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人工流產

英國家健保局:人工流產照護服務須更符合女性需求
2019.04.18
英國家健保局:人工流產照護服務須更符合女性需求
12日英國國家健保局(NHS)的官方顧問團體-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NICE)以及英國性與再生殖健康照護學院(FSRH)共同發布了第一份人工流產諮詢指引的草案,建議健康照護服務的專業人員、委員與提供者,應該提供更符合女性需求的人工流產服務。   更符合女性真實需求與處境的人工流產服務 指引指出,女性有權利獲得符合她們需求的人工流產程序,讓她們接受及時的評估及治療,可以在一週內預約諮詢會面,諮詢結束一週後接受人工流產。   同時,所有相關服務都應接受女性可自行判斷後尋求醫療的選項,而不是期待女性一定要先經過全科醫師的診斷這一步驟,這個情形在英國部分醫院仍然存在。而這個建議並不違反現今英國女性仍須有兩位醫師的診斷允許才可進行人工流產的規定。   所有服務也必須讓女性可以選擇要使用手術或服藥終止妊娠,若無法同時提供兩種方式供選擇,則應轉介女性至其他服務。   指引也回應了英國去年針對人工流產規定的改變,提到需讓懷孕10周以內要進行藥物人工流產的婦女可以在家中服用第二顆藥,以避免她們因從醫院回家的路程而發生流產的危險。   涵蓋避孕照護於服務中 並積極訓練專業人力 共同草擬指引的英國性與再生殖健康照護學院提到,在過去十年間,英國30歲以上女性人工流產的比率增加,可能反映出避孕的需求未被滿足,因此人工流產的服務須涵蓋高品質的避孕照護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需要,相關人員應與婦女討論不同的避孕方式,並且要能提供她們被臨床證實適當的方法。   為了要落實指引建議內容,需要訓練有技術跨領域的團隊人力,提供最佳且不具汙名化的人工流產照護服務,英國性與再生殖健康照護學院及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都支持應極大化護理人員及助產士在提供人工流產服務上面的角色。     編譯來源:BBC News(2019.04.12)、FSRH(2019.04.12)        
+ read more
人工流產不再是犯罪!南韓66年墮胎禁令將走入歷史
2019.04.12
人工流產不再是犯罪!南韓66年墮胎禁令將走入歷史
南韓現行《刑法》規定墮胎為犯罪行為,墮胎的孕婦及醫師都將面臨刑責南韓憲法法院11日做出歷史性判決,以7票贊成、2票反對的比數,裁定該國實施長達66年歷史的墮胎罪違憲。法官在違憲裁決中指出,現行墮胎罪過度侵犯孕婦自主權,要求國會在2020年底前修訂相關法規,否則墮胎禁令將自動廢止。   孕婦、醫師都要受罰 墮胎成為「不能說的秘密」 南韓1953年生效的《刑法》第269條「自願墮胎罪」規定,墮胎的孕婦將面臨200萬韓元(新台幣約5萬4千元)罰金和一年刑期,在孕婦同意下實施墮胎手術的醫師則違反《刑法》第270條「協助墮胎罪」,最高可能遭判處2年徒刑。孕婦只有在遭到性侵懷孕、胎兒嚴重異常使母體健康受危害等特殊狀況下,才得以合法終止妊娠。   雖然實務上只有少數孕婦與醫師遭法院定罪,但由於南韓近年來少子化問題嚴重,生育率在全球排名倒數,政府甚至將墮胎描述為「不愛國」的行為,矢言要嚴厲打擊墮胎,南韓法務部此前更為墮胎禁令辯護,稱「保護胎兒生命權是國家的責任」。憲法法院的判決將身體自主權交還女性手中,也為南韓的性別平權運動立下里程碑。   由於法律將墮胎行為視為犯罪,許多孕婦走投無路下只能遠赴海外墮胎、私下找密醫實施手術,甚至在網路上自行購買非法墮胎藥,鋌而走險的後果反而衍生更多後遺症。也有許多醫師為了產婦健康安全著想,冒著違法風險實施人工流產手術。一名婦產科醫師因實施墮胎手術遭提起公訴,因此於2017年2月提出違憲審查訴訟,這名動過70多次人工流產手術的醫師認為,現行法律脫離現實,侵犯了孕婦的自主權與健康。   女性自主VS.胎兒生命權 南韓憲法法院在2012年就曾針對墮胎罪進行違憲審查,結果贊成、反對各佔4票,未能取得共識。憲法法院現任9位大法官之中,只有2名女性,要通過釋憲判決、推翻現行法規則至少須經過6名法官同意。根據《韓聯社》報導,7位法官認為,墮胎罪相關法條「片面地將保護胎兒生命放在絕對優先位置」,以此限制孕婦的自決權,違反比例原則,裁定相關法條違憲。其餘2名法官則認為,墮胎罪雖然使孕婦的自決權上受限,但與保護胎兒生命權的重大公益相比,受限程度並無違反比例原則。   南韓健康與社會事務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Social Affairs)今年的民調結果顯示,年齡在15至44歲的受訪女性中,有高達4分之3民眾認為現行墮胎罪不合理,更有20%受訪女性表示曾在違法現狀下墮胎。曾經違法接受人工流產手術的金慶熙(Kim Kyung-hee,音譯)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扼殺新生命讓我充滿罪惡感,而墮胎是犯罪行為的事實令我的心情更無法承受。」金慶熙認為,墮胎罪相關法條對女性相當不公,「懷孕並不是由女性一個人造成的,但卻只有女性要因為墮胎付出法律上的代價。」   墮胎除罪化運動面臨宗教勢力反撲 南韓有近3成人口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因此儘管墮胎除罪化的呼聲逐漸高漲,2017年超過20萬民眾向青瓦臺請願,連署廢除嚴格的墮胎禁令,南韓政府當時回應將深入研究此議題,卻也面臨保守宗教勢力的反撲,許多宗教團體與美國的「支持胎兒生命權」(pro-life)反墮胎運動合流,力挺現行墮胎禁令,甚至設置熱線鼓勵民眾檢舉實施墮胎受術的醫師。   正反陣營11日齊聚憲法法院外,各自表達立場,等候判決結果出爐,支持墮胎除罪化的洪妍姬(音譯,Hong Yeon-ji)告訴CNN,有許多男性以向警方報案要脅,向女性伴侶勒索金錢的案例,「現行法律遭男性濫用,因為只有動手術的女性及醫師會被懲罰。」反對墮胎的示威者則舉著「墮胎就是謀殺」的標語牌表示抗議。   根據南韓保健福祉部的統計,2018年約有5萬名女性違法進行墮胎,但許多醫師認為,加上不敢通報的「黑數」後,墮胎的實際數量恐怕是官方統計數字的10倍。雖然憲法法院的判決形同宣告墮胎除罪化,但懷孕超過20周後的墮胎行為未來仍遭法律禁止。我國《刑法》第288條同樣有墮胎罪規定,孕婦墮胎者可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但孕婦得依《優生保健法》施行人工流產手術。   報導轉載自風傳媒2019.04.11  
+ read more
猶豫是否人工流產的女性  渴望聲音被聽見
2019.04.01
猶豫是否人工流產的女性 渴望聲音被聽見
近半數的懷孕是在非預期的狀況下發生,在挪威,2017年全國共有12,733個人工流產數,同年的活產數為56,600個。挪威科學與科技大學助理教授Marianne Kjelsvik在進行博士工作期間,訪問13名18到36歲的女性,她們都曾經到醫院要進行人工流產,但在那個當下對這個決定非常猶豫,後來又再回家考慮,約有10-20%的女性曾有這樣的狀況。   不談論人工流產的禁忌 讓女性感覺孤單 Kjelsvik提到,這些女性都非常小心選擇她們可以一起討論人工流產的對象,有些人沒有和讓她們懷孕的男人提起過這件事,她們會上網去看一些和她們有相同處境的故事。   當被問及是否有什麼對象她們曾經想找,但卻很猶豫的,有一些女性的回答是她們的媽媽,而其中真的有和媽媽聊過的,有些媽媽本身也曾人工流產過。Kjelsvik表示,當這件事被認為是個秘密,甚至是和身邊很親近的人也無法討論,這說明了女人是如何會感覺到孤單。   介於中間還在遲疑的聲音未被聽見 在理想的狀況之下,一個女人如果想要人工流產應該會對自己的選擇非常堅定,可是常常事實並非如此。她們會發現自己身在一個不利於擁有小孩的處境中,但同時又感覺要去經歷人工流產是非常困難的,最後常是在醫院才作出最後的決定。Kjelsvik發現,人工流產的爭議中我們看不見女性在面對要做人工流產或是繼續懷孕生產這中間的聲音。   宗教常在爭議中被提及,但這個研究中的女性有她們自己的價值觀,當談論她們的價值觀時,宗教從未出現過,反而她們關心的是她們的決定會牽涉到一個人的一生,以及思考是否要過一個擁有小孩的人生。每個人對人工流產都有意見,但對面臨兩難的女性來說,要決定對或錯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期待醫療人員能傾聽她們 這13名女性是從挪威全國6家不同的醫院所招募參與研究。她們都表示在醫院時接受了很好的照顧,感到受尊重,但同時她們也希望醫院人員能以更好的方式處理她們所提出的懷疑,這裡所指的不是給予她們建議方面,而是能夠聆聽她們的聲音,她們非常需要有人可以說說話,有人可以告訴她們這對她們來說是如何困難。相反地,醫院人員對於不以任何方式去評斷或影響這些女性這點則是都非常小心。   Kjelsvik表示,醫院人員都非常忙碌,有幾位提到他們沒有接受過要如何處理女性提出懷疑的相關訓練,如果一天當中有許多這樣的狀況發生,他們的工作可能會亂成一團,因此她認為,需要有更多的時間安排會面機會給這些女性,而且不應由個別護士提供協助。當女性能有自信做出對的決定,這對每個人都是有益處的。   要避免出現批判的態度或影響女性的決定,Kjelsvik建議可以使用一些開放性的問題,像是「要做出這個人工流產的決定,你的感覺是怎麼樣?」,這樣的問題所釋放的訊息會是關心而非批判。   下最後決定後心中的懷疑仍未消失 即使已經下定決心,有些女性心中還是會有懷疑。Kjelsvik在這些女性做出決定後的4周和12周後進行追蹤訪談,發現她們心中還是會有一些不確定感。選擇繼續懷孕到最後的女性中,有一些會因為她們不喜歡懷孕過程且擔心自己是不是會愛小孩而感到困擾,當初考慮人工流產的原因依舊也還是沒有消失。而一些選擇進行流產的女性,後來則又覺得她們其實可以度過懷孕的過程。   禁忌逐漸式微 但個人的決定還是很私密的 挪威國家醫藥與健康研究倫理委員會副主席Berge Solberg教授認為,會對在人工流產問題上加入外界的看法抱持懷疑論的原因有很多。他說,我們目前正看到一個去迷思及去禁忌的人工流產,有愈來愈多的人會跳出來以鮮明強烈的立場談論它,但即使有很多社會討論在進行,這個議題對真正身在其中的女性來說還是很私密的,對於決定要不要拿出來討論還是會非常小心。   挪威人工流產法律規定 近期「減胎」引發爭議 挪威的人工流產法案在經過一大段爭取婦女權益的歷史戰役後才誕生,立基在女性可以掌控自己身體的概念上。法案規定在懷孕12周結束之前,女性擁有自主決定人工流產的權利,12周之後將會有專家小組針對女性利益和胎兒生命權做出衡量與決定,而往往兩者會出現利益衝突,在大多數案例中女性的觀點並不太被尊重。同時愈靠近預產期會被准予人工流產的條件會愈加嚴格。在挪威,胎兒在出生之前是不具法律地位,出生時才會被認可具有完整人的尊嚴。   近期挪威出現減胎的爭議,也就是懷雙胞胎的女性可以做人工流產取出其中一個胎兒,由於挪威司法公安部解釋人工流產法案的完全女性自決概念可以適用於這些案例中,引發其他保守勢力的反對,要聯合排除自決減胎的可能性,並凍結人工流產法案及生物科技法案。   無論立法如何改變 人工流產比率仍不變 Solberg教授指出,無論立法如何改變,人工流產的實際狀況在各個國家都非常一致,不久前愛爾蘭才廢除一項人工流產的禁令,之前那個禁令所造成的結果就是許多有人工流產需求的愛爾蘭女性被迫得旅行到英格蘭接受手術,由此可知,不管立法如何改變,都不會影響女性的選擇,愈嚴格的禁止只會導致更多危險的人工流產行為,讓更多女性因此受害而已,而不安全的人工流產已是現今主要的全球健康問題。     編譯來源: Eurekalert(2019.03.20)        
+ read more
別再只針對女性!流產和精子健康也有關!
2019.02.12
別再只針對女性!流產和精子健康也有關!
一項新的研究指出,多次流產可能與男性精子品質不良有關。   復發性流產被定義為連續三次妊娠20週之前流產。直到最近,復發性流產被認為是由母親的健康問題引起,例如感染或免疫問題。   不過,醫學家現在意識到精子健康也可能有關。研究作者Jayasena博士表示,傳統上醫生在尋找復發性流產的原因時,一直關注女性,而未分析男性的健康狀況,即精子的健康。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精子健康也可能決定了懷孕的健康狀況。   這份研究指出,相較於那些伴侶沒有流產的男性,伴侶有復發性流產的男性的精子DNA受損程度較高。研究希望這些研究結果可以為尋找治療方法開闢新的途徑,以減少流產的風險。   發現伴侶雙方都可能導致復發性流產,將有助更清楚地看到問題並開始尋找能確保懷孕的方法,進而生產健康的嬰兒。   研究怎麼做的 科學家們分析了50名伴侶曾經連續流產三次的男性與60名伴侶沒有流產過的男性的精子健康狀況並進行比較。   研究分析顯示,相較於對照組,伴侶有復發性流產的男性的精子DNA損傷程度是其兩倍。研究認為這種DNA損傷可能是由所謂的「活性氧化物(或稱自由基reactive oxygen species)」引發的。   精液含有由精子細胞形成的分子,可以保護精子免於細菌和感染。不過,當分子的濃度高到一定程度,分子會對精子細胞造成嚴重損害。而這份研究的結果顯示,伴侶有復發性流產的男性的精子的「活性氧化物」含量是對照組的四倍。   研究團隊正在研究可能觸發高含量的「活性氧化物」的原因。   Jayasena博士表示,雖然研究中的男性都沒有任何持續感染,但是在產生精液的前列腺中可能存在過去感染留下來的細菌。這可能產生永久性高含量的「活性氧化物」。   此外,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肥胖會降低精子的健康,而這可能是因為高體脂會增加「活性氧化物」之故。因此,研究團隊正在分析研究的50名男性的代謝健康狀況,並評估其體重和膽固醇水平。這些男性的年齡比伴侶沒有流產的男性略大,前者平均年齡為37歲,後者為30歲,並且略微超重。該團隊正在調查這些因素是否可能影響活性氧的含量。   Jayasena博士總結,儘管這是一項小型研究,但它為我們提供了線索。如果我們在進一步的工作中證實精液中高含量的活性氧化物會增加流產的風險,我們可以嘗試開發降低這些含量的治療方法,增加健康懷孕的機會。     編譯來源:Eurekalert(2019.01.04)          
+ read more
青少女人工流產由法院判准,好嗎?
2018.10.04
青少女人工流產由法院判准,好嗎?
根據一項新的研究報告,18歲以下未獲父母同意、試圖走法律途徑,由法官判准人工流產的青少女,經常會遇到一連串羞辱、負擔和不可預測的障礙。   目前,美國有37個州要求未成年接受人工流產要獲得父母同意,台灣也是如此。此份研究是德州人工流產政策評估的一部分,這是第一個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走司法途徑經歷的研究。研究指出,司法途徑的過程是另一種對青少女的懲罰形式。   研究人員對20名年齡在16-19歲之間的青少女進行了採訪,了解他們試圖獲得合法人工流產的經歷。受訪者在上法庭時年齡為16-17歲。許多人經歷過家庭創傷,如藥物濫用等不良童年經歷,他們也擔憂若告訴父母他們決定尋求人工流產會有安全疑慮。   不友善的司法環境 當他們開始司法過程,他們面臨更多的障礙。單單是要抵達到法院的交通有時就很困難。而當他們進入法院時,他們面臨著經常無法預測的狀況,如:被坐在房間裡的刑事被告嚇到等。有時,法官會要求受訪者提供詳細的性史,受訪者必須在多名法庭工作人員在場下進行解釋,其中還包括一名記錄聽證會的法庭記者。   意識形態的偏頗 每位青少女都獲得法院指定的訴訟監護人,其角色是以青少女的最佳利益行事。受訪者中有四位的訴訟監護人是教堂的牧師或執事。一位受訪者回憶起她的訴訟監護人告訴她,人工流產從來不是正確選擇,並且該位訴訟監護人還將收養機構的工作人員帶到法庭,違反受訪者的匿名性,並讓她受到更多批判。   研究人員發現,一些法官並沒有掩飾他們個人不贊成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的決定。有時他們完全否決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的請求。一些法官和訴訟監護人根據他們個人對人工流產的看法來判定。多名受訪者在描述聽審過程時哭泣,並表示他們即使在事過數月後仍會想起這些事。   懲罰性的過程 研究人員指出,這個過程本身就像是因為性行為、懷孕和想要人工流產而受到懲罰。支持父母或司法應參與青少女尋求人工流產過程的人聲稱,他們保護青少女免受人工流產所帶來的負面情緒後果,但研究結果顯示,司法過程本身會因過程中的不可預測性、羞辱和羞恥而導致情緒傷害。   Coleman-Minahan表示,德州正在發生這種情況,意味著可能也會發生在具有類似法律的州。在考慮強制父母和司法參與前應權衡所有這些調查結果,各國應該考慮聲稱要保護青少女而制定的政策的實際後果。   編譯來源:Eurekalert(2018.09.05)        
+ read more
英國宣布2019年起女性可於家中服用人工流產藥
2018.08.31
英國宣布2019年起女性可於家中服用人工流產藥
在英國醫團呼籲下,英國政府於8月25日宣布,依循蘇格蘭和威爾士的決定,英國女性也將首次獲准在家中服用人工流產藥。   英國政府表示,新法規定將於年底生效,女性能夠「在安全且熟悉的家中服用兩種早期人工流產藥中的第二種misoprostol」。   目前,在懷孕前10週內終止妊娠的婦女必須在診所服用兩種藥:mifepristone和misoprostol,兩種藥服用時間需間隔24至48小時。   英國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目前的規定意味著女性必須前往診所兩次才能完整服用人工流產藥,然後回家完成終止妊娠,這對女性來說可能很難辦到,而且經常會感到不舒服或痛苦。在某些情況下,女性可能尚未到家前就開始流產。該聲明稱,政府將與皇家婦產科學院等機構合作,指導醫療專業人員提供患者在家服藥的選擇。   英國皇家婦產科學院院長Lesley Regan表示:這改變是「女性醫療保健的重要一步」。這種簡單、實用的措施將為女性提供更多選擇,是我們能給予她們最富有同情心的照顧,這將避免婦女在從診所或醫院的回家途中經歷出血和疼痛的痛苦和尷尬。   不過,「保護未出生兒童協會」批評了這一政策,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此舉「輕忽了人工流產的嚴重性」。該組織表示,人工流產藥會讓女性經歷可怕的情感和身體上的磨難,人工流產藥的廠商推動婦女在沒有醫療監督的情況下在自己的家中服藥的做法,說明了他們對待婦女福祉的傲慢態度。   「保護未出生兒童協會」對蘇格蘭政府允許女性在家中服用人工流產藥的決定提出了司法審查,8月15日法官Lady Wise宣布審查結果:蘇格蘭政府認同女性的家可以是終止妊娠程序一環的場所,這樣的決定具有合法性。法官進一步表示,一般而言患者在家自行服藥仍然是在被醫師治療。   英國衛生與社會關懷部強調,尋求早期人工流產的女性仍然會被提供常規檢查,並且仍可以依照她們的選擇在診所服用人工流產藥。   自1967年以來,英國、蘇格蘭和威爾士已經讓人工流產合法,但在北愛爾蘭大多數情況的人工流產仍然違法。不過,2018年5月,愛爾蘭共和黨以壓倒性投票結果,廢除了世界上限制性較強的人工流產禁令之一。政府承諾在年底前通過立法,允許12周內不受限制的終止妊娠。   編譯來源:New York Times(2018.08.25)、The Guardian(2018.08.15)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