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更多重要健康議題

學校應教導女孩如何要求加薪!
2019.09.26
學校應教導女孩如何要求加薪!
最近,英國收入最高的執行長Cheryl Giovannon(女子日間學校信託基金會,簡稱GDST)表示,學校應培養女孩要求加薪的信心,並教導女孩一概不接受薪資平等以外的待遇。女孩和年輕女性必須學會在經濟上獨立,並清楚自己價值。   女孩缺乏的是信心不是能力 上星期GDST在倫敦舉辦了「讓女孩準備迎戰改變劇烈的世界」高峰會。   執行長Giovannon根據統計指出,女孩在學校的表現優於男孩,在大學時也是如此,但是在職涯的前10年,相同工作的男女,女性的薪資顯著落後於男性。   諾丁漢女子高中校長強調,學校應提供女孩財經教育,包括:討論薪資平等和角色扮演,以幫助女孩培養表達意見和提出要求的信心。女孩缺乏信心經常與完美主義聯繫在一起。她們不想要求加薪或升遷,除非很確定她們在要求之後能如願。這是我們始終在學校試圖解決的問題,特別是在女子學校。   謝菲爾德女子高中最近在A級加強課程中推出了脫口秀,幫助女孩們有信心在公共場合講話、即興表演並承擔風險。這樣的能力可以用在職場上,如薪資談判。其實,在推出脫口秀之前已有辯論、公開演講課程,但這些並非適合所有人,因此他們正試圖用更多元的課來培養女孩這方面的能力。   Giovannoni表示,縮小女孩與男孩在信心上的差距,最終會縮小性別薪資差距。她引用美國最高法院法官Ruth Bader Ginsberg的話:「女性應該成為妳母親一直希望你嫁給的律師」。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19.09.19)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你累了嗎?看看她做了多少工作吧!
2019.09.11
你累了嗎?看看她做了多少工作吧!
無論你多麼想否認,很明顯地,女性是國家的主要勞動者!而且她們所付出的勞動力,大多是無酬勞的。   關於經濟或經濟發展的所有討論當中,最常忽略「無償勞動」的貢獻和影響。   做家務事和照護孩童時並無酬勞,也不會被計算在國家的GDP內。但是,如果是付錢給別人去做這些事,就會被包含進 GDP 數據報告中。 根據最近公佈的最新調查—「澳洲家庭、收入和勞動力動態調查(HILDA)」顯示,澳洲社會的家務勞動幾乎都是由女性完成的。這樣的狀況在這五年來並沒有太大改善,澳洲的男性應該多少要感到有點羞愧。   HILDA調查將數據中的異性戀家庭分成不同群體—主要由男性負責賺錢養家、女性負責賺錢養家,或者男女一同擔起賺錢養家。並且區分他們是否有扶養孩童。   如果我們僅看那些沒有撫養孩童的家庭,我們會發現無論誰主要負責賺錢養家,女性花費在家務勞動上的時間都比男性更長。     也許你會想反駁說:但是男性花費更多時間在整理修繕屋子外面的事務,這些都沒有被算進去家務勞動的時間。很抱歉,HILDA調查的「家務勞動」定義有包括這些整理修繕,也有將時數計算進去。   HILDA調查的「家務勞動」定義包含了:(一)家庭雜務,像是外出購買食材或日常用品,銀行業務,支付帳單,和記帳等財務管理等等(但不包括接送小孩去學校或參加其他活動),(二)家事,像是準備三餐,洗碗,清潔打掃家裡,洗燙衣服和裁縫等等。(三)打理屋子和屋外的事情,像是維修,整修,塗油漆等等維持房子的家務,或者修理保養汽車,園藝修整等等的事務。所以,就如同我說的,HILDA調查的「家務勞動」定義涵蓋了所有和家有關的勞動內容(『接送小孩』被定義成『托育和照護』,這個我們等等討論)。   公允而言,當我們將男女在外有酬勞支付的工作時數(包含上下班)也算進去時,男性有酬勞的勞動時數加上無酬勞的家務勞動時數後,勞動總時數平均比女性還多,但是這僅發生在沒有小孩且男性是主要賺錢養家的夫妻身上。     當夫妻一旦有了小孩,事情就不一樣了。   你可能會開始想說該不會是因為加上哺育母乳的時間,所以女性勞動總時數大大增加吧?但並非如此,HILDA調查將「孩童托育和照護」定義為與小孩一起玩耍、協助並照護他們、教導和積極監督他們,或者接送他們去托育所、學校或參加其他活動等等。   無論在哪種家庭當中,平均而言,女性都比男性一週多花7個小時在兒童托育照護上。     驚人的是,在有小孩的家庭之中,當男性擔任主要賺錢養家時,平均而言,男性僅花費11小時在兒童托育和照護,而女性則是花費26小時。而在女性擔任主要賺錢養家的家庭當中,女性平均花費19.3小時在孩童托育和照護上,而男性則花費11.2小時。也就是說,無論誰負責養家,女性都比男性花費更多的時間在孩童托育和照護上。   當我們再加上家務勞動的時數時,我們很清楚看到,男性花費比較少時間在孩童托育和照護上並非因為他們把時間都拿去幫忙做家務了。   在一同賺錢養家的夫妻當中(且賺的錢一樣多),女性平均比男性多做1.5倍的家務勞動和兒童托育照護--- 大約是一週多做14小時!女性主要負責賺錢的家庭當中,女性仍然是比男性多做很多,平均一週多做13小時。     若是將有酬勞的工作時數加上去,能不能看起來平衡一些呢?(也就是說,是否因為男性在外工作時數很長,所以導致較少時間做家務勞動和孩童托育照護呢?)對於男性是主要賺錢養家的家庭而言,沒錯,將有酬勞的工作時數加上去後,的確男女雙方的勞動總時數是差不多的。但是,在其他兩種類型的家庭當中,卻遠遠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雙方收入等同的家庭當中,將所有勞動時數加總起來後,女性還是平均一週多做4.5小時的勞動,也就是大約比男伴多做6%。在女性負擔多數的家庭中,女性竟然比起男伴勞動總時數多出19%,也就是一週平均多做13個小時的勞動。   這也難怪在所有類型的家庭當中,女性對於自己是否擁有足夠自由時間的這件事,滿意度都遠遠低於男性!     好消息是,如果跟以前比,現在的狀況似乎算是稍微有一點改善了。 在2002-2004年時,雙方收入等同的家庭當中,女性所做的家務勞動和孩童托育照護的總時數是男伴的1.7倍,比現在的1.5倍還糟糕。   但是同期間女性在外工作時數卻比現在還長,也就是說若是把在外工作的勞動時數加上去後,看起來總數和比例分配還是沒有什麼改變,目前的狀況可能和2002-2004年的期間差不多。   所以,總之,男人當然可以彼此自我安慰,繼續相信比起以往的男性,現在的男性已經多做了許多家務勞動和孩童照護!但是,無論男性多麼想要否認,很明顯地,女性是國家的主要勞動者!而且她們所付出的勞動力,大多是無酬勞的。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19.07.31)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全球知名醫學期刊帶頭提升女性代表性
2019.08.16
全球知名醫學期刊帶頭提升女性代表性
《刺肋針》(The Lancet) 是目前全球最老的醫學期刊,且影響力僅次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M)。它以刊登領先全球的研究為其特色,旗下共有18個子主題的醫學期刊,涵蓋糖尿病、愛滋病、感染疾病等疾病。   自1823年創立後,《刺肋針》的編輯群一直都是男性所組成。期刊現任主編Richard Horton博士表示,學術機構和贊助單位充滿性別偏見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刺肋針》也是這個生態系統其中的一員,他們要替他們想看到的改變盡一份心力。為了要提升科學領域的女性代表性,出版社日前發表一份新指引,保證未來旗下所有醫學期刊的編輯群,將不會出現任何全男性的專家小組。同時《刺肋針》所主辦或贊助的會議活動,也將會朝確保專題討論小組的成員至少半數是女性的目標邁進。   這份承諾的內容還包括18個期刊要重整他們的編輯顧問委員會,要讓女性成員比例至少佔一半。目前已有8個期刊做到了,其他期刊也將會在今年年底前達標。而18個主編中,目前已有10位是女性。    六個月前《刺肋針》曾以#LancetWomen為專題,聚焦報導如何提升女性在科學、醫藥及全球健康的地位,呼籲必須有結構性的改變以達成性別平等。   什麼是#LANCETWOMEN #LancetWomen專題報導蒐集來自超過40個國家、300份以上關於性別偏見的報告資料。證據顯示,女性在這些領域中與男性做相同工作薪資卻較低、以及在高階位置完全缺乏代表性。例如:在英國,女醫師的薪資待遇只有男醫師的6成;2013年歐洲的數據,僅有36%的中階教授和18%的全職教授是女性;201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報告指出,女性大學學歷者遠超過男性,但全球科學領域的勞動力性別分布,男性卻佔了72%等。   《刺肋針》執行編輯Clark博士表示,造成女性職位晉升較慢、在高階職位的代表性低有許多原因,包括母職的懲罰、缺少受到認可賞識或被支持競爭領導位子的機會、遭「老男孩俱樂部」的排擠等。   「多元化承諾」(THE DIVERSITY PLEDGE) 事實上,如果將不同族群、階級和性傾向的女性都納入考量,情況將會更糟。因此,除了西方女性之外,《刺肋針》也將致力提升研究及出版界的多元融合,會努力增加中低收入國家的女性與其他同儕的代表性。他們也鼓勵其他同業能夠加入他們的行動。   編譯來源:DailyMail(2019.8.8)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女醫師為何缺席專業研討會?
2019.07.31
女醫師為何缺席專業研討會?
在醫師職業生涯的初期,參與專業研討會是醫師們接觸整個專業網絡、發表分享論文、獲得學術新知的重要機會。然而最近一項研究卻發現,有許多女醫師常常因為家庭因素無法出席研討會,這個現象有明顯的性別差異,而提供現場托育服務將可能是個解方。   研究對象與結果 研究調查在國家癌症機構轄下癌症中心248位剛開始執業工作的腫瘤科醫師。調查指出,男醫師與女醫師分別表示有小孩的比例皆為75%,可是在配偶為全職工作者的比例上,女醫師為74%、男醫師則僅有45%。   女醫師每周做親職及家務工作的時間比男醫師多出10小時以上。將近一半的女醫師表示有小孩會影響她們出席研討會的狀況,但相同問題卻僅出現在33%的男醫師身上。   整合工作及生活 提供女性現場托育服務 研究主要作者Jagsi博士表示,我們社會持續擁抱家務勞動性別二分的觀念,即便女性也是全職工作者,她們還是必須承受較多照顧家庭的重擔。因此,讓工作和生活進行整合是非常重要的。   在調查中表達在開會場地可以提供現場托育服務非常重要,會有助他們出席會議的意願,女性人數高達男性的將近三倍。今年六月美國臨床腫瘤醫學年會的會場即提供了6個月至12歲的現場專業托育服務,顯示出這是可以辦得到的。   為了使我們的專業能夠獲得完整的人才庫,並從多元性中獲益,我們需要找出促進整合工作及生活的方法。   此研究刊登於美國醫學會腫瘤學期刊(_JAMA Oncology_)   編譯來源:Medicalxpress(2019.07.18)        
+ read more
英國「路徑地圖」對抗性別不平等!
2019.07.09
英國「路徑地圖」對抗性別不平等!
女性一生中從就學到工作退休都要面對許多不平等的狀況,近日英國政府宣布要推出一份「路徑地圖」來對抗這些性別不平等,其中主要檢視女性的工作權和職場性騷擾問題。   在接受BBC廣播的訪談中,英國婦女與平等部部長Penny Mordaunt表示,女性平均需要有更高的資格條件才能進入職場,然後必須非常努力工作,但是她們卻依舊收入比較少,也很難儲蓄。   路徑地圖─從校園到職場 「路徑地圖」從8個主要議題切入,包括在特定一些產業、職業以及學校態度等面向的性別不平等。追蹤女性在每個人生階段所碰到的打擊,通常是在經濟上的受挫。這些遭遇讓她們比社會一般人平均擁有比較少的選擇權,導致最後財務出現不穩定。數據顯示,在過去幾十年,女人有50%的機率較可能受困在低薪階層。   Mordaunt表示,職場性騷擾諮詢會將於下周舉行,政府將會提出要雇主對員工間發生騷擾問題負責的提案。她還希望終止育嬰假歧視問題、提供更好的托育服務、確保離婚時將養老年金納入考量、以及推動照顧者的受雇權。   它會有用嗎?各方看法不一 英國特許管理學院(the Chartered Management Institute)執行長Francke表示,這份地圖充滿企圖心、是全面且合作性的,好好執行將可能改變整個遊戲規則。   英國平等與人權委員會副主席Waters認為,英國的性別不平等問題是根深蒂固的,無法被快速解決。政府需要有具體的行動的作為來清理這些持續有害女性發展潛能的所有障礙。   而終止對婦女暴力組織共同執行長Green則認為這些提議只是很小的調整,真正需要做的是社會職場中有大的文化轉變,必須徹底將防止職場性騷擾的責任,由個別員工身上轉移至雇主方。     編譯來源:BBC News(2019.07.03)        
+ read more
大眾對醫療人員仍存在性別刻板形象
2019.07.05
大眾對醫療人員仍存在性別刻板形象
世界各國推動性別主流化已有多年,但人們根深蒂固的性別刻板印象卻不是經過幾年時間就能被撼動的,而且還持續造成對他人的冒犯或歧視。   最近一項美國研究指出,即便現在美國已經有52%的醫學生是女性,但無意識表現出的性別偏見仍然普遍存在,許多病患還是會有「醫師是男性、護理師是女性」這樣的性別刻板印象。   整體來說,女醫師被病患正確辨識出為醫師的比例有58%、男醫師該比例則有76%。病患的性別在辨識上的刻板印象沒有差異,但是年紀上就有落差,年輕病患常常可以正確指認男護理師為護理師、女主治醫師為醫師,但較年長的病患會比較無法做到。   研究主要作者Moreno-Walton醫學博士表示,她也曾在參加研討會的七年時間中,無數次詢問過在場的所有女醫師是否有不曾被誤認為護理師的經驗,結果從來沒有一位女醫師曾舉手表達有。   她認為,直接和非直接的偏見以及微冒犯(microaggressions)都會對女性與少數族群的醫療照護專業人員造成很大的傷害,這一點都不是一個瑣碎而不重要的議題。研究團隊建議,未來應有更多研究去瞭解非直接的性別偏見和病患滿意度、病患順從性、醫師過勞、同情疲勞、工作滿意度等議題之間有什麼關聯性。   研究的進行 研究團隊分析佛羅里達一間教學醫院急診部所進行的一份匿名調查。這項調查先讓150名病患認識替他們看診或照顧他們的護理師、住院醫師及主治醫師,這些醫療專業照顧者都向病患介紹過自己的身分角色,並在檢查室的白板上寫下自己的職務名稱和名字。結束後再訪談病患回憶其醫療照護人員之性別。   這項研究刊登在《婦女健康期刊》(Journal of Women’s Health)。     編譯來源:EurekAlert(2019.07.01)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