在使用此類抗憂鬱藥物的病人,醫師應該考慮更換藥物;但突然中止使用抗憂鬱藥物也可能影響風險,因此,應該循序漸進的更換藥物。 資料來源:BMJ online    
+ read more
憂鬱症吃藥不見得比較好
2010.01.07
憂鬱症吃藥不見得比較好
過去有關抗憂鬱藥物的研究不少,但是研究結果分歧,使抗憂鬱藥物的爭議不斷。藥廠資助的試驗通常發現抗憂鬱藥物明顯的減緩症狀,但是,許多未經發表的研究卻發現抗憂鬱藥物的效益不比安慰劑好。最近有一份研究發現,抗憂鬱藥物只有在重度或是較嚴重的憂鬱症病人身上才能達到抒解的效果,對大部分的憂鬱症病人來說,抗憂鬱藥物的效果和安慰劑其實差不多。這份研究結果有可能使持續已久的爭議落幕。 這份研究是政府資助的研究案,研究人員利用文獻回顧的方法重新檢視六項大型的藥物試驗,總共包含728位男性和女性,其中重度和非重度憂鬱症的病人約各佔一半。研究人員使用漢氏憂鬱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Rating Scale, HDRS)來評估病人憂鬱症的程度。結果發現在重度憂鬱症(總分25分以上)病人身上,服藥可以明顯減緩症狀,但是對於總分25分以下的非重度憂鬱症病人,服藥則些微、甚至是沒有效益。 這項研究分析的兩項藥品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的藥物Paxil和三環抗憂鬱劑類藥物imipramine。雖然這份研究只針對這兩項藥品進行分析,但是研究人員認為其他亦常使用的SSRI憂鬱症藥物,例如:立普能(Lexapro)、百憂解(Prozac)也會發現相同的結果。 研究人員表示,許多醫師對於量表總分在14分以上的憂鬱症患者,就會考慮讓病人服用藥物,而這份研究是第一次針對輕、中度憂鬱症與藥物效益做出分析與結論。這份研究的結果並不表示抗憂鬱藥物是無用的,不少重度的憂鬱症病人服藥仍有其效益,但是輕、中度的憂鬱症病人和醫師都應該多考慮使用運動、心理諮商等替代療法。 資料來源:美國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JAMA)    
+ read more
抗憂鬱藥物些微增加中風風險
2009.12.16
抗憂鬱藥物些微增加中風風險
最近一篇研究發現,年長的女性服用抗憂鬱藥物會增加中風的風險和死亡率,增加的幅度不大,但是已達統計上顯著的意義。 這份研究將5,500位服用抗憂鬱藥物的女性與130,000位沒有服用抗憂鬱藥物的女性做比較;服藥的女性是美國婦女健康促進計畫(WHI)的參與者,自WHI研究之初即開始用藥,平均約有六年的用藥紀錄,年齡則介於50-79歲。研究結果發現,女性服用選擇性血清再吸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uptake inhibitors, SSRIs)抗憂鬱藥物會增加45%的中風風險與32%的中風死亡率;此外,三環類抗憂鬱藥物也發現相同的現象。而在其他的心臟疾病則沒有影響。 研究人員表示,雖然該類藥物使中風的風險和死亡率增加,但若以個人風險為考量標準的話,中風發生和死亡的風險並不高。目前沒有使用抗憂鬱藥物的女性中風的風險約是0.3%,而有使用抗憂鬱藥物女性的風險約是0.4-0.5%。治療憂鬱症的方式並不是只有藥物,另外還有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等精神治療的方式可參考,不過對重度憂鬱症的病患來說,藥物時常是治療的一部份,也因此醫師和病人評估使用藥物的風險和益處是很重要的。 資料來源:內科學誌(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