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區

每年進行卵巢癌篩檢不能挽救生命?
2021.05.25
每年進行卵巢癌篩檢不能挽救生命?
(圖為卵巢癌細胞的彩色電子顯微掃描)   卵巢癌是女性最可怕的惡性腫瘤之一。在台灣,卵巢癌的發生率節節上升,15年內增加了2倍以上,每年約有1300名新個案,548人死亡。   近十年(2006-2016)台灣重大癌症的死亡率多有改善或持平,唯獨卵巢癌的死亡率增加了29%,為增幅最大的癌症。   卵巢癌的診斷取決於女性向醫生報告症狀。但是,卵巢癌在進入晚期之前,幾乎沒有症狀,而那時的預後很差。在所有女性癌症中,卵巢癌的存活率最低,5年僅40%。   日前英國的一項研究計劃(UK Collaborative Trial of Ovarian Cancer Screening)結果顯示:以陰道超音波或結合CA125血液檢測對卵巢癌進行篩查並沒有降低該疾病的死亡率,儘管使用CA125可以在較早階段檢測出癌症。   此計畫進行了20年,涉及超過20萬名停經婦女,但結果令人失望。   研究顯示,早期篩檢可增加39%的癌症病例偵測,但並不會減少死亡人數。因為篩檢方式未能使卵巢癌死亡率降低,不能被推薦為國家篩檢計劃。   然而,早期診斷通常會減少治療的數量和強度,這對患有癌症的婦女及其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不同,可能也給了他們與親人更寶貴的時間。   陰道超音波或血液CA125檢測作為篩檢工具? 這項由倫敦大學學院研究人員進行的研究,分析了2001年至2005年招募至該試驗超過20萬名停經後婦女追蹤20年的數據。一半的試驗者沒有進行篩檢、另一半的人則是每年做一次陰道超音波或每年進行一次和癌症有關的CA125血液檢查,如果CA125的數值升高,則再進行超音波掃描。   該結果發表在醫學雜誌《Lancet》,研究發現與無篩檢組相比,血液檢查發現的的早期癌症(第一或第二期)多了39%,但這並沒有減少因疾病死亡的人數。   雖然研究結果令人失望,但研究人員強調,過去10年,對有卵巢癌症狀的女性,早期診斷以及對晚期疾病的治療有了顯著改善,仍然可以挽救許多生命。   負責這項研究的USHA MENON教授表示,目前重點應該放在提高對最常見症狀的認識,並確保迅速將發生這些症狀的女性轉介給腫瘤科醫生。   研究小組正在進一步研究,期發現是否可能降低手術或化學治療。其他對卵巢癌的篩查方法也正在開發中,但是要知道這些方法是否可以挽救更多生命,可能需要花費數年時間。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21.05.12)、Medpage Today(2021.05.22)、Lancet(2021.05.12)      
+ read more
接種疫苗最多的國家 疫情又升高!?
2021.05.24
接種疫苗最多的國家 疫情又升高!?
位於印度洋馬達加斯加東北方的群島國家塞席爾(Seychelles),是世界上COVID-19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   根據統計,塞席爾大約71%的人至少接種了一劑COVID疫苗,而62%的人已經完全接種疫苗。其中,有57%的人接種了中國疫苗(Sinopharm),而43%的人接種了AZ疫苗。   儘管如此,最近塞席爾國內疫情又開始上升,其中新增病例多37%,而住醫院病例有20%是已完全接種疫苗者,政府不得不重新進行限制。   疫情升溫可能的解釋 * 尚未達到群體免疫門檻:疫苗接種率62%還不足 * 接種的兩種疫苗效力都不足,無法有群體免疫效益 * 塞席爾目前肆虐的病毒是疫苗預防不到的變種 * 武漢病毒1.617印度變種正在傳播,比其他變種更具感染力 * 疫苗運輸和儲存的冷鏈物流的大規模失靈,讓疫苗失效   那麼,塞席爾的經驗告訴了我們什麼?   變種病毒能躲過疫苗的保護 有報導指出南非B.1.351變種在塞席爾流傳,它是所有目前所有COVID變種中,最有能力躲過疫苗保護的變種。另有一項研究指出,AZ疫苗對B.1.351變種僅有0-10%的功效,促使南非政府於2月停止使用該疫苗。中國疫苗針對這種病毒變種的功效尚不清楚,但研究顯示,根據血液測試,保護作用有所降低,但可能還是有一些保護作用。但是,南非並沒有全面的監測來了解變異導致的病例比例。   在美國,主要流行的是比原始菌株更具傳染性的英國變種B117。但是美國仍然透過疫苗接種大大減少了COVID-19病例,大多數人是接種輝瑞和Moderna疫苗。   以色列境內主要也是英國的變種,已有60%的人口接種了輝瑞疫苗。研究發現,針對包括無症狀感染在內的任何感染,其有效率為92%,以色列的新病例大幅下降。   英國使用了輝瑞和AZ的疫苗,數據指出,超過50%的人口曾接受過單次劑量,而近30%的人已經完全接種。英國國的病例數也大大減少。   但是,英格蘭西北部五月初出現大量的病例,在博爾頓(Bolton),大多數新病例是印度的變種。印度變種還導致了新加坡的爆發,該國此前曾很好地控制了疫情。   塞席爾需要進行緊急的基因組測試和監測,以了瞭解病毒變種造成的影響,以及是否存在印度變種。   如果南非變種占主導地位,則塞席爾需要使用對付這種變種的疫苗。許多藥廠正在針對這種變種研發加強劑。在目前,輝瑞將是一種選擇。在卡達(Qatar)當地研究人員發現,輝瑞對南非的這種藥物有75%的療效。   需要使用高效疫苗實現群體免疫 三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中國疫苗的效能是79%、AZ疫苗是62-70% 。   澳洲 Kirby Institute的研究顯示:在S. Wales,如果66%的人口都接種對所有感染有90%功效的疫苗,則可以實現群體免疫。但是,使用功效較低的疫苗意味著需要接種更多的人。如果疫苗有效率為60%,需要接種的比例則上升到100%。當疫苗的功效低於60%時,就無法實現群體免疫。   但是,這些疫苗的效能是對2020年主要流行的D614G變種進行臨床試驗的結果。它的基本傳染數(R0,或稱基本繁殖數)為2.5,這意味著感染該病毒的人平均傳染給2.5個人。   但是B117英國變體的傳染性比D614G高43-90%,因此基本傳染數可能高達4.75。這將需要更高的疫苗接種率來控制傳播,以達到群體免疫。   此外,據估計,B.1.617印度變種的傳染性比B117至少高50%,這可能使R0超過7,並讓我們進入未知領域。這可能解釋了印度的災難性局勢,但也增加了疫苗接種的險境,因為功效較低的疫苗將無法有效地抑制這種高度傳播性的變種。   澳洲研究指出,群體免疫仍然是可能的,但取決於所用疫苗的功效和接種人群的比例。   一個英國的模擬研究指出,使用非常低功效的疫苗會導致經濟勉強收支平衡,即使是在十餘年之後,因為疫苗無法控制傳染。另一方面,使用非常高效的疫苗將帶來更好的經濟效益。   接種疫苗是結束大流行的唯一途徑 隨著世界某些地區疫情的持續惡化,更多具有危險病毒突變的風險增加,這些突變具有疫苗抗性或傳染性,無法用當前的疫苗進行控制。   當流行病肆虐時,跟上突變就好似打地鼠遊戲,按了葫蘆起了瓢。   從這樣的經驗,我們得到的啟示是:要走脫離,越早接種疫苗,就將越早控制新變種的出現。       編譯來源: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05.20)、The Conversation(2021.05.19)、BBC NEWS(2021.05.14)、New York Times(2021.05.12)、BBC NEWS(2021.05.05)、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05.05)、Bloomberg(2021.05.04)、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04.15)、Microbiology Australia(2021.04.12)、THE LANCET(2021.03.18)、Daily Sabah(2021.02.04) THE LANCET(2020.12.08)、Our World in Data        
+ read more
新書介紹:倒數
2021.05.22
新書介紹:倒數
《倒數》(count down)是一本關於現代環境中化學物質如何改變人類性行為和大規模危及生育力的有力、細緻的研究和開創性的書。Shanna Swan博士承繼Rachel Carson《寂靜的春天》和Elizabeth Kolbert《第六次滅絕》等書的精神,警示現代環境如何威脅男性精子質量、改變男性和女性生殖發育,甚而危及人類的未來。   2017年,Shanna Swan博士和她的研究小組完成了一項重大研究。他們發現,在過去40年裡,西方國家男性的精子水準下降了50%以上。結果在全球掀起了衝擊波—但這僅僅是個開始。事實證明,男女性發展也在發生著廣泛的變化,現代世界正朝著不孕、不育的方向發展。   這怎麼發生、為什麼會發生?是什麼在劫持了我們的生育能力和健康?《倒數》一書揭示了Shanna Swan博士和其他研究人員對化學暴露如何影響我們的生育能力、性發展和一般健康。此書不僅是對嚴重威脅的啟發性概述,而且是防止威脅的有益指南,是一個緊迫的警鐘,一個令人愉快的閱讀,也是理解我們未來的重要工具。      
+ read more
新理論可能會徹底改變子宮內膜異位治療
2021.05.21
新理論可能會徹底改變子宮內膜異位治療
子宮內膜異位發生的原因一直有不同的說法。加拿大研究人員提出一項新理論,過去被忽視的荷爾蒙─睪丸激素,對此疾病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對於子宮內膜異位的診斷和治療可能有直接的影響,也對全球有此疾病的女性發出希望的信號。   子宮內膜異位是原本屬於子宮裡的內膜組織,跑到子宮以外部位生長所引起,通常在骨盆內,但也有到身體其他部位,可能引發疼痛、發炎和不孕,目前仍然不淸楚發病的原因。   原來是睪丸激素在作祟 這項新研究發現,與沒有子宮內膜異位的女性相比,罹患子宮內膜異位的患者在母親的子宮內時,其母親體內的睪丸激素比較少。   根據研究人員的理論,母親的低睪丸激素影響了胎兒正在發育的生殖系統,使其日後發生和子宮內膜異位症相關特徵的機率較高,包括:初經提早、短月經週期、高度發炎、改變控制排卵和月經週期的荷爾蒙數量。   這個理論説明了幾乎所有子宮內膜異位症的症狀,皆是由早期低睪丸激素所延續下來的影響,但睪丸激素時常因為被視為「男性」荷爾蒙,而被研究忽視,雖然已知其對女性也有關鍵性的影響。   加拿大Simon Fraser大學生物科學教授,也是研究的主導者B. Crespi表示,早期發育時,低睪丸激素和子宮內膜異位症有最強烈的相關,這個影響可以解釋大部分子宮內膜異位的症狀,對內膜異位症的診斷和治療有直接的意涵。   美國Arizona State University人類進化和社會改革系副教授B. Trumble 説:「研究人員一般會聚焦在女性荷爾蒙中的雌激素,而把睪丸激素視為男性荷爾蒙,但在現實中,兩者對所有人類一樣都非常重要。我要為這項研究喝采,作者們超越二元荷爾蒙的盲點,研究整個系列的類固醇激素可能對婦女健康的影響。」   Crespi説:「這個研究建立了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胎兒發育中內分泌失調,根基在發育早期的生命。同時也澄清了子宮內膜異位症和多囊卵巢症候群的關係,多囊卵巢症候群是由於產前睪丸激素過高而非過低,其原因、相關性和主要症狀和子宮內膜異位症基本上是相反的。如此一來,這個研究幇助我們翻轉對此兩種失調的了解。」   這項發現由兩篇文章發表在《進化、醫療和公共衛生》和《進化的運用》期刊。       編譯來源:Eurek Alert (2021.05.10)      
+ read more
懷孕可以接種COVID-19疫苗嗎?
2021.05.19
懷孕可以接種COVID-19疫苗嗎?
日前台灣一名20多歲女性接種COVID-19疫苗後發現懷孕,產檢無胎心音,最終接受人工流產。疫苗與死胎因果關係尚待釐清,卻也讓許多準備懷孕的女性對是否要接種疫苗心生疑慮。   究竟孕婦是否可以接種疫苗呢?先來看看現實的狀況。   懷孕期間感染COVID-19有多危險? 在武漢病毒大流行期間進行的研究表明,孕婦是COVID-19感染的高危人群。   今年四月,一項發表在《JAMA Pediatrics》期刊上的研究,對18個國家/地區2,130名孕婦進行分析,研究發現與未懷孕的女性相比,感染COVID-19孕婦的病程更為嚴重。孕婦需要重症監護的頻率是未感染孕婦的六倍,研究人員還發現染病的準媽媽及其嬰兒的死亡率更高。   因為孕婦患嚴重COVID-19的風險很高,疫苗開發商輝瑞與BioNTech於今年2月表示,他們已經開始了一項臨床試驗,以評估疫苗對孕婦的影響。   疫苗接種對母子有害嗎? 專家表示說,沒有資料顯示COVID-19疫苗對懷孕有害。    在美國,有超過10萬6千名在懷孕時接種疫苗女性,向名為「 V-Safe COVID-19疫苗懷孕登記處」的資料庫報告她們的經歷。截至5月3日,尚無完整的安全問題報告。初步的分析顯示接種疫苗的孕婦或其胎兒沒有任何安全疑慮。但是,目前這些數據仍相當有限,仍需要更多的資料與進一步地追蹤。   在美國、英國、以色列和比利時等國家,準媽媽甚至被列為疫苗接種優先者。   在法國,孕婦只能在懷孕三個月後接種COVID-19疫苗。   在德國,對於孕婦是否接種疫苗,出現莫衷一是的見解。預防接種常務委員會表示,一般不建議孕婦使用COVID-19疫苗,因為還沒有足夠的數據來支持這是否安全;但,薩克森州的疫苗接種委員會決定建議孕婦從懷孕第13週開始接種疫苗。;同時,一組婦科協會從業人員發表了一份公開聲明, 呼籲政府建議所有孕婦都應接種疫苗。    哪種疫苗合適? 目前建議只應給孕婦接種mRNA疫苗,例如BioNTech-Pfizer和莫德納提供的疫苗。   美國和以色列的大多數孕婦都已接種了mRNA疫苗,現有的研究表明該疫苗是有效且安全的。   病理學上的安全證據 全球第一項研究COVID-19疫苗對胎盤影響的結果,5月11日發表於《婦產科雜誌》。結果顯示,懷孕期間接受COVID-19疫苗的患者胎盤沒有損傷的跡象。   根據病理學助理教授J. Goldstein,胎盤就像飛機上的黑匣子,如果懷孕出了什麼問題,分析胎盤的變化可以幫助我們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去年五月,美國西北大學的研究發現,孕婦感染COVID-19病毒,其胎盤顯示出受傷的跡象(母親和子宮內嬰兒之間血液異常流動)。   4月,科學家發表了一項研究,顯示孕婦在接種疫苗後會產生抗體,並將其成功轉移至胎兒。Goldstein表示,直到嬰兒可以接種疫苗前,唯一獲得抗體的方法就是從母親那裡。       編譯來源:DW(2021.05.11)、Eurek Alert(2021.05.11)、JAMA Pediatrics(2021.04.22)、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04.21)      
+ read more
乞丐趕廟公:新冠病毒的三支箭
2021.05.18
乞丐趕廟公:新冠病毒的三支箭
武肺病毒(SARS-CoV-2)常導致死亡的嚴重症狀,被認為是患者自身的急性免疫反應所致,而不是由病毒直接造成的損害所致。因此,需要弄清楚該病毒如何在使免疫系統無法正常運轉的同時,有效地進行入侵人體。   到目前為止,解決這一問題的大多數研究都集中在特定的病毒棘蛋白(spike protein)上,對其功能的特性進行了解。近日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則是以病毒感染了細胞,然後對感染如何影響細胞中重要的生化過程(例如基因表現和蛋白質製造)進行評估。   研究結果揭示了,該病毒採用多管齊下的策略來確保快速有效的複製自己,同時避開了免疫系統的偵測。   在感染過程中,我們的細胞通常能夠識別出它們正在被入侵,然後迅速發出信號分子,向免疫系統發出警報。但是遇到武肺病毒,有些事情並不太對勁。不僅免疫反應變慢了,讓病毒能夠快速複製而不受阻礙,而且一旦這種免疫反應發生,通常變得非常嚴重,並且不是對抗病毒而是傷害自己的身體。   搶攻蛋白質製造工廠:核醣體 當細胞被病毒感染時,一系列特定的抗病毒基因就開始表現:有一些充當第一線防禦者,在細胞自身中對抗病毒,而另一些則被分泌到細胞環境中,提醒鄰近的細胞及招募免疫系統來對抗入侵者。   此時,病毒會和宿主細胞競爭搶佔細胞內的核醣體。核醣體是蛋白質製造的工廠。對於抵抗病毒或病毒而言,蛋白質的製造SARS-CoV-2是不可或缺的需求。但病毒本身缺乏核醣體,隨之而來的是兩者之間就這一寶貴資源進行的鬥爭。   SARS-COV-2如何在這場戰鬥中佔上風?─「關閉宿主」 研究人員指出,SARS-CoV-2這種病毒能夠在幾小時內依靠三種獨立但互補的策略來入侵細胞的硬體,並接管其蛋白質製造機制,同時中和細胞的內、外部抗病毒的信號傳導,延緩和模糊了免疫反應。   病毒使用的第一種策略是降低宿主細胞基因轉譯成蛋白質的能力,這意味著整體上製造的蛋白質減少;第二種策略是,主動降解宿主細胞的mRNA(mRNA是帶有從DNA到核醣體製造蛋白質的指令的分子),而其自身的mRNA仍受到保護。最後,該病毒還能夠阻止在宿主細胞核內合成的mRNA輸出到細胞質裡,在那裡它們會在核醣體上製造蛋白質。   SARS-CoV-2特有的這種三向策略,讓病毒能夠有效地執行所謂的「宿主關閉」,即病毒接管宿主細胞的蛋白質合成能力。通過這種方式,宿主細胞在感染後會,重要抗病毒基因所發出的信息,就不能急速地傳達到核醣體製造活性蛋白來抗病毒,導致我們在臨床上看到的免疫反應延遲。   好消息是,這項研究還成功地找出了SARS-CoV-2阻斷宿主關閉過程中涉及的病毒蛋白,可能為開發有效的COVID-19治療提供了新的機會。   此研究由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的Noam Stern-Ginossar博士與以色列生物、化學和環境科學研究所的Nir Paran博士和Tomer Israely博士共同組成了研究小組,研究重點在了解分子機理在SARS-CoV-2細胞水平感染的過程中發揮作用。       編譯來源:Eurek Alert(2021.05.12)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