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健康

孕期到底能否服用普拿疼?
2021.10.18
孕期到底能否服用普拿疼?
含有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成分的止痛或退燒藥,是孕婦可服用最安全的止痛藥之一,但最近因為其對胎兒可能有不好的潛在影響,而受到檢視。   今年9月, 91位科學家、醫師和公共衛生專業人員簽署共識聲明指出,乙醯胺酚會干擾內分泌,懷孕期服用可能影響胎兒的神經、泌尿和生殖系統的發育。聲明警示妊娠期間使用含有乙醯胺酚成分的止痛劑應特別謹慎。   發表共識的Bauer團隊寫到:「共識聲明是呼籲優先進行研究,將有實證的醫學指引提供給服用乙醯胺酚的孕婦。其目的在讓婦女自覺,做有知情的決定。我們認識到自身專業和社會的責任,考慮到不行動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因此,即使面對不確定性也作此聲明。」   Bauer團隊建議若非醫療需要,不要使用乙醯胺酚。而長期使用前,需諮詢醫師或藥劑師,在可能的最短時間,用最低劑量來減低風險。   然而很多專家説這個「共識」並非真的共識,且可能傳送錯誤的訊息給需要服用普拿疼類藥物的患者。專家們質疑此評論中的有限證據,而需要的人,則缺少其他可選擇的藥物。   懷孕的困境:沒有其他安全藥物的選擇   我們已知在懷孕的早期和晚期服用非類固醇消炎藥,如阿斯匹靈或布洛芬以及鴉片類藥物,會對胎兒造成風險。   去年美國食藥署警示妊娠20週之後不要服用非類固醇消炎藥,指出證據可能引起羊水少及胎兒腎臟的問題;而在懷孕30週以後服用這些藥物,也和胎兒心臟問題相關。   2017年傳染病中心的研究員發現妊娠第一期服用非類固醇消炎藥或鴉片藥物的婦女,和使用乙醯胺酚的孕婦比較,嬰兒裂腹畸形、唇腭裂、脊柱裂和先天性心臟病的風險提高,因此,警告妊娠第一期不可服用非類固醇消炎藥和鴉片藥物。   哈佛醫學院附屬布萊根婦女醫院產科醫學專家Katie Gray説:「我不認為應該告訴孕婦們,沒有可以安全服用的止痛藥,忍耐就好了。我不認為那對病人的照顧是恰當的。」   不同的立場   婦產科醫師們認為這個共識評論中的資料,大多是回顧性的。在這種觀察研究中,很難將兒童神經或生殖失調歸於單一原因,因此,不應該大幅改變臨床治療。   再者,評論中許多的研究皆依賴自我陳述的資料,可能導致對乙醯胺酚的使用和發展的關聯,有過多或不足的評估。   婦產科醫學會,包括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 (ACOG) 和母胎醫學會 (SMFM),已發表聲明繼續鼓勵孕婦生病時可安全服用乙醯胺酚。       編譯來源:MEDPAGE TODAY (2021.10.11)      
+ read more
美國各地成千上萬人 為人工流產權利走上街頭
2021.10.06
美國各地成千上萬人 為人工流產權利走上街頭
成千上萬的人在美國 50 個州舉行遊行,以支持人工流產權利。   他們反對德州的一項新法律,該法律嚴重限制了該州女性的人工流產選擇。   全國支持選擇權的支持者擔心此憲法賦予的人工流產權利可能會被收回。   12月1日最高法院將審理密西西比州禁止15 週後人工流產禁令的爭議。它可能推翻1973年讓全國人工流產合法化的Roe v Wade 案的決定。   在華盛頓特區,示威者舉著「讓人工流產合法」等標語遊行到最高法院大樓。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集會的開始被反示威者多次打斷。一名男子喊道,「嬰兒的鮮血就在你手上!」,但他被人群的歌聲和掌聲淹沒了。一位參加遊行的婦女說,她在那裡支持婦女的選擇權。   這些全國各地遊行的幕後推手是一年一度的婦女大遊行(WOMEN’S MARCH),其第一次抗議遊行在 2017 年前總統川普就職典禮後的第二天,吸引了數百萬人。   婦女大遊行的理事Rachel Carmona 說,對於全國各地的人們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時刻。我們中的許多人從小就認為人工流產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合法和可以接受的。看到真正的風險,讓我們在這一刻覺醒。   在紐約州, Kathy Hochul 州長在兩個遊行集會上發表演說:「我厭倦了不得不為人工流產權而抗爭,這是國家的既定法律,你們不會立即從我們這裡拿走它,現在不會,永遠也不會!」。   另一場集會在德州奧斯汀舉行,該州立法機構於 9 月 1 日頒布了一項法律 ─《心跳法案》,禁止在檢測到胎兒心跳後,也就是懷孕的第6週後終止妊娠。該法令賦予任何個人可以提告在6週後進行人工流產的醫生。支持者說它的目的是保護未出生的孩子。   在其他幾個共和黨主控的州,政客正在考慮類似的限制。   人權組織要求最高法院阻止德克薩斯州的法律,但法官們以 5-4 的比分裁定不批准。       編譯來源:BBC(2021.10.04)      
+ read more
童年減重 可預防未來的不孕症
2021.10.04
童年減重 可預防未來的不孕症
肥胖與男性和女性的生育問題有關。   一項初步研究顯示,肥胖男孩減重可能會避免成年後的生育問題。   即使是短期的體重減輕也可能部分逆轉因過重相關引起的生殖功能改變。   這些研究結果強調需要將兒童肥胖視為未來生育問題的一個因素。   在台灣,根據國民健康署2019年八月公布之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顯示,兒童及青少年約有1/4人口有過重或肥胖問題,其中過重加上肥胖的盛行率 7-12 歲的男孩為 32% , 13-15 歲為 27.7% 。   我們應該對兒童肥胖進行早期管理,以扭轉這些傷害、幫助預防未來的生殖問題以及降低其他疾病的風險。   減重影響生殖健康的標記物 在這項研究中,法國昂熱大學醫院的 Solène Rerat 博士及其同事研究了 34 名 10 至 18 歲男孩為期 12 周的減重計劃,以瞭解減重如何影響生殖健康和新陳代謝的標記物。   研究人員發現,在三個月的時間裡,這些男孩體重減輕,而胰島素和睾丸激素濃度提高。還有跡象顯示,因肥胖而改變的睾丸間質細胞(Leydig cells)發生了轉變。而間質細胞正是生育能力的指標。   此研究僅評估了經過 12 周治療教育計劃後對少數肥胖男孩的影響,需要進行更長時間追蹤的進一步研究,以幫助全面研究減輕體重對生殖功能的影響。   研究結果於9月23日在歐洲兒科內分泌學會的年會上公佈。在醫學會議上提出的研究結果應被視為初步結果,直到發表在同行評審期刊上。       編譯來源:HealthDay(2021.09.24)      
+ read more
孕婦服用退燒藥有風險?
2021.09.28
孕婦服用退燒藥有風險?
一份將近100位醫師和科學家共同簽署的聲明指出,懷孕時服用含有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成分的止痛劑或退燒藥可能影響胎兒成長,包括在子宮內產生神經和生殖發育的問題。   乙醯胺酚是一種止痛退燒的成分,用在數百種藥物中,包括處方藥及指示用藥。例如在台灣市面上的普拿疼、百寧痛或立停疼等,推估全世界有超過一半的孕婦使用這個藥物。   91位來自澳洲、巴西、加拿大、歐洲、以色列、蘇格蘭、英國和美國等國的科學家、公共衛生專家、臨床專家簽署的共同聲明表示,即使獲得醫生的使用指示,孕婦也應該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使用最低的劑量來減少接觸。   這份聲明不是健康指南,而是敦促醫療保健提供者和衛生主管機關採取行動。   從既有研究得到的結論 這份聲明由13名研究人員檢視了過去25年間(1995年至2020年10月),使用老鼠、人類和實驗室研究的醫學文獻。其中大部分的結果顯示,懷孕時一次性使用乙醯胺酚的風險,相對溫和。然而,重覆使用,再加上更高的劑量,風險則增加。   研究人員提出可能影響胎兒發展的三個關鍵點:神經、生殖和泌尿生殖。乙醯胺酚是一種內分泌干擾素,它會干擾身體化學物和荷爾蒙的分佈,對胎兒健康的發展很重要。   再加上目前進行的許多相關研究有類似結論,因此,研究團隊呼籲臨床專家和衛生主管機關改變懷孕服用乙醯胺酚的指引。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有不一樣的意見 研究團隊亦要求婦產科協會檢視此項研究,更新指引。但美國婦產科醫學會認為,目前的研究並未有清楚證據證明懷孕期間,謹慎服用乙醯胺酚和胎兒成長問題有直接關聯。除非有前瞻性的確切研究,否則醫師不應改變其臨床實務操作。   美國婦產科醫學會副執行長Christopher Zaharia在聲明中表示,「這些研究作者的建議和目前婦產科醫師們依臨床狀況給予乙醯胺酚處方並沒有不同,最重要的是乙醯胺酚有很多益處,病人不應被嚇跑。所有懷孕時服用的任何藥物都必須適量,並且應先諮詢醫師。」   關於孕婦用藥的研究很少 目前仍未知乙醯胺酚劑量要多少才算超標,因為在人體上的研究通常無法準確地掌握孕婦服用的劑量和頻率,或是在哪個懷孕階段服用。   乙醯胺酚的藥品長久以來被視為安全,可治療嬰兒和兒童發燒和疼痛,但美國食藥署並未警示泰諾(Tylenol)在懷孕期間使用是有風險的。   美國食藥署曾在2015年的藥物安全通訊中的建議,曾經檢視過懷孕期間服用乙醯胺酚的風險。食藥署發言人説:「懷孕期間,服用乙醯胺酚的益處和風險應該審慎考慮,孕婦服用任何藥物前應該和專家討論。食藥署會繼續監督審查懷孕期間乙醯胺酚的使用,若有新的安全資訊,會公諸大衆。」   2020年美國食藥署警告非類固醇抗炎藥物,如布洛芬,在懷孕第二期相關的風險。這些藥物被排除後,懷孕第二期的病人遇到發燒和疼痛就無藥物可服。       編譯來源:STAT NEWS(2021.09.23)、CNN HEALTH(2021.09.23)    
+ read more
疫情讓許多女人放棄生小孩
2021.09.24
疫情讓許多女人放棄生小孩
認為疫情可以提升生育率的想法,果然太樂觀,武漢肺炎疫情讓女性對生育孩子多有考慮。   一項新的研究顯示,武漢肺炎大流行開始之前,美國紐約嘗試再次懷孕的母親中,將近一半在疫情爆發後的頭幾個月就停止嘗試。而在疫情之前,一直考慮懷孕但尚未開始嘗試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表示不再考慮。   這項來自美國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的研究,在2020年4月中開始對紐約市1,179位母親進行的調查,這是第一個於紐約首波COVID-19爆發期間調查女性懷孕計劃的研究。   研究主要作者Linda Kahn博士表示:「研究結果顯示,最初的COVID-19疫情爆發似乎讓女性在擴大家庭規模時三思而後行,有些人減少了她們計畫生育的孩子數量......這是疫情潛在長期影響的另一個例子,超出了更明顯的健康和經濟影響。」   Kahn博士補充,隨著女性年齡的增長,懷孕變得風險更大,也變得更難。因此疫情導致的懷孕延遲可能會讓母親和孩子的健康風險增加,以及需要昂貴的生育治療。   Kahn博士指出,研究中的所有女性都至少有一個3歲或以下的孩子。因此,在紐約市爆發疫情高峰和隨後的封城期間照顧幼兒的挑戰可能也是他們不願再生育孩子的原因。   已有研究指出COVID-19疫情期間美國的出生率下降。而最近的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的出生人數比專家所預期的減少了大約30萬,尤其是在11月及12月,這與3月份疫情爆發初期的受孕人數減少相吻合。然而,到目前為止,很少有研究探討個別父母決定推遲懷孕的根本原因。   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研究結果表明,可能需要額外的財政支持來解決生育率的持續下降。       編譯來源:Eurek Alert(2021.09.15)、JAMA Network Open(2021.09.15)      
+ read more
人的生命何時開始是政治問題 不是生物學問題
2021.09.20
人的生命何時開始是政治問題 不是生物學問題
2021年9月1日美國德州一項幾乎禁止所有人工流產的法律生效,嚴重限制了該州女性人工流產的權利。   但在美國,反人工流產運動的目標不僅限於德州,反對陣營更將賭注押在預計於今年秋天在美國最高法院進行辯論的案件: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   在這個案子裡,密西西比州要求最高法院就「在胎兒具有子宮外存活力之前,施行選擇性人工流產的任何禁令」進行釋憲,企圖推翻1973年羅素韋德案(Roe v. Wade)確立的裁決意義—美國憲法保障女性有人工流產權利。   在該案中,最近提交的一份法庭之友文件(amicus brief)聲稱,生物學——亦即生物學家——可以判斷人類生命何時開始。該文件接著指出,絕大多數生物學家都同意人類生命的開始是在胎兒發育的某一個特定點。   這些說法都不是真的。   科學的角色 反對人工流產的陣營知道,美國人在「人工流產」和「保護生命」方面有著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和宗教信仰。因此,他們企圖以「科學」作為任何關於人工流產合憲性討論的絕對標準,設定人類生命的定義,如此將不會受到任何反駁。   雖然可能是出於善意,但這種對科學權威和證據的訴求,而不是人們價值觀的討論是錯誤的推理。已故的Bernard Williams等哲學家早就指出,要了解什麼是人類,需要超越生物學。科學家們無法指出,什麼時候一個受精卵或胚胎或胎兒成為一個人。   在此份密西西比州案中,向最高法院提交的法庭之友簡報來自芝加哥大學研究生Steven Andrew Jacobs,這是他基於一項過程很有問題的研究所提出,而他現在企圖將之納入公共記錄以影響美國法律。   首先,Jacobs通過在Amazon Mechanical Turk 眾包市場(crowdsourcing marketplace)上尋找潛在參與者,並對所有2,979名同意參與的受訪者,進行了一項據稱能代表所有美國人的調查。他發現這些受訪者中的大多數人,相信生物學家而不是其他人(包括宗教領袖、選民、哲學家和最高法院法官)來決定人類生命的開始。   然後,他向62,469名他篩選出來的生物學家另外作了一份問卷調查。問卷調查提供了「人類生命何時開始」的多種選擇。他收到了5,502條回覆,95%的受訪者表示,生命始於受精那一刻,也就是當精子和卵子融合形成單細胞受精卵。   該結果的調查方法不當,也不具有任何統計或科學意義。這就如同對100人詢問他們最喜歡的運動,發現只有37名足球迷願意回答,然後宣布100%的美國人熱愛足球。   最後,在這6萬多名生物學家中,只有70人支持Jacobs的法律論點,竟然足以連署提出法庭之友簡報,成為案件的伴隨論點。也只能這樣了,因為關於人類生命何時真正開始的問題既沒有科學共識,也沒有一致認為生物學家可以用他們的科學來回答這個問題。   幾種可能的選擇 Howard A. Schneiderman生物學名譽教授Scott Gilbert是發育生物學標準教科書的作者。他已經指出了多達五個人類的發展階段,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都可以是人類生命的合理起點。正如目前科學所知,生物學可以區分這些階段,但無法確定生命開始於這些階段中的哪一個。   這五個階段中的第一個是在輸卵管中受精,形成擁有完整人類遺傳物質的受精卵(zygote)。但幾乎每個人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包含著那個人的完整DNA序列。如果僅靠遺傳物質就可以造就一個潛在的人類,那麼當我們日常脫落皮膚細胞時,我們正在切斷潛在的人類。   第二個合理的階段稱為原腸胚形成(gastrulation),大約發生在受精後兩週。那時,胚胎失去了形成同卵雙胞胎、三胞胎或多胞胎的能力。因此,胚胎成為生物個體,但不一定是人類個體。   第三個可能的階段是在懷孕24至27週時,胎兒的大腦中會出現人類特有的腦電波模式。這種模式的消失是人類死亡法律標準的一部分;通過對稱性,它的出現或許可以被視為人類生命的開始。   第四個可能的階段,即是在羅素韋德案中美國合法化人工流產所採用的階段,也就是生存能力:當胎兒可透過醫療技術的幫助在子宮外存活時。根據現有的醫學技術,大約在24週時可達到該階段。   最後一種可能性是出生本身。   總而言之,生物學並不能決定人類生命何時開始。這是一個只能透過訴諸價值觀,審視我們認為是什麼元素或特質建構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回答的問題。   也許未來的生物學家會學到更多,但在那之前,人類生命何時在胎兒發育期間開始是哲學家和神學家的問題,而基於對這個問題的回答的政策將取決於政治家和法官。       編譯來源:The Conversation(2021.09.02)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