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與情慾

事後避孕藥的思考理路
事後避孕藥的思考理路
  食藥署於2016年12月公告將「緊急事後避孕藥」由處方藥變更為指示藥的說明,其中包含轉類後需執行的措施,例如:使用年齡需在17歲以上等規定。近日傳出政策可能暫緩,引起爭議。   面對事後避孕藥的思考,主要可以分為兩個面向。首先,是藥物的安全性。目前對於事後避孕藥的研究,缺乏對經常服用的女性與對青少女的健康影響研究,無法確定對女性健康的長期安全性。主管機關對藥品轉類後提出的執行措施,更說明有使用氾濫的擔憂,但相關規定並不實際。在仍是處方藥的情況下,民眾還是可以方便地從藥局購買,顯見規範無效,轉類後的配套又該如何有效執行呢?由17歲以上成人代買如何防範?   其次,事後避孕藥的使用不僅是藥物議題,更是避孕議題與性議題。對性的保守、迴避態度,讓台灣長期缺乏完整性教育,人們缺少安全性行為的概念,已經讓事後避孕藥成為容易選擇的避孕方式。如果又能便利取得,將更容易依賴而成為常規的避孕方式,更加地忽略安全性行為的落實與性傳染病的風險。並且,在台灣社會中,對女性的性尊重不足,使得女性的性自主空間狹小。日前台大學生模仿A片劇情,以對女性中出(日文「中出」意指「體內射精」)製作了有濃厚性暗示的活動海報,引發眾怒。「中出」可形成宣傳概念,足見對女性性尊重的低落依然存在。那麼,當事後避孕藥可方便取得時,更容易發生男性以此為由,拒絕使用保險套的情形。   一項政策的施行或改變,有其社會效應。事後避孕藥的使用者為女性、性行為後果的主要承擔者亦為女性,在藥物長期安全性無法確認、安全性行為教育缺乏、性尊重不足的狀況下,女性淪為避孕的主要承擔者,這才是婦女團體所擔憂的發展。   (本篇刊載於2017年3月30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此篇為文章全文)    
+ read more
男女避孕新選擇
男女避孕新選擇
台灣女人健康網曾為大家介紹男性避孕凝膠Vasalgel通過猴子試驗,期待在未來能做為男性避孕的選擇之一。除了凝膠,男性避孕還有其他方法嗎?一起來看看最新的報導。   血壓藥 過去使用的賀爾蒙相關藥物,如睾酮,雖然能有效停止製造精子,但卻因為情緒撥動、性慾降低、痤瘡等副作用,降低服用意願。   科學家發現,降血壓用藥硝苯地平(Nifedipine)是最有效的替代品,硝苯地平似乎可以使讓精子停止游動,以致無法與卵子接觸。   來自哈佛大學的科學家正在測試硝苯地平等藥物是否可以開發為男性避孕藥丸,預計五年內可以開發成功。   精子開關 德國一家公司最近開發出的Bimek SLV,是個可以植入在陰囊的開關,藉以控制精子的流動。它的原理很簡單,就是用手術把輸精管切開,加入一個可以控制流動的開關,因為輸精管靠近陰囊的外側,所以可以通過壓過皮膚來打開和關閉裝置。自此就可以在外面控制,要避孕與否用一個開關搞定。   據稱,整個安裝過程只需要30分鐘,目前這個技術仍然在試驗階段。   RISUG凝膠 印度有一種代替輸精管切除術的凝膠RISUG已發展了十多年,和Vasalgel類似,是注射到輸精管內形成屏障。不同的是,RISUG會在接觸到精子時殺死精子。   不過研究發現,RISUG凝膠可能有從輸精管洩漏的情形。   遠程控制植入 而在女性的避孕選擇上,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正在開發一種可以通過遙控器打開和關閉的植入物。這意味著想要懷孕的女性可以關掉這個植入物,而不必去看醫生。   這個植入物體積小於郵票,會釋放小劑量的賀爾蒙避孕藥物Levonelle,植入物將產生小的電荷,緩慢地融化在儲存器中密封的藥物。透過遙控器可以停止藥物。     來源:Daily Mail      
+ read more
放寬事後避孕藥服務了誰?
放寬事後避孕藥服務了誰?
食藥署日前公告,廠商已向政府申請將事後避孕藥由處方藥變更為指示藥,再加上看到國外部分國家已如此實施,因此計畫將此藥轉類為指示藥。這看似為民眾帶來便利的政策,實則是忽視女性健康權益並服務了廠商的利益考量。   廠商向政府申請變更,無非是想藉此擴充市場、增加利潤。而政府面對廠商的意圖竟沒有為民眾把關,認為只要提出幾項配套措施就能避免民眾濫用藥物。但在目前仍是處方藥的情況下,許多藥局依然違法販賣,顯見政府執法無力,那麼提出的配套措施有何可信度呢?更遑論這些配套措施形同虛設。試問,「限制使用年齡為17歲以上」能避免17歲以上的親友或親密伴侶代替購藥嗎?藥師的衛教功能在無法確保購買者即為服藥者本人的狀況下意義何在?並且,目前政府根本沒有法源可禁止指示藥品做廣告,食藥署卻做出「政府不同意此類藥品之廣告申請」的空頭支票,顯示其不負責任的態度。   政府如此順應廠商的行為讓我們無奈,更令人擔憂的是這同時傷害了女性健康權益。政府很清楚,事後避孕藥的荷爾蒙劑量比多數口服避孕藥高10倍之多,卻無視目前缺乏服藥對女性與發育中青少女的長期健康研究。並且世界衛生組織早已指出,經常服用可能導致之後避孕失敗率上升、經期不規律等問題,政府對女性健康的影響宜再審慎評估。   此外,政府說明因目前部分國家已將事後避孕藥變更為非處方藥,因此考慮在台灣也如法炮製。但是,台灣的情形與國外大有不同。台灣的性教育並不如國外完整,而是以「禁慾」和「真愛」來教導學生,缺乏安全性行為的內容。當人們不重視安全性行為,已經容易選擇事後避孕藥作為避孕方法。一旦放寬管理,更容易因取藥方便而依賴成常規使用,不僅無法落實安全性行為,更容易增加男性不準備保險套的可能性,讓女性淪為避孕的主要承擔者。   作為長期關注婦女權益的團體,我們不願意女性因政府治標不治本的處理態度被犧牲健康權益,甚至因此成為避孕的主要承擔者。我們強烈呼籲政府全面地面對避孕議題,正視台灣缺乏完整安全性行為教育的狀況,而非用將錯就錯的態度面對台灣對事後避孕藥的需求,反而損及了真正該保障的民眾權益,服務了廠商的營利需求。     台灣女人連線意見刊登於2016年12月8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放寬事後避孕藥服務了誰?》        
+ read more
事後緊急避孕藥,要醫師開藥才可以取得?
事後緊急避孕藥,要醫師開藥才可以取得?
  你可能想知道: 民眾認為事後避孕藥應不應該變為指示藥--問卷結果 開放事後避孕藥好不好--懶人包     事後緊急避孕藥,要醫師開藥才可以取得?   在台灣,事後緊急避孕藥(事後避孕藥)是處方藥,即妳需要找醫師為妳開立處方箋,才能取藥。在國際間如美國、法國、英國、澳洲等將事後緊急避孕藥放寬為非處方藥,但是部分國家有年齡限制。國外對於事後避孕藥的管理鬆綁主要的原因是讓女人能方便取得藥物,在性行為後很短的時間內(72─120小時)服用,以達到不懷孕的目的。台灣是否也要順應這樣的趨勢?讓我們積極地來思考。   處方藥為什麼要改為非處方藥? 就民眾的立場,非處方藥讓民眾不需要看醫師就可以從藥局取得,不但方便、及時、省時,且沒有掛號費、診療費,花費也較少。 就政府的立場,當處方藥被確認使用安全無虞且不會對社會、生態環境造成不良效應時,可以放寬管制,以利民眾。 就藥商的立場,非處方藥可以做廣告、行銷,且藥物取得的門檻低會增加市場的用量。   事後避孕藥安全嗎? 支持鬆綁事後緊急避孕藥政策的人認為,事後避孕藥已上市30年,副作用輕微,如噁心、出血等,是安全且有效的。 反對者認為經常服用可能導致以後避孕失敗率上升、經期不規律等問題增加;此外,目前多數的事後避孕藥所含的荷爾蒙比一般口服避孕藥高10倍之多,其對於女性經常服用以及發育中青少女健康影響的研究仍然缺乏,因此,無法確立此藥物對女性健康的長期安全性。此外,研究文獻顯示,事後避孕藥的成功率為52~94%;其實,有效性是被質疑的。[1]   處方藥取得耗時,將無法達到「緊急避孕」的效果? 支持者認為由於事後避孕藥越早服用越有效,因此若維持事後避孕藥為處方藥,必須看診才能取得藥物,時間的拖延不利於急需此藥的女性。 反對者則認為,在國外的確有等排門診的問題,但台灣的門診(除了偏遠地區)相較於國外,是普及且方便的,取得處方箋並不會被拖延。再者,研究指出,事後避孕藥列為處方藥會促使青少女做常規的婦科檢查,進而降低性傳染病風險。[2]   方便取得事後避孕藥是否會影響安全性行為的落實? 支持鬆綁者指出,國外多個研究顯示鬆綁並不會增加有風險的性或避孕的行為。 反對者認為台灣國情和其他國家很不同。在國外,政府積極地從小推動安全性行為的教育,在校園不避諱談性、也有在大學校園販售保險套的配套,因此,人民瞭解事前的避孕及避病措施的重要及必要,事後避孕是「突發、意外時」的避孕方法。在台灣,保守的性教育以「禁慾」及「真愛」來教導學生如何看待性,忽略安全性行為教導。人們缺乏安全性行為的養成,已經容易選擇事後避孕丸當成的避孕的方式,一旦放寬事後避孕藥的管理,人們更易因藥物取得方便而依賴成常規使用,進而更加忽略安全性行為的落實以及性傳染病的風險。國外研究指出,事先準備事後避孕藥的人比要處方箋才拿得到藥物的人更會使用事後避孕藥(44%vs29%),當選擇戴保險套的可能性降低時,女性將淪為避孕的承擔者,也增加性病感染的風險。[3]   自由取得事後避孕藥是落實女性身體自主權? 支持者認為自由取得事後避孕藥是落實女性身體自主權。 反對者認為事後避孕藥在台灣合法上市本身就是要讓女性能自主掌握身體的狀況,但是,自主不是沒有上限的。如果藥物自由取得會危害健康,或對社會、生態環境造成不良效應時,就會以「處方」作為門檻,保護使用者。例如,抗生素是處方藥,如因主張使用者的身體自主權而將之改為非處方藥,可自由取得,可能會形成濫用,進而產生具抗藥性的細菌;不但對身體有害,也影響生態的平衡!要落實女性自主性,就應該採事先避孕、避病的性行為,如果發生沒有「保護」的性行為,則更應該負責任地及時取得處方箋,這才是身體自主權的內涵。   事後避孕藥的兩難? 支持者認為因為不敢去看醫師取得處方,因此,後來可能生了不預期的孩子或必須做人工流產,對這些女人是沈重的負擔。 反對者認為很多男人不愛用保險套,因此事先準備事後避孕藥給女人使用,可以說是藥物縱容了男人,添加了女人的負擔。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6, Feb)._Emergency Contraceptive._[Fact Sheet]. Retrieved Aug 19,2016 from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http://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244/en/ [2] Stewart HE, Gold MA, Parker AM. _The impact of using emergency contraception on reproductive health outcomes: a retrospective review in an urban adolescent clinic_. Journal of Pediatric & Adolescent Gynecology, 2003, 16:313-318. [3] Harper CC, et al. _The effect of increased access to emergency contraception among young adolescents_. Obstetrics & Gynecology, 2005, 106:481-491.        
+ read more
女人真的需要粉紅小藥丸?
女人真的需要粉紅小藥丸?
 2015年8月,美國食品藥物管制局(FDA)通過了「Addyi」的上市申請。這項於製造抗憂鬱藥物過程中被意外研發出來的新藥宣稱能改善女性的性欲減退症(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HSDD)。考量到目前市面上為數眾多的性功能障礙藥物皆只適用於男性,支持此藥的藥商與民間團體將FDA的核准視為「女權主義」的勝利。不過,仍有為數不少的婦女團體與專家學者對於此藥的上市表達疑慮。   雖然此藥以「女性威而鋼」的別稱廣為人知,好似能像威而鋼造福男性一樣讓女性的性慾減退症方便有效的在彈指間獲得解決,但事實是,它終究不是威而鋼!不論是運作機制或服用方式都與威而鋼大大不同。威而鋼是幫助男性海綿體充血以解決勃起機能障礙的藥物,與性慾無關;於性行為前一小時服用即可。但是Addyi的運作原理卻是透過刺激大腦釋放化學物質來影響女性的情緒與性慾;由於藥物作用於腦部,因此Addyi必須每日服用,且要持續數周至數月,才「有可能」看到其所宣稱的效果。   而除了藥效無法保證之外,另一備受質疑的是其安全性未有足夠的實證依據。目前已知Addyi會造成低血壓、暈眩與使人疲勞等嚴重副作用,且與其他物質(如酒精、生育控制藥物)之間的交互作用不明;過去更有研究指出會提高乳癌的患病風險。但至今藥廠仍未針對上述問題提出足夠的研究數據證實其安全性;藥商所提的飲酒安全性測試中,25名受試者僅有2名是女性,並不足以具備代表性。   事實上,女性性慾減退症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都是一項極大爭議。美國心理治療協會已於2013年將性慾減退症由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刪除;且許多相關研究都證實女性在親密關係中的情緒與慾望表現,受到伴侶、社會觀感、文化價值觀等因素的多重影響,是多元且複雜的,而非單純生理上特定物質分泌狀況所決定。期待Addyi能夠為女性帶來如同威而鋼改變男性生活的震撼效果,無非是否定了女性的情緒與情慾多元性。   另一方面,從現有的醫學論述中,更可以看出女性情慾發展被不當的解讀及對待。試問,何以性慾低落是一種病症?!女性不想發生性行為為什麼是一件需要被「治療」的事情?這與男性想從事性行為卻力不從心的性功能障礙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或許恰如經前/經後症候群、產前/產後憂鬱症,女人的情緒變化在男性主導的醫療論述中被疾病化一樣,女人的慾望生成如何,也成了一種依男性標準而言需要被診治的病。   本文刊登於2015年8月29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女人真的需要粉紅小藥丸?》        
+ read more
「粉紅小藥丸」闖關成功-行銷戰勝醫學?!
「粉紅小藥丸」闖關成功-行銷戰勝醫學?!
  美國食品藥物管制局(FDA)在今天核准了Flibanserin(俗稱女性威而鋼)的上市申請,這項於製造抗憂鬱藥物過程中被意外研發出來的新藥宣稱能改善女性的性欲減退症(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HSDD);新藥的名稱為Addyi,而根據藥商Sprout Pharmaceuticals, Inc.(Sprout)的官方訊息,在今(2015)年的10月17日,女性就能購得此藥。   FDA核准Addyi上市的決定引起嘩然,許多學者專家對於該藥仍持保留態度。事實上,專家還沒有辦法完全明瞭何以有些女性會經歷性慾減退;同時,對於Addyi是如何運作以促進女性性慾一事也尚未有肯定的答案。但是,顧問委員會表示,由於今年6月聽聞許多支持團體對於女性患者受HSDD所苦之情緒性描述,因此,即便藥效有限,委員們終於以「有總比沒有好」的心態決議通過。   美國國家婦女健康網絡(The National Women’s Health Network)對此相當不認同,在2010年與2013年的審查過程中,她們便已向FDA表示該藥的有效性與安全性尚存疑慮,當時FDA也聽到了她們的訴求。而今,Addyi可能引起的嚴重副作用-低血壓、暈眩與使人疲勞-仍未獲得解決。且與其他物質(如生育控制藥物、酒精)之間的交互作用也未明確;藥商日前規劃25人參與的飲酒安全性測試當中,僅有2名受試者是女性,不足以具備代表性。   我們同意,若有藥物能幫助改善女性性慾減退的症狀,對於受此所苦的女性將是一大福音。但是,要為了「些微」的改善而拿女性的身體健康冒險,不是我們樂見發生的事。     資料來源:FDA、Sprout、NWHN、Bustle、IBT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