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ay活動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雙語說陰道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雙語說陰道
V-DAY在台北 雙語說陰道 [ 記者會 新聞稿 ]                            支持終止對婦女施暴的全球V-Day 運動中,必定舉辦的名劇《陰道獨白》 (The Vagina Monologues),今年台灣終於獲得授權,將在25、26日以中、英文劇及舉辦「非獨白派對」的方式,和觀眾們見面了。「2005台北V-Day團隊」感謝各界熱烈支持及關注,兩場捐贈席座位在一周內便一搶而空,礙於「V-Day」總部規定,「陰道獨白」公益版限定只能演出兩場,向隅的觀眾可洽電話:(02)2367-9595*547。 參與《陰道獨白》的導演及演員,皆因對女性防暴議題有著高度認同而願意無償地付出。英文場演員來自美、加、英、大馬等地,中文場成員則以活躍於台灣小劇場界的女演員為主。由於中、英文兩位導演有著共通的創作理念:這不只是一齣戲劇,這更是女性的經驗分享,因此演出中沒有演員與觀眾距離,如此的情緒及氛圍就像是與朋友聊天一般,不但與演員對談也與觀眾對談。在演出服裝的安排上,刻意統一為全身素黑並點綴紅色裝飾,以紅色代表陰道,延伸出包括舞台及燈光的設計,也以紅色系為主,就是要讓觀眾感受到自己身處陰道的包圍中。 《陰道獨白》原著有十段獨白,包括月經、性高潮、女同性戀、生產、婦科經驗、性暴力等,每年並且不斷加入新的議題,如跨性人、阿富汗婦女面紗(布卡),及迷你裙時尚等。中文版導演藍貝芝表示,此次導演《陰道獨白》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將原本以美國背景的文本融入台灣社會情境,並且與全球共通的女性經驗連結,參與演出的所有成員都像是在短時間內接受了女性主義的震撼教育,對於自我身體的認知有了不同的想像。英文版導演Dana Wylie則指出此次能夠聚集在台的外籍女性共同演出,除了藉由該劇提升女性身體的正面形象外,能為台灣婦女運動盡一份心力,更是別具意義。 《陰道獨白》正式演出前,主辦單位將依V-Day慣例表揚「陰道戰士」,表揚對終止婦女受暴問題努力不懈的勇者,此次陰道戰士共有四位,包含第一線的社工員、婦運工作者,本國籍與外國籍的女性。 《陰道獨白》將在西門町『紅樓劇場』舉辦,採不劃位自由入席。下午六點半開放觀眾進場參加「非獨白派對」,由贊助廠商提供免費餐飲,參與配派對者可在此分享對陰道、對《陰道獨白》、V-Day運動的想法。
+ read more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談文化 說陰道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談文化 說陰道
V-DAY在台北 談文化 說陰道 [ 記者會 新聞稿 ] 「陰道」,女性身體的一部分,卻在女性日常使用的語言中長久缺席。父權社會不允許女性輕易地將陰道說出口,使得陰道成為女人言說的禁忌。然而,伊芙‧恩絲勒不這樣想,她在與朋友論停經期時提到陰道,於是她開始想知道其他女人對陰道又會有什麼看法。她採取行動訪問了形形色色的婦女,從她們口中聽到許多從陰道這個主題延伸出的相關故事,然後用第一人稱獨白的方式,將這些不同的真實故事在劇中以充滿神祕、幽默、痛苦、震憾、聰明、傷害以及刺激等經驗,由不同的女性娓娓道來,這就是震撼全球的《陰道獨白》。  《陰道獨白》的成功,在於伊芙‧恩絲勒勇於直接切入千百年來隱諱於世的議題,即女性的身體與性生活。伊芙‧安絲勒在《陰道獨白》獲得空前迴響後,決定設立非營利機構「V-DAY」,以反對任何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暴力為V-DAY運動宗旨,自2001年以來授權全球婦女團體於在地城市搬演《陰道獨白》。由台灣女人連線、台北市女權會、勵馨基金會以及一群跨文化劇場工作者所組成的「2005台北V-DAY團隊」表示,經過一番努力,台灣今年首度成為V-DAY全球運動中的一員,希望今年以台北作為一個起點,繼而由點成線、成面,串出女聲喧嘩的台灣V-DAY,一起將終止暴力化做實際行動。  再者,「2005台北V-DAY團隊」表示,小劇場的演出常可以作為社會運動的形式之一,批判社會現狀與表達基層的真實聲音。當《陰道獨白》在全球各城市演出時,也展現出這樣的力量。不同膚色、族群的女人,以相異的語言,演出女性的身體/生命經驗,挑戰著每個社會的主流思考,而這樣的發聲在某些地方勢必遭遇禁演的命運,例如:2004年中國上海、2005年在烏干達,「妨害風化」成為禁止女性發聲最主要的理由,可見女人真實的聲音具有撼動現存體制的力量。今年,台灣終於加入V-DAY的行列,這象徵著,台灣將讓此國際性的運動更多元之外,台灣本土之文化也因為V-DAY而更豐富。 贊助指導單位文建會表示,文建會樂於見到此活動在台灣演出,特別是V-DAY的活動與近年來倡導的文化公民權的概念至為契合。所謂的「文化公民權」談的是,從欣賞多元、尊重異己的角度,保障公民充分享有的權利,更進一步訴求公民在參與、支持和維護文化藝術發展活動的責任。更重要的是,鼓勵主流文化中隱而未見的文化少數主體也能自主自在的發聲。而伊芙‧安絲勒的名劇《陰道獨白》,並將性別、自我認同等議題帶出,由表演而行動,由個別而集體,進而不僅是從邊緣發聲,而是匯聚成改變社會的力量。而或許明年,台灣會有更多城市群起演出《陰道獨白》,這種公民主動參與,透過文化場域藉由藝術實踐,發展對公共議題的論辯及共識,也催生台灣早日蛻變為成熟的公民文化社會。  「陰道獨白」將於3月25-26日於紅樓演出,中英文版各一場,所得除回捐美國V-DAY組織之外,盈餘將由主辦之三個團體(台灣女人連線、台北市女權會、勵馨基金會)作為推動女性人身安全以及提升女性正面身體形象專案使用。
+ read more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直到暴力終止
[記者會] 2005 V-Day在台北 直到暴力終止
V-DAY在台北 直到暴力終止 參加「非獨白派對」分享《陰道獨白》劇作 [ 記者會 新聞稿 ] 全球支持終止對婦女施暴的V-Day 運動中,必定舉辦的名劇《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今年三月終於獲得授權,將以一場中文劇和一場英文劇的方式,和台灣的觀眾們見面了。「2005台北V-Day團隊」展開「V-Day在台北‧直到暴力終止」活動,宣告台灣V-Day運動的濫觴及宣示支持終止暴力的決心,主辦團隊將舉辦「非獨白派對」與觀賞《陰道獨白》的觀眾同歡來慶祝這個鼓舞人心的開端。V-Day是一項全球性的運動,目的是終止對女性的暴力行為;V-Day也是一個非營利機構,曾在短短五年間籌募到一千四百萬美元的基金捐給世界各地的婦女團體,作為停止對婦女及女童施行暴力的基金。V-Day以創意性的活動來吸引社會的關注,發動募款及喚起各地反暴力組織的朝氣。每年伊芙‧恩絲勒(Eve Ensler) 得獎名劇《陰道獨白》的製作單位都會配合V-Day在世界各地的舞台演出,為當地的反暴力組織籌募捐款,以協助各地受暴的婦女,過去曾經協助埃及和伊拉克開創第一所婦女受暴避難所,也召集過南亞婦女領袖的反暴力會議。  今年台北首度成為V-Day全球運動中的一員,「2005台北V-Day團隊」因相同的理念結合,由 台灣女人連線、勵馨基金會、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及一群跨文化背景的女性所組成,誓言為生活中和社區裡的女性集體發聲,把這個拒絕被漠視的聲音匯聚成波濤洶湧的怒吼,一起向企圖侵害婦女和女童的暴力說「不 !」 。我們也期待藉由「V-Day在台北‧直到暴力終止」的活動主題,再次喚起社會大眾關注及省思台灣婦女受暴日益嚴重的問題。關心這個運動的朋友,歡迎造訪「2005台北V-Day團隊」特別建立的V-Day中文網站 www.vday.org.tw,以取得更多活動訊息 。  《陰道獨白》是美國劇作家伊芙‧恩絲勒的不朽劇作,她的劇本如此震撼人心,是因為她勇於直接切入女性性生活這個在過去千百年來,一直都是社會禁忌的主題。這個劇作的靈感來自於她和一位朋友討論停經期的相關話題,談到了陰道這個主題時,她聯想到其它婦女對這個問題又會有什麼看法呢?於是她開始訪問形形色色的婦女,從她們口中聽到許多從陰道這個主題延伸出的相關故事。伊芙‧恩絲勒為了編寫此劇,曾經訪問了兩百位女性,傾聽她們談到自身的性生活,她們的身體感受和曾遭受的暴力傷害及性虐待。這齣戲用第一人稱獨白的方式表現,劇中充滿神祕、幽默、痛苦、震憾、聰明、傷害以及刺激等經驗,由一位接一位的女性娓娓道來不同的真實故事。中文版《陰道獨白》則採用中國劇作家喻榮軍的版本。  《陰道獨白》在紐約非營利劇院初試啼聲,即造成轟動,隨即佳評如潮,紐約時報用「有趣」和「尖銳」來稱讚它;紐約日報則用「智慧」和「勇氣」來肯定它;洛杉磯時報更表示「伊芙‧安絲勒的《陰道獨白》,已不再是一齣戲而已,它已成為一項社會運動。」 這是個值得歡慶的開始,2005年台灣首度加入V-Day這項全球性運動,「2005台北V-Day團隊」將連續2日舉辦「非獨白派對」,分別推出《陰道獨白》中文版及英文版,同時公開表揚四位勇敢的「陰道戰士」(Vagina Warriors),因為這四位婦女英勇地站出來獻身於這個活動中,可能改變了台灣對婦女施暴的趨勢並遏阻未來的暴力行為。贊助廠商將提供免費的便利餐飲以供《陰道獨白》的觀眾於演出前使用,讓關心婦女受暴議題及喜好戲劇演出的朋友可以在輕鬆的派對氣氛中認識彼此、分享心得及觀賞《陰道獨白》的演出,這是個熱鬧的「非獨白派對」,參予者可以大聲說出感受及交流。  「2005台北V-Day團隊」竭誠地歡迎民眾加入「V-Day在台北‧直到暴力終止」活動,用行動宣示終止暴力的決心。V-Day在台北活動「非獨白派對」、《陰道獨白》將在《紅樓劇場》台北市成都路10號舉辦,訂2005年3月25日中文場及3月26日英文場共兩場,下午六時半開始提供餐飲,演出於下午七點準時開演,採不劃位自由入席。贊助席每席新台幣500元,同時贊助中英文兩場演出為新台幣800元。
+ read more
你被陰道嚇到了嗎?
你被陰道嚇到了嗎?
  2005年,一群劇場工作者向美國非營利組織「V-Day 」申請授權,希望能夠把享譽國際的《陰道獨白》(_The Vagina Monologues_)帶進台灣,讓台灣的民眾感受它風靡全球的震撼力。於是這群跨文化的劇場工作者召集了台灣女人連線、台北市女權會、勵馨基金會等三個民間婦女團體,一同組成了「2005V-Day台北團隊」,第一次將全球性的「V-Day」運動帶進台灣,並讓《陰道獨白》呈現在台灣民眾眼前。   2006年,劇場工作者 楊智媛(Lily Yang)、藍貝芝等人,再次向美國「V-Day」申請演出許可,而今年「2006V-DAY台北團隊」是由這些默默在各領域關心婦女受暴議題的工作者,結合台灣女人連線、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灣終止童妓協會一同組成,延續V-Day「終止女性人身暴力」的精神,集合民間團體的力量,一同以創意的方式,喚起社會大眾關注,並且省思台灣婦女受暴日益嚴重的問題。「V-Day」每年都會為某個特殊的受暴婦女團體創造一個焦點,其目的在喚醒大眾的認知,以便使其成為全球媒體焦點,及協助致力於該議題的團體,而2006年焦點為慰安婦。   美國「V-Day」在2001年起授權全球婦女團體於在地城市搬演《陰道獨白》,以2005年來說,「V-Day」活動在全世界共有一千多個地方舉行。但是在舉行「V-Day」活動是有許多相關規定是必須注意的:例如一個城市最多只能有兩場演出;演出如果有收益,必須捐出十分之一回去給美國「V-Day」用作當年的焦點議題捐助,其餘的則必須全數捐給當地婦女團體,而受益團體也必須向美國「V-Day」詳述這些金錢要如何使用。此外,活動過程也必須寫報告給美國「V-Day」存檔等等。   《陰道獨白》是色情片嗎? 在主辦團隊籌辦2006V-day在台北活動過程中,我們發現民眾對於「陰道」這兩個字的聯想是很極端的:若非色情,就是神聖。主辦團隊也曾接到電話說陰道這兩個字很刺眼,要求我們以後請改稱產道。此外,也有民眾打電話詢問台灣能演這種東西嗎?演出現會不會有人脫?是否會妨害風化?演出時是否有限制觀眾入場年齡?等等的疑問。   《陰道獨白》是由伊芙‧安絲勒 (Eve Ensler)所寫的劇作。為了編寫此劇本,她曾訪問過兩百位女性,和她們談各自的性生活、她們對於自己身體最私密處的感受、以及她們的身體曾遭受的暴力傷害和性虐待集合在一起,由一位女性用第一人稱獨白的方式娓娓道來。1997年在紐約百老匯首演後,立刻造成轟動,佳評如潮。1998年,Villar Books/Random House公司出版成書籍,並由葛羅莉亞‧史坦能(Gloria Steinem)為她寫序。2001年2月發行V-Day版劇本集。   一直以來,父權社會不允許女性輕易地將陰道說出口,使得陰道雖是女性身體重要的一部分,卻在女性日常使用的語言中長久缺席,更成為女人言說的禁忌。《陰道獨白》之所以如此震憾人心,是因為作者敢於切入過去千百年來一直被社會當成禁忌的主題-女人的身體與性生活,將一直被污名及壓抑女性情慾放上臺面討論。《陰道獨白》並非色情片,也不噁心。《陰道獨白》只是一群女人大聲的說出自己的渴望,渴望不受暴力傷害,渴望更溫柔的被對待,渴望讓女性真實存在的情慾能夠不再遭受污名,渴望性高潮。   《陰道獨白》在演出時總共出現了128個「陰道」,因為安絲勒認為,一但更多的女人能夠說出這個字眼,使它成為我們語言、生活的一部份,我們的陰道會更完整,並真正成為身體的一部份,羞愧會離我們而去,暴力才會停止。   「V-DAY」不是情人節嗎? 1998年2月14日西洋情人節當天,伊芙‧安絲勒與一群來自劇場、電影、音樂界、才氣縱橫的女人在紐約公益演出《陰道獨白》,以喚醒社會對於女性受暴議題的重視。在獲得空前迴響後,伊芙‧安絲勒決定設立非營利機構「V-DAY」,以反對任何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暴力為V-DAY運動宗旨,喚醒人們對於施於女性暴力議題的注意。並表示,V-Day 的「V」代表的是 Victory, Valentine 及Vagina。   一開始,「V-Day」在美國是一項慶祝喚醒人類精神的運動,同時也是一個婦女抗暴組織的共同週年慶活動,其委員會都是由NGO團體所組成。但現在,「V-Day」已儼然是一項全球性的運動,用以終結對女性的暴力行為。在《陰道獨白》的演出期間,會同時進行「V-Day」活動/運動。以戲劇的方式、創意性的活動來引起社會的注意,發動募款和喚起目前已有的反暴力組織的朝氣。  
+ read more
美國V-day介紹《陰道獨白》
美國V-day介紹《陰道獨白》
美國V-DAY介紹《陰道獨白》  當伊芙‧安絲勒(Eve Ensler)的不朽之作《陰道獨白》初試啼聲,在紐約非營利劇院上演後,立刻造成轟動,佳評如潮。紐約時報用「有趣」和「尖銳」來稱讚它;而紐約日報則用「智慧」和「勇氣」來肯定它。  安絲勒沈緬於《陰道獨白》的寫作,她把這齣戲用充滿神祕、幽默、痛苦、震憾、聰明、傷害以及刺激等的經驗,集合在一起,由一位女性用第一人稱獨白的方式娓娓道來。   安絲勒為了編寫此劇本,曾訪問過兩百位女性,和她們談各自的性生活、她們的身體曾遭受的暴力傷害和性虐待。是怎麼樣開始陰道這個主題的?她說:「我在和一位朋友討論停經期的諸般事物之初,談到了陰道這個主題,我當時想到底其它女人又會有什麼看法呢?於是訪問就從這裡開始,也延伸到其它相關連的故事。」安絲勒的劇本之所以如此震憾人心,就因為她敢於切入女性的性生活這個主題,而這在過去千百年來,一直都是社會的禁忌。  安絲勒的《陰道獨白》一劇,從此譽滿全球。從克羅西亞的柴克瑞比到美國加州的聖塔芭芭拉;從倫敦到西雅圖;從耶路撒冷到奧克拉荷馬城都上演過,這些地區的觀眾也都為這齣劇力萬鈞的戲碼而瘋狂。 《陰道獨白》在全球各城市演出時,不同膚色、族群的女人,以相異的語言,演出女性的身體、生命經驗,故事的力量所串連起的是從邊緣發聲的力量,並挑戰著每個社會的主流思考,因此這樣的發聲在某些地方遭遇禁演的命運,例如:2004年中國上海、2005年在烏干達,而「妨害風化」則成為禁止女性發聲最主要的理由,可見女人真實的聲音深具有撼動現存體制的力量。 《陰道獨白》最早是在一九九八年由Villar Books/Random House公司出版,並且有葛羅莉亞‧史坦能(Gloria Steinem)為她寫的序,而V-Day版劇本集則是在二00一年二月發行。 以下是世界著名報刊對《陰道獨白》的劇評: 「如果安絲勒女士是打著第二波女性主義先驅的旗號,很多人就把她看作是女性主義的基督,而之所以成功則部分因為她本身就是一位頂尖的喜劇作家。所有觀眾都對她由衷敬佩。」 ──《紐約時報》  「劇本中最讓人感到興奮的部分,絕不是說笑,而是她用極藝術的方式來表達興奮過後的呻吟。安絲勒是一位極有天份的作家兼表演者,最難得的是她用佈道那樣虔敬的方式,把有關女人身體的各部分表達演示出來。觀眾最欣賞的應該是她運用辭彙的功力,道出沒被說出的傳奇、神話和受到誤解的生命。」 ──《紐約每日新聞》  「安絲勒女士最受讚揚的就是她敢於打破禁忌,卸下恐懼和羞恥,一再地訴說她們歡慶的主題,它形成了好一個集會,是那麼好笑、粗暴、情緒感染和偶而的憤怒。《陰道獨白》用了對抗性的語句去解除傳統的神祕和武裝,不僅如此安絲勒也解除了觀眾的警戒。」 ──《美聯社》
+ read more
 聽,陰道在說話
 聽,陰道在說話
 聽,陰道在說話   「如果妳打扮陰道,妳會讓它穿上什麼?」 「如果妳的陰道會講話,它會說些什麼?」 「妳的陰道讓妳想起什麼?」 「妳的陰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妳的陰道的氣味像什麼?」                         ──《陰道獨白》   陰道,女人身體的最私密處,妳是用什麼眼光在看待它?骯髒的?神聖的?色情的?羞愧的?尊敬的?還是為它抱不平的? 大部分的女性從小就被教導著避談、忽視自己身體的私處—尤其是陰道,好像這個部位不屬於自己,而只是為了某些特定用途才勉強存在,因此不但從來沒有仔細看過、了解過陰道,甚至會覺得陰道這兩個字是如此不潔而不敢直接說出來,更遑論去觸碰它了。陰道是女性身體的一部份,當陰道在健康正常的狀態下,它比口腔還乾淨。女性的身體為何被形容得如此骯髒?我們又應該如何去面對陰道這個充滿神秘與禁忌的身體部位?伊芙‧安絲勒認為,就是把它大聲說出來──「陰道」!         伊芙‧安絲勒為了編寫《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劇本時曾訪問過兩百位女性,和她們談各自的性生活、她們對自己陰道的想像、以及曾遭受過的暴力傷害和性虐待。並將這些充滿神祕、幽默、痛苦、震憾、聰明、傷害以及刺激等的經驗,集合在一起,由一位女性用第一人稱獨白的方式娓娓道來:  我的陰道它有個宏偉的目標,它想做更多的事情,不,現在,它想去旅行,它不想事務纏身,它想讀讀書、看看報,瞭解更多的事情。它還想到性,它喜歡做愛,它想更深的親密。它渴望親密,它想仁慈一點,它想有些變化,它想保持沈默,它想自由自在,它想擁有一個輕輕的吻,溫暖的唇,亦或更加親密的撫摸。它想要巧克力,它想要充分的信任和美的體驗。它還想大聲地尖叫,它想不再生氣,它想要高潮,它一直不停地想著,想要這個,想要那個,是的,那就是我的陰道,我的陰道,它想要一切。                              ──《陰道獨白》  1997年,《陰道獨白》第一次在紐約非營利劇院上演後,造成極大的轟動,且佳評如潮。而它之所以如此震憾人心,是因為作者敢於切入過去千百年來一直被社會當成禁忌的主題-女人的身體與性生活。《陰道獨白》在演出時總共出現了128個「陰道」。安絲勒認為,一但更多的女人能夠說出這個字眼,使它成為我們語言、生活的一部份,我們的陰道會更完整,並真正成為身體的一部份,羞愧會離我們而去,暴力才會停止。  妳的陰道有話要對妳說,妳聽到了嗎?     (本文刊登於網氏電子報第184期)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