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疾病

老年人不應使用阿斯匹靈來預防首次心臟病發作?!
2021.10.15
老年人不應使用阿斯匹靈來預防首次心臟病發作?!
美國預防醫學工作小組 (USPSTF) 12日宣布,大多數人不應該費心每天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來降低首次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風險。   該工作小組發布了一項建議草案,該草案基本上推翻了2016年的指南的規範: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 (81-100 毫克/天) 來預防心臟病,其中50 多歲且未來10 年心血管疾病風險為 10% 或更高的人,建議使用低劑量阿斯匹靈;而 60 多歲未來10年有同樣風險的人則可由個人決定是否服用。   當時,有關40 多歲的人的證據被認為不足,而無法提出建議。   新的建議   現在,該工作小組建議,60 歲或以上有心臟病風險的人不應該開始每天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來預防首次心臟病發作,因為內出血的風險大於其益處。   40 到 59 歲的人則是他們自己和醫生之間商量後,做出的選擇。但工作小組警告說,「在這個群體中使用阿斯匹靈的淨收益很小」。   這一變化反映了ASPREE trial的研究結果。新數據指出,每天服用阿斯匹靈對預防首次心臟病發作或中風幾乎沒有作用,但會大大增加出現潛在嚴重副作用(如出血)的風險。   此工作小組也表示,由於證據不足,因此不能說低劑量阿斯匹靈的使用可以減少結直腸癌的發生或死亡。   該建議如果最終確定,將取代該小組較早的建議。該小組在 2016 年表示,每日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有助於預防因心臟病發作及降低結直腸癌的發生及死亡。   新建議不包括以前曾患心臟病或中風,每天服用阿斯匹靈以防止未來再復發的人。該小組表示,除非他們的臨床醫生另有指示,否則他們應該繼續服藥。   阿斯匹靈數十年來一直用於治療疼痛和發燒,無需處方即可獲得,被視為一種方便且廉價的選擇,可以幫助那些有嚴重心臟病風險的人。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 Caleb Alexander 說:「很難知道任何特定的證據,無論是個人研究還是實踐指南,最終會有多大程度上改變這個領域。」   醫學會的看法   該建議草案不同於美國心臟醫學會/美國心臟協會的建議,後者建議在 40 至 70 歲的 CVD 風險升高但出血風險不增加的情況下,可考慮使用低劑量阿斯匹靈作為動脈粥樣硬化的一級預防。這些專業協會的建議一致認為,對於 70 歲以上的成年人,沒有常規的阿斯匹靈處方作為 CVD 的一級預防。   美國家庭醫生學會則支持先前 2016 年美國預防醫學工作小組關於阿斯匹靈的建議。   美國預防醫學工作小組是由 16 名預防醫學專家組成,他們定期評估支持不同篩選工具和預防治療的科學數據。   建議草案將在 11 月 8 日之前公開徵求公眾意見。       編譯來源:HealthDay(2021.10.12)、REUTERS(2021.10.13)      
+ read more
COVID後遺症 可能是因血液中微血塊滯留
2021.10.12
COVID後遺症 可能是因血液中微血塊滯留
感染武漢肺炎病癒後,有些人在數日或數月後仍會有一些後遺症,如:疲倦、疼痛、呼吸困難、腸胃不舒服或腦識不清等。科學家一直在探討這些長期症狀的起因。   最近一個研究比較了11個長期Covid後遺症的人和13個健康的人後發現:長期Covid後遺症者的血液中有大量滯留的微小血塊。這些血塊含有大量發炎分子(inflammatory molecules),如:甲2型抗胞漿素(Alpha 2-antiplasmin)、纖維蛋白原(fibrinogen)等。   研究者指出,這些發炎分子會阻礙血凝塊分解,干擾身體分配氧氣和重要養分的能力。這可以解釋一般長期新冠後遺症,如:疲倦、頭痛和呼吸困難。   意外的發現   這一意外發現是南非Stellenbosch 大學生理科學系教授Resia Pretorius做出的。   Pretorius 會有這個新的發現是因為資深分析師Mare Vlok注意到長期COVID後遺症患者的血清樣本,在稀釋後有微小血塊無法溶解。他告知Pretorius,於是有了更進一步的調查。   他們是第一個研究小組,使用螢光顯微鏡和蛋白質分析,從長期COVID患者的血液樣本中找到微小的血塊。   Pretorius説,需要更大型的研究樣本來確認她的發現,也建議更多治癒方法研究來支持長期COVID病人的凝血系統。   她的研究發表在醫學期刊《心血管糖尿病學》。   (圖為健康人與有長期COVID後遺症者的血液比較,右圖中的微血塊可能就是後遺症的元兇)       編譯來源: Daily Mail (2021.10.05)、EurekAlert! (2021.09.04)      
+ read more
減脂或增肌 哪種對心臟比較好?
2021.09.27
減脂或增肌 哪種對心臟比較好?
新的研究建議年輕人,比起長肌肉,消除過多的體重對心臟長期的健康較有益處。   研究的主要作者,英國Bristol大學傳染病學資深研究員Joshua Bell説:「我們依然鼓勵要運動,這對健康很有益處,身體強壯本身就是一種獎勵。但是,增加肌肉以避免心臟疾病不要有太多的期待,減少脂肪才是真正的重點。」   這項研究追蹤超過3,200位出生在1990年代的英國人。研究結果發現,在25歲時,在青少年期減少脂肪的人比增加肌肉的人,較不會有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因子,如高血糖、發炎或不好的膽固醇。   Bell指出要減低心臟病的風險因子,改變體脂似乎比改變肌肉更有作用,一些方法如減少不好的膽固醇,消除脂肪的保護力比增加肌肉高達五倍。   他說,青春期13至18歲之間,增加肌肉似乎對心臟有好處,但之後好處就消退了。肌肉對行動和自主很重要,但在心臟疾病的指標上,控制脂肪應是較高的優先順序。   此研究的發現很重要,因為它指出未來心臟的問題在青少年還健康時就種下了。雖然嚴重的心臟病傾向於老年時才發作,但並非一夕之間形成。維護心血管健康從青少年時開始,鼓勵多運動、均衡飲食,以保持健康的體態。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9.17)    
+ read more
石榴多多 健康多多
2021.09.13
石榴多多 健康多多
石榴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吧!現在又到了吃石榴的季節。   石榴源於伊朗和印度,又稱「秋天的寳石」,是一種漿果。   當你切開石榴時,會發現很多圓形的紅色果籽,味甜帶點酸。每個果籽內是一個小種籽,外面是一層薄膜。果籽可以整個吃,然後將種籽吐出。   美國賓州州立大學的營養學教授Penny Kris-Etherton説:「石榴有豐富的食用纖維和抗氧化物。」   有益心血管健康 石榴可以促進心臟健康,根據美國國家衛生機構,目前對漿果的研究仍然有限。Kris-Etherton教授説石榴中抗氧化的物質有助減少發炎,進而促進動脈健康。而石榴究竟如何影響心臟疾病仍未知,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   發表在2017年《藥學研究》的評論指出,8個臨床實驗顯示石榴汁能降減收縮壓和疏張壓。即使飲用不同量的石榴汁,仍維持同樣的效果。作者結論:「保守地說,有益心臟健康的飲食中可包括石榴汁。」   但石榴汁是否有助於降低膽固醇尚無結論。2019年發表在《醫學的補充療法》評論,檢視了17項實驗,並未發現在膽固醇上有任何明顯的影響。研究人員説,這些實驗難以比較,因為設計不同,且使用石榴的數量並不一致。   食用時要留意 Kris-Etherton教授指出,石榴會降血壓,所以服用血壓藥物的人要和醫師確認,兩者一起可能讓血壓降太多。   石榴會使肝臟分解某些藥物的速度慢下來,包括降膽固醇的藥(如史達汀類)。石榴也會和稀釋血液的藥物,如阿斯匹林、華法林相互作用,減少稀釋血液的效果和增加血栓的機率。安全起見,規律食用石榴或石榴汁之前,需和醫療專業人員溝通。   根據美國國家衛生機構的報導,少部分的人可能會有消化的問題,如食用石榴後拉肚子。   雖然沒有人會吃石榴的根莖、梗和果皮,但這些吃太多可能不安全。   對大多數人來說,石榴是另一種吃更多水果的選擇。買石榴時,找有重量,果皮結實。可以直接吃,或加入飲料、湯品和蔬菜沙拉。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9.09)    
+ read more
蘋果和紅酒有助降血壓
2021.09.07
蘋果和紅酒有助降血壓
一項新的研究指出,每天一顆蘋果和梨子有助血壓控制,部分的原因是來自腸道細菌。   研究人員發現,經常食用蘋果、梨子、漿果(例如香蕉、木瓜、火龍果、葡萄、藍莓等)和紅酒的成年人,血壓往往低於同齡者。   除了類黃酮 還有甚麼原因? 這些食物的共同點是高含量的抗氧成分,稱「類黃酮(flavonoids)」。研究認為「類黃酮」有助降低血壓和膽固醇,且能改善血管功能等等,對心臟健康有益。   此研究更發现,含豐富類黃酮的食物和更廣的腸道微生物群多樣性有關,可以部分解釋這些食物對血壓的好處!   資深研究員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女王大教授Aedin Cassidy解釋,腸道細菌能促進類黃酮發揮應有的功能。同時,每個人腸道微生物群的組合大有不同。這樣的差異有可能可以解釋,為何一些人的心血管比其他人似乎更受益於含豐富類黃酮的食物。   研究怎麼做? 此研究的參與者為904位25歲至82歲的德國成人,所有人皆完成一個詳細的飲食問卷,也提供糞便樣本進行腸道病菌的分析。   研究發現,平均來說,參與者中三分之一的人食用最多類黃酮,三分之一食用最少類黃酮,前者的血壓收縮壓少了3個點。   研究人員深入調查含類黃酮的普通食物來源。他們發現每天食用一到兩份蘋果、梨子或漿果,比不吃這些食物的人,收縮壓減了2到4個點。   而每星期喝紅酒不超過3杯也有同樣的好處。   整體來說,腸胃細菌的多樣性可以解釋含豐富類黃酮食物和較低血壓之間的關聯達15%。   微生物對人體健康有重要影響 近幾年的研究已發現微生物在正常生理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從新陳代謝、免疫防衛到腦功能皆有影響,而人們才剛開始了解腸道微生物群影響人類健康的複雜程度。   雖然「健康」微生物的組成是什麼仍是個謎,但專家相信腸道有較多的細菌多樣性,一般來說是較好的。   腸道微生物群會被飲食影響。最近一項研究也發現多食蔬菜、水果、堅果和多纖維榖類的人,腸道細菌也比較多,可以抵抗發炎。   相反地,愛吃肉、加工食品和糖則傾向有一群促使發炎的腸道微生物,而發炎和可能許多疾病發展有關。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人們每天應盡量攝取九份的蔬果、六份高纖維的全穀類。   不只是為了微生物群的多樣性。食用天然的食物,減少選擇加工食品,有助減少鹽和糖的攝取。   此項研究同時顯示少量紅酒有好處,然而飲酒也有風險,人們不應該因為對心臟有益,就開始養成喝紅酒的習慣。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8.24)
+ read more
高血壓 哪種藥物最適合您?
2021.08.03
高血壓 哪種藥物最適合您?
根據一項新的大型 ,兩類長期使用的降血壓藥同樣有效,但較不流行的一類似乎副作用較少。   這兩類藥物被推薦為高血壓「一線」治療用藥,分別是血管收縮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和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斷劑(ARB),這兩種藥物已被證明可有效降低血壓並遏制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   ACEI上市的時間較久、研究範圍更廣,所以醫生更常使用這種藥物,包括:捷賜瑞(lisinopril)、卡托普利(captopril)和壓速利(fosinopril)等。   但研究人員表示,新的研究發現顯示ARB可能是剛開始使用高血壓藥的患者更好選擇。ARB藥物包括:絡舒坦(losartan)、得安穩(valsartan)和博脈舒(candesartan)等。   效力相同副作用不同 研究人員查看了來自美國、韓國和歐洲的幾個大型數據庫,其中有近300萬名患者的健康記錄,這些患者在1996年至2018年間開始使用ACEI或ARB。   研究發現,總體而言兩組患者心臟病發作、中風或心力衰竭的平均風險沒有明顯差異。   不同之處主要在於副作用:ACEI更有可能引起慢性咳嗽和血管性水腫,這是一種皮下嚴重腫脹,通常發生在臉部。使用ACEI的患者發生血管性水腫的可能性是使用ARB者的三倍,持續咳嗽的可能性高出32%。   此外,服用ACEI的人也更容易出現腸胃道出血或胰臟發炎。   但心臟病專家Willie Lawrence博士表示,根據他的經驗,腸胃道出血和胰臟炎不是藥物問題。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生物醫學資訊學教授George Hripcsak也提出警告,這些差異可能是偶然的。   專家的意見 這項研究提出了一個問題:直接使用ARB是否更好?   Hripcsak教授認為,未來醫生或許應優先選擇ARB作為高血壓的首選治療方法。但是已經在使用ACEI並且效果良好的人可以持續使用。   Lawrence博士說,雖然大家都理解ARB的副作用少,但由於ACEI已經長期使用,醫生比較傾向於開立這種藥物。   Hripcsak教授指出,不太可能有研究針對ARB和ACEI進行正面的比較,因為這兩類藥物已被廣泛使用,並且有便宜的學名藥,因此製藥商沒有動力進行昂貴的試驗。   Lawrence說認為「患者應該意識到ACEI會導致咳嗽和血管性水腫,如果您出現這些症狀,請告訴您的醫師。而使用ACE抑製劑效果良好的患者沒有理由做出改變。」Lawrence博士這樣說。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7.27)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