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血辨識早產風險?
2021.08.23
驗血辨識早產風險?
根據國健署統計,台灣早產兒人數逐年攀升,從10年前的8.85%到2018年已升至10%。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研究人員最新研究發現,透過產檢期間的血液檢查將可以預測女性是否有早產的風險。   動物科學系Hanne Hoffmann助理教授表示,早產是常見的,如果能夠知道孕婦有早產風險,醫生將可以更密切地監測孕程。   過去的研究觀察到孕婦生理時鐘紊亂與早產之間存在關聯。然而,如何透過潛在的分子機制和基因來預測早產,仍有待探索。   大海撈針:找到預示早產的生物標誌 為了尋找可以預先揭示早產風險的生物標誌,Hoffmann和她的同事蒐集了157名沒有早產經歷健康孕婦的數據,其中51名後來早產。   研究人員發現早產女性在妊娠第二期時,血液中的CRY2和CLOCK基因的mRNA數值較低。CRY2和CLOCK基因是負責細胞晝夜節律的基因家族。   Hoffmann說,每個人體細胞都有自己的時鐘,可以記錄細胞內的時間。這兩個基因中較低的mRNA與較高的早產風險相關,顯示這些基因提供了何時開始分娩的訊息。   研究的下一步是確定CRY2和CLOCK基因是否來自母親、胎盤或胎兒。研究人員還想對健康女性與有較高早產風險女性的這兩個基因中的mRNA進行比較,以確定這樣的血液檢測是否對辨識早產有幫助。   「如果我們可以測量女性的mRNA數值,並在她們第二次或第三次懷孕時,告訴她們沒有早產風險,因為她們mRNA數值在正常/健康範圍內,這對過去有早產經歷的孕婦來說是一種安慰。」Hoffmann說。   研究人員還對其他基因感興趣,例如另一種稱為PER3的生物時鐘基因,結合CRY2和CLOCK的表現程度可以看出其他妊娠併發症發生的可能,如子癲前症和妊娠糖尿病。   Hoffmann說,如果能夠幫助一名原本可能早產的胎兒足月出生,那將讓我非常的興奮。         編譯來源:Eurek Alert(2021.08.03)        
+ read more
重男輕女 10年內消失470萬個女孩
2021.08.09
重男輕女 10年內消失470萬個女孩
《英國醫學期刊全球健康》發表研究指出:因為傳統文化偏愛男孩,出生性別比例失衡的國家,包含中國及印度等,即使在未來20年內多生男性的現象漸減,到2030年將會多失去470萬個女孩。到2100年,女孩出生將會再減少1百萬個。   2100年本世紀結束前,如果所有出生性別比例風險增加國家,如:奈及利亞、巴基斯坦等人口密集的國家,其出生性別比例如果也提高超過自然的比例(女:男=100:105),那麼女性將比男性少達2千2百萬人。   研究人員説,自1970年代,從南東歐到東南亞偏好男孩的幾個國家,因為產前性別的選擇扭曲了出生性別比例。這種偏好的後果是全球年輕男性過多,且多約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對整個社會和經濟影響無法想像。   在男性「過剩」的社會裡,適婚男女比例失調會導致「婚姻擠壓」,或者可能增加反社會的行為和暴力,最終都可能長遠地影響社會的穩定性和永續發展。   過高的女孩死亡率 聯合國指出,生前性別的選擇是有害的習俗,等同童婚及女性割禮。產前性別選擇,是指在篩檢顯示胎兒的性別之後,女胎通常被人工流產。先前的研究估計在1970至2017之間,因產前性別選擇,約有4千5百萬女性沒有出生,其中95%發生在中國或印度。   另外,證據顯示有些社會疏忽及歧視女孩,使得女孩死亡率高於男孩。2015年的研究發現幾十年來,消失的女性,包括過高的死亡數,正在慢慢地上升。在2010年,消失的女性高達1.26億;到2035年,預期將達1.5億。   這個研究的作者之一John Bongaarts博士表示,未來因死亡率過高而消失的女性人數,可能遠高於女性未能出生的消失人數。   如何保障女性的生命 雖然研究專家對未來出生性別比例會增加或漸趨正常,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一致認為性別平等是目標,需要採取政策監督,推動反對性別偏見的行動。   為了瞭解出生女性「消失」的嚴重性,重男輕女的國家需要監控出生性別比例;檢視在家庭和團體中,持續性別偏見背後的因素,做為政策考量;並掌握全世界未來性別結構改變所造成的影響。       編譯來源:Eurek Alert(2021.08.02)、Medical News Today(2021.08.04)        
+ read more
不再需要二選一!她們是奧運選手也是媽媽!
2021.07.25
不再需要二選一!她們是奧運選手也是媽媽!
美國短跑運動員ALLYSON FELIX與她的女兒CAMRYN   1958年秋天,美國田徑選手Wilma Rudolph為了一圓奧運夢,幾乎拋棄了年幼的女兒。為了參賽,她的孩子只能隱藏在世界之外。儘Wilma在1960年羅馬奧運上以短跑運動員的身份贏得了三面金牌,但這可能永遠不足以彌補她所失去的。面對孩子與運動生涯間的抉擇,就是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會發生的情況,尤其對於未婚生子的黑人婦女,情況更困難。   今年夏天,至少有十幾位媽媽代表美國參加東京奧運,其中包括最有成就且最著名的女運動員:例如:Allyson Felix、Alex Morgan和Diana Taurasi。當然,還有無數來自其他國家的「奧運媽媽」也將在東京為國爭取榮譽。   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人會需要向世界隱瞞自己是媽媽。恰恰相反:對於奧運媽媽來說,這一方面的成就將是她們人生中很重要的部分。她們為人母的歷程柔和地融合在運動場上:賽後,抱著她們的孩子,或牽著腳步蹣跚的幼兒,繞場一圈或是在頒獎台上合影慶祝勝利,多麼美好、溫馨的畫面。   我們正處於一個強大的時刻:女性崛起 42歲的美國沙灘排球明星Kerri Walsh Jennings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曾參加過五屆奧運,她第一次參加奧運是在2000年,贏得了三枚金牌。今年差一點就進入了第六次奧運。她說,當她開始成為職業球員時,職業運動和為人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命題。妳只有一個選擇:要嘛延後生孩子,要嘛就等到比賽結束。她說,我們正處於一個強大的時刻:女性崛起,而在這領域夠久的她正親眼目睹了這種崛起!   只要讓女性參加奧運,就會有媽媽參加奧運。1900年的巴黎奧運首次有女性參賽,美國選手Mary Abbott在女子高爾夫比賽中並列第七名,她的女兒Margaret Abbott同場獲得金牌。1948年在倫敦,30歲有兩個孩子的荷蘭田徑選手Fanny Blankers-Koen 贏得了四面田徑金牌,享譽全球,後來獲得國際田徑管理機構頒發「世紀女運動員」的稱號。   統計網站Olympedia.org列出了22名懷孕期間參加過奧運的女性,其中包括馬來西亞射手Nur Suryani Mohd Taibi,她於2012年倫敦奧運出賽時懷孕8個月。   但是,經過了幾十年,為人母才被視為女性運動員生命歷程中的一環。而社會,特別是企業,不應該將「為人母」視為女性職業生涯中的一個累贅或不利條件。   不再母性歧視 美國奧運選手:短跑運動員Allyson Felix、長跑運動員Kara Goucher和Alysia Montaño於2019年開始公開談論贊助商Nike在她們懷孕和生孩子後,減少贊助的問題。這成為一個分水嶺,其後一個個公司跟著Nike的腳步,改變了有關產假的工資和福利政策。   Goucher最近回憶道:「體育行業是一個男性主導的行業,成為母親有點被人看不起,就像『呃,太好了,她的職業生涯玩完了!』。」   美國馬拉松運動員Aliphine Tuliamuk也將於東京奧運出賽,她的女兒才近七個月大。以過去與贊助商的互動經驗,她認為因為Allyson 、Kara及Alysia說出她們的故事,改變了業界情況,使她自己成為直接受益者,也讓她可以在有孩子的情況下繼續參賽。   然而,即使對奧運媽媽的接受和支持不斷增加,一個永遠無法完全解決的問題就是事業和家庭之間的拉鋸。對於女性運動選手來說,她們作為運動員的黃金歲月幾乎與生育孩子的黃金時期完全重疊,艱難的選擇和痛苦的犧牲可能是雙重的!     編譯來源:Washington Post(2021.07.20)      
+ read more
媽媽放心!COVID疫苗不會滲入母乳
2021.07.12
媽媽放心!COVID疫苗不會滲入母乳
正在餵母乳的婦女可能會擔心接種COVID-19疫苗對嬰兒是否安全,最近一項新的研究結果應該能讓她們放心。   來自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指出,在7名母乳餵養者接種疫苗後4至48小時內收集的13份母奶樣本中,未檢測出莫德納和輝瑞疫苗的活性成分「mRNA」。   雖然還需要更大規模的試驗來完全證實這項結果,但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發現「提供了重要的早期證據,即疫苗相關的mRNA不會轉移到嬰兒身上。因此,媽媽們不必在COVID疫苗接種和母乳餵養之間做出選擇。」   這項研究回答了一個重要的安全問題,因為COVID-19疫苗在試驗階段不包括懷孕或哺乳期婦女,缺乏安全數據。   過去,正在餵母乳的母親曾接種過許多其他疫苗,但沒有證明這些疫苗有害的例子。   舊金山研究團隊指出,如果因為太小無法被檢測的微量mRNA仍進入母乳,這種物質無論如何都會被嬰兒胃腸系統分解。   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和母乳餵養醫學會都支持女性在母乳餵養期間接種疫苗。其他主要的醫療組織,包括美國婦產科學院和美國兒科學會,也支持接種疫苗的媽媽餵養母乳。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7.06)、JAMA Pediatrics(2021.07.06)      
+ read more
歐盟呼籲 確保女性人工流產的權利
2021.06.29
歐盟呼籲 確保女性人工流產的權利
歐盟於6月24日通過決議,呼籲歐盟27個成員國確保合法和安全人工流產的權利,以改善女性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   歐盟表示在COVID-19疫情下,女性取得與性/生殖健康相關醫療或服務的過程,受到很大的影響與限制,說明了疫情對女性的影響大於男性。   這項不具約束力的決議以378票對255票通過,投票前進行了激烈的辯論,議員們最終對該決議的50多項修正案進行投票。   既使合法依然受到打壓 雖然歐洲大部分地區已將人工流產合法化,但一些國家在實施上有所限制,對人工流產權利態度的分歧依然存在。   倡議人士表示,歐洲女性的人工流產權利近年來受到打壓,尤其是在波蘭,波蘭政府實際上已經禁止人工流產。   支持者認為,加強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及權利對於確保平等和尊重民主人權是必要的。反對者表示,人工流產不會改善女人的健康,生命權是根本。   歐盟議會也呼籲成員國加強定期健康檢查、改善避孕和生育治療的可近性、消除月經貧困、透過法律保障雙性人的權利、對兒童進行更好的性教育。       》》延伸閱讀:波蘭宣布因胎兒畸形而尋求人工流產違憲  爆發民眾強烈抗議     編譯來源:REUTERS(2021.06.25)      
+ read more
研究支持孕婦接種mRNA COVID-19疫苗
2021.06.26
研究支持孕婦接種mRNA COVID-19疫苗
懷孕婦女究竟能不能接種COVID-19疫苗,不只準媽媽們關心,更是社會關注的議題。上個月,台灣女人健康網曾報導,美國、英國、以色列等國家,懷孕婦女列為疫苗接種優先者;在法國,孕婦只能在懷孕三個月後接種COVID-19疫苗。而隨著研究的進展,其他國家對孕婦接種疫苗的原則有了變化。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建議 根據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指引,任何目前授權的COVID-19疫苗均可於孕期或哺乳期間施打。但建議孕婦優先考慮mRNA疫苗,因為增加血栓機率更小,且有較多安全資料。   婦產科醫學會理事長黃閔照表示,拿到媽媽手冊就能去接種疫苗。   其他國家的孕婦接種情形 紐西蘭和澳洲於近日更新COVID-19疫苗施打原則,提供懷孕婦女在任何孕期接種輝瑞疫苗(Pfizer)。   因為研究顯示,與一般人口相比,孕婦感染COVID-19發生嚴重後果的風險要高得多。此外,根據目前全球孕婦接種疫苗的報告,沒有與COVID-19疫苗相關的安全問題。   同時,懷孕期間接種疫苗也可以保護胎兒/新生兒。最新研究在臍帶血和母乳中發現mRNA疫苗抗體,意味著可經由母體對胎兒出生前後起到臨時保護的效果。這類似於在懷孕期間接種流感和百日咳疫苗,通過胎盤將抗體轉移至胎兒,也可稱「被動免疫」。   接受COVID-19疫苗的哺乳期婦女沒有安全問題,而有懷孕規劃的女性亦不需延遲接種疫苗或避免在接種疫苗後懷孕。   優先考慮孕婦 紐西蘭政府在今年3月宣布其疫苗接種計劃時,孕婦被指定為第三類優先族群。這一決策反應了當時來自國際研究的資訊,表明與其他人口群相比,患有COVID-19的孕婦更有可能住院和進入加護病房。   紐西蘭免疫諮詢中心當初的建議是,女性可以在懷孕期間的任何時間接種疫苗,但對於那些接觸風險較低的人,建議分娩之後再接種疫苗。   澳洲和紐西蘭皇家婦產科學院( RANZCOG)過去也有類似的建議,指出女性可以選擇在懷孕的任何階段接種疫苗,特別是如果屬於高風險族群。但如果社區傳播情況不嚴重,不建議進行常規的全民疫苗接種。   對孕婦接種疫苗建議的改變 那麼,三月以來發生了什麼變化呢?越來越多對懷孕期間感染COVID-19的研究發表,而孕婦接種mRNA的疫苗(如輝瑞)的實際經驗亦正在累積增加。   最初測試COVID-19疫苗安全性的臨床試驗並沒有包括孕婦,但沒有證據顯示懷孕期間接種疫苗有任何危害。   美國的疫苗試驗現在正在積極招募孕婦受試者,研究結果可望於今年年底出爐。於此同時,美國疾病管制署V-Safe COVID-19疫苗懷孕登記處持續蒐集研究懷孕期間接種疫苗的婦女及嬰兒的後續健康狀況。目前對此登記系統的研究指出,懷孕期間接種疫苗的女性出現不良妊娠和新生兒發生不良情況的機率,與疫情之前相似。   孕婦和非孕婦接種疫苗的副作用也相同,服用普拿疼(paracetamol)來控制這些副作用也是安全的。   為了回應眾多懷孕或有懷孕規劃者對以苗接種的疑慮,包括英國在內的許多國家提供了孕婦是否接種疫苗的決策輔助工具,協助做出這一重要決定。       編譯來源:The Conversation(2021.06.09)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06.17)、JAMA Network(2021.05.13)、The BMJ(2020.09.01)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