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疾病

我們該少吃鹽嗎?答案在研究方法!
2019.08.21
我們該少吃鹽嗎?答案在研究方法!
人體需要多少鹽才能正常運作?幾十年下來健康專家一直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許多結論相左的研究讓人們對減少食鹽量的重要性產生了懷疑。   不過,最新的研究發現這些混淆視聽的研究存在缺陷,並且指出食鹽量應該比目前的建議更減少。但是今天多數人的食鹽量過多,使全世界心血管疾病患者增加。   世界衛生組織建議人們每天食鹽量少於5克,但全球平均每天吃10克鹽。食鹽過量會增加血壓,從而增加心臟病、心力衰竭和中風的風險。   許多研究顯示,食鹽量與心血管疾病之間存在線性關係:隨著食鹽量的增加,心血管疾病和早逝的風險也會增加。但其他研究指出,食鹽量與疾病之間的關係不是線性的,他們認為每天吃7.5克以下和12.5克以上的鹽會增加心血管疾病和早逝的風險。但是這些研究使用的方法存在缺陷。   黃金標準檢測 VS 單次尿液檢測 我們吃下肚的鹽有90%會隨著尿液排出體外。而且我們每天的食鹽量變化很大,因此測量食鹽量的黃金標準檢測是至少收集不連續三天的尿液(three non-consecutive 24-hour periods)。雖然這是測量食鹽量最準確的方法,但它也是最昂貴的,對參與者和研究人員來說也代表更多的工作。   一些研究使用單次尿液測量(spot urine measurements),而不是收集24小時尿液來估計食鹽量,因為這種方法比較容易、便宜,並且對參與者來說麻煩較少。參與者只需提供一個少量的尿液樣本,研究人員將使用它來計算每日食鹽量。   那些指出食鹽量與心血管疾病的關係是非線性的研究,研究人員是使用單次尿液測量法。然而,這種測量方法並不準確,因為樣本只代表了非常短時間內的食鹽量,並且測出來的食鹽量還會受到參與者的飲水量和樣本收集時間的影響。因此,透過單次尿液測量來估計每日習慣的食鹽量是不可靠的。   此研究發現單次尿液測量法確實會改變食鹽量和死亡率之間的線性關係。但是,分析了「高血壓預防臨床試驗」的資料─使用的是黃金標準的檢測法,評估近3,000名患有高血壓前期的成年人的食鹽量,他們發現,食鹽量和死亡風險之間存在直接的線性關係,既使是每天。   這意味著研究會得出非線性關係的結果,可能是因為受到研究方法影響。   因此,可以確定的是,少吃鹽可以挽救生命。使用不精確方法來評估食鹽量的研究結果,不應該被用來破壞重要的公共衛生政策或轉移焦點。   正如世界衛生組織所建議的那樣,逐漸減少整個人口的食鹽量仍然是全世界預防心血管疾病和早逝的重要的策略。即使只是少吃一點鹽也會對人們的健康產生巨大的益處。     編譯來源:The Conversation(2019.08.13)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媽媽罹患糖尿病 恐提高死胎風險
2019.08.14
媽媽罹患糖尿病 恐提高死胎風險
最近一項英國研究發現,患有第二型糖尿病的女性,腹中胎兒的死胎風險相較未罹病女性幾乎高了五倍。   糖尿病患者的死胎風險較高 第一型糖尿病是與遺傳相關的自身免疫疾病,而第二型糖尿病主要是與肥胖和生活習慣等後天因素有關。   研究人員在1998年4月至2016年6月間,追蹤了蘇格蘭3,847名患有糖尿病母親所生的5,392名嬰兒。相較於未罹患糖尿病的女性,第一型糖尿病患者死胎風險高三倍,第二型糖尿病患者的死胎風險高了4.7倍。   研究人員表示,「高血糖」和「肥胖」是第二型糖尿病的關鍵因素,若能有效控制,將能降低死胎風險。   研究主持人Sharon Mackin博士表示,我們必須找到更好的方法來支持女性在育齡期間控制體重和血糖,以減少懷孕的不良後果。重要的是糖尿病患者應有警覺,就算沒有立即要懷孕,也需獲得適當的資訊與諮詢,一旦確認懷孕,應該立即與醫師諮詢,以獲得照護與支持   女胎更堅強? 出乎意料地,這項研究中罹患第二型糖尿病女性的死胎中81%是男性。過去曾有研究指出,男胎在子宮內更容易受到傷害,比女胎死產風險高了約10%。這項新研究顯示,第二型糖尿病女性的男性胎兒死產率是女胎的4倍,這可能是因為男胎在妊娠晚期有較高的代謝需求,加上男胎的胎盤較小所導致。   不過作者也提出警告,這還需要在不同人口種類中進行更多的觀察,才能有更精確的結果。   台灣女性的狀況? 根據國健署2017年的資料,台灣18歲以上國人糖尿病盛行率為11.5%,女性盛行率10.3%,估計超過100萬名女性罹患糖尿病,人數正逐年攀升。   而台大醫院婦產部2018年的資料指出,近年來因為高齡產婦的增加及篩檢技術的進步,妊娠糖尿病妊娠期糖尿病是指原先沒有糖尿病,卻在懷孕時出現高血糖症狀的女性,這會提高胎兒過大以及未來肥胖的風險。而對媽媽來說,妊娠期糖尿病會增加未來罹患第二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發生率從過去10年的5%至7%驟升至12%至15%。   糖尿病及妊娠糖尿病的發生率都在上升,對母親及胎兒都是健康上的風險,令人憂心。然而,目前國內並未對產檢女性進行全面的妊娠糖尿病篩檢。並且,根據一項2018年的研究,2014年與2015年妊娠糖尿病孕婦接受健保給付之妊娠糖尿病篩檢比例在42%左右,超過50%未接受。為避免錯過為糖尿病女性和有糖尿病風險的女性提供醫療保健的機會,並進一步掌握女性及嬰兒的健康情形,國家應將妊娠糖尿病檢測列為產檢常規項目,並進行相關統計及追蹤。     更多與懷孕及糖尿病有關的新聞 及早減重緩解第2型糖尿病 妊娠糖尿病盛行率上升! 妊娠糖尿病者易有產後憂鬱症狀     編譯來源:Daily Mail(2019.07.29)、Eeurek Alert(2019.07.29)、BBC NEWS(2019.07.30)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五個對女性有偏見的醫療行為!
2019.08.07
五個對女性有偏見的醫療行為!
從藥物試驗只使用男性受試者到對心肺復甦術的錯誤觀念,醫藥領域的性別不平等可能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心臟病是男人的疾病? 上周一項研究指出,在澳洲,女人比男人較少接受建議使用治療心臟病的醫藥。在英國,心臟病被視為男人的疾病,也造成照護的不均等現象,在過去10年間,有超過8,000名女性死於這樣的性別不平等。   阿茲海默症檢測無法準確辨識女患者 使用於偵測阿茲海默症的語言記憶測驗對女性不利。2016年美國科學家發現,女性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在測驗中表現比男性患者要好,可是這樣的差異卻未被納入考慮,導致女性被確診罹患該疾病的時間被延遲,錯過早期接受治療的時機。   醫學臨床試驗招募受試者以男性為主 自有醫學臨床試驗以來,女人就被排除在受試者之外,導致藥物對她們比較不安全且無效。在美國,於1997-2001年間,8項藥物因在女性身上會發生無法被接受的風險,遭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下架。即使到了今天,醫學研究的代表性依舊偏向男性,並非所有藥物研究在分析結果時都會將性別納入考量。   心肺復甦術(CPR)訓練缺少以女性假人為對象 美國賓州大學2018年研究顯示,當發生心臟驟停時,女性比較少會被身旁路人施行心肺復甦術。目前一般心肺復甦術的訓練都只使用男性假人,如果訓練增加使用女性假人,將會降低擔心心肺復甦術會傷害女性患者、或誤認為女性胸部會阻礙執行心肺復甦術的恐懼。   子宮內膜異位症診斷遭延誤 每十名育齡女性中就有1位深受子宮內膜異位症所苦,但她們卻常晚了7年的時間才得到確診。這其中部分原因是由於女性經期發生嚴重疼痛的症狀常被醫師視為是正常自然的。英國子宮內膜異位症協會的執行長Cox表示,讓女人獲得及時診斷,她們才得以從長年的疼痛、悲傷及受苦中解脫。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19.07.28)        
+ read more
女人別只顧體重,妳更該擔心腰圍粗!
2019.08.06
女人別只顧體重,妳更該擔心腰圍粗!
專家警告,腰圍超過88公分的中年女性即使體重標準,早逝風險仍較高。   研究分析美國157,000名50-79歲停經女性1993─2017的健康資料,發現:體重正常(BMI指數介於17.5-25)但腰圍超過88公分的人,比體重及腰圍皆正常的人高出31%的死亡風險。並且最有可能死於心臟疾病或與肥胖相關的癌症。   研究質疑常用來衡量一個人體重是否健康的BMI(身體質量指數)的有效性。研究團隊強調,BMI只測量體重與身高的關係,並不能區分肌肉與脂肪,也無法提供脂肪分布的資訊。   但是,了解脂肪分布很重要,因為相較於在大腿或臉上的脂肪,堆積在重要內臟器官周圍的腰部脂肪更危險。   研究作者表示,在評估患者的健康風險時,我們應該鼓勵醫生不僅要注意體重,還要注意體形。   根據目前的指引,經BMI判斷體重正常的人,無論其腰圍的肥胖情形如何,在臨床實務上通常被認為是正常的。這可能導致這些高風險群錯失風險評估和治療的機會。   因此,除了BMI之外,在臨床實務指引中加入給體重正常的中年女性測量腰圍的建議。   此外,研究發現較為結實、腰部肥胖較少的女性的身體活躍程度較高。研究建議,不論身材如何,活躍有助於維持健康。     更多相關閱讀: 重複的減重復胖可能傷害妳的「心」 老年肌肉無力且肥胖 跌倒風險增加     編譯來源:Daily Mail(2019.07.24)        
+ read more
你還在吃阿斯匹靈來預防心血管疾病嗎?
2019.07.27
你還在吃阿斯匹靈來預防心血管疾病嗎?
哈佛大學研究指出,數百萬服用阿斯匹靈來預防心臟病的人可能需要重新考慮是否要常規地服藥。   阿斯匹靈能夠減緩血小板凝聚,進而降低血栓的形成。但是,此藥也會增加腸胃出血風險。在2018年三項大型研究指出,對於許多人來說服藥後內出血的風險大於服藥的好處。這促使美國心臟學會於2019年更新了「心血管疾病預防指引」。   最新指引怎麼說? 指引建議70歲以上、沒有患心臟病的老年人,不應該常規服用阿斯匹靈來預防初次心血管疾病。並且特別指出若出血風險增加,不論患者的年齡皆不建議每日服用阿斯匹靈來預防心血管疾病。但是,對於有心血管疾病或有裝心臟支架、做繞道手術來預防心血管疾病的人,仍可服用阿斯匹靈。   此外,指引也建議除非有醫師處方,否則民眾不應每日服用阿斯匹靈。   指引這麼說,實務上又是如何? 哈佛大學研究指出,美國有2900萬左右40歲以上的民眾沒有心血管疾病仍每天服用阿斯匹靈。並且70歲以上沒有心臟病的人當中,有一半(約1000萬人)為了預防疾病而服藥。還有大約660萬人是在沒有醫療建議下每天服用阿斯匹靈。   台灣呢? 台灣醫師經常開低劑量阿斯匹靈給50歲以上民眾來預防初次心血管疾病,而最近醫界已經開始宣導不建議如此。不過,目前仍有許多基層診所將阿斯匹靈用作預防藥物,更有民眾自行服藥來預防疾病,顯示對醫師及患者都有加強宣導之必要。   許多患者可能對此感到困惑,畢竟,多年來醫生們一直敦促人們吃能稀釋血液的阿斯匹靈來降低首次心血管疾病。   這份研究點出,醫師非常需要詢問患者是否有持續在服用阿斯匹靈,並向他們強調要平衡服藥利弊的重要性,尤其是老年和過去有胃及十二指腸潰瘍的患者。     編譯來源:STAT(2019.07.22)、Medical News Today(2019.07.22)        
+ read more
糖尿病讓妳比男性容易心臟衰竭!
2019.07.26
糖尿病讓妳比男性容易心臟衰竭!
糖尿病會讓你更容易患心臟衰竭,而一項大型回顧研究分析更首次指出,女性若患有第一型和第二型糖尿病,心臟衰竭風險要比男性患者大得多。   女性糖尿病患者的心臟衰竭風險高於男性患者 這項分析對象超過1200萬人的研究發現,有第一型糖尿病的女性罹患心臟衰竭的風險是無糖尿病女性的5倍。男性部分的差異則沒有那麼多,差了3倍。   有第二型糖尿病的女性和男性發生心臟衰竭的風險也顯著增加,但風險低於第一型糖尿病患者。有第二型糖尿病的女性患心臟衰竭的風險為無糖尿病女性的1.95倍,男性患者的風險則為無糖尿病男性的1.74倍。   而男性與女性相比,第一型或第二型糖尿病患者中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罹患心臟衰竭的風險。   造成差異的可能原因 研究指出,女性罹患前期糖尿病的時間比男性多兩年,疾病的持續時間較長可能與女性心臟衰竭風險較高有關。   研究作者表示,令人擔心的是,女性糖尿病患者比較容易遇到治療不足的問題。她們與男性糖尿病患者服用的藥物劑量不同,並且較不會獲得高密集度的醫療照護。   此外,研究指出風險差異也可能是由於女性患心臟病風險較高,而且血糖控制能力通常低於男性。   研究作者指出,這些結果強調了高密集預防和治療對糖尿病的重要性,尤其是對女性。需要進一步研究以了解導致女性糖尿病患者心臟衰竭風險較高的機制—特別是第一型糖尿病,並減少男性和女性糖尿病患者的健康負擔。   此研究是針對1966年至2018年的世代研究做了系統回顧。分析結果並未隨著研究地點、年份及糖尿病紀錄是否為參與者自行報告的而有不同。   編譯來源: * Medpage(2019.07.18) * Ohkuma, T., Komorita, Y., Peters, S.A.E. et al. _Diabetes as a risk factor for heart failure in women and me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47 cohorts including 12 million individuals_. Diabetologia (2019). https://doi.org/10.1007/s00125-019-4926-x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