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關係/倫理

猶豫是否人工流產的女性  渴望聲音被聽見
2019.04.01
猶豫是否人工流產的女性 渴望聲音被聽見
近半數的懷孕是在非預期的狀況下發生,在挪威,2017年全國共有12,733個人工流產數,同年的活產數為56,600個。挪威科學與科技大學助理教授Marianne Kjelsvik在進行博士工作期間,訪問13名18到36歲的女性,她們都曾經到醫院要進行人工流產,但在那個當下對這個決定非常猶豫,後來又再回家考慮,約有10-20%的女性曾有這樣的狀況。   不談論人工流產的禁忌 讓女性感覺孤單 Kjelsvik提到,這些女性都非常小心選擇她們可以一起討論人工流產的對象,有些人沒有和讓她們懷孕的男人提起過這件事,她們會上網去看一些和她們有相同處境的故事。   當被問及是否有什麼對象她們曾經想找,但卻很猶豫的,有一些女性的回答是她們的媽媽,而其中真的有和媽媽聊過的,有些媽媽本身也曾人工流產過。Kjelsvik表示,當這件事被認為是個秘密,甚至是和身邊很親近的人也無法討論,這說明了女人是如何會感覺到孤單。   介於中間還在遲疑的聲音未被聽見 在理想的狀況之下,一個女人如果想要人工流產應該會對自己的選擇非常堅定,可是常常事實並非如此。她們會發現自己身在一個不利於擁有小孩的處境中,但同時又感覺要去經歷人工流產是非常困難的,最後常是在醫院才作出最後的決定。Kjelsvik發現,人工流產的爭議中我們看不見女性在面對要做人工流產或是繼續懷孕生產這中間的聲音。   宗教常在爭議中被提及,但這個研究中的女性有她們自己的價值觀,當談論她們的價值觀時,宗教從未出現過,反而她們關心的是她們的決定會牽涉到一個人的一生,以及思考是否要過一個擁有小孩的人生。每個人對人工流產都有意見,但對面臨兩難的女性來說,要決定對或錯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期待醫療人員能傾聽她們 這13名女性是從挪威全國6家不同的醫院所招募參與研究。她們都表示在醫院時接受了很好的照顧,感到受尊重,但同時她們也希望醫院人員能以更好的方式處理她們所提出的懷疑,這裡所指的不是給予她們建議方面,而是能夠聆聽她們的聲音,她們非常需要有人可以說說話,有人可以告訴她們這對她們來說是如何困難。相反地,醫院人員對於不以任何方式去評斷或影響這些女性這點則是都非常小心。   Kjelsvik表示,醫院人員都非常忙碌,有幾位提到他們沒有接受過要如何處理女性提出懷疑的相關訓練,如果一天當中有許多這樣的狀況發生,他們的工作可能會亂成一團,因此她認為,需要有更多的時間安排會面機會給這些女性,而且不應由個別護士提供協助。當女性能有自信做出對的決定,這對每個人都是有益處的。   要避免出現批判的態度或影響女性的決定,Kjelsvik建議可以使用一些開放性的問題,像是「要做出這個人工流產的決定,你的感覺是怎麼樣?」,這樣的問題所釋放的訊息會是關心而非批判。   下最後決定後心中的懷疑仍未消失 即使已經下定決心,有些女性心中還是會有懷疑。Kjelsvik在這些女性做出決定後的4周和12周後進行追蹤訪談,發現她們心中還是會有一些不確定感。選擇繼續懷孕到最後的女性中,有一些會因為她們不喜歡懷孕過程且擔心自己是不是會愛小孩而感到困擾,當初考慮人工流產的原因依舊也還是沒有消失。而一些選擇進行流產的女性,後來則又覺得她們其實可以度過懷孕的過程。   禁忌逐漸式微 但個人的決定還是很私密的 挪威國家醫藥與健康研究倫理委員會副主席Berge Solberg教授認為,會對在人工流產問題上加入外界的看法抱持懷疑論的原因有很多。他說,我們目前正看到一個去迷思及去禁忌的人工流產,有愈來愈多的人會跳出來以鮮明強烈的立場談論它,但即使有很多社會討論在進行,這個議題對真正身在其中的女性來說還是很私密的,對於決定要不要拿出來討論還是會非常小心。   挪威人工流產法律規定 近期「減胎」引發爭議 挪威的人工流產法案在經過一大段爭取婦女權益的歷史戰役後才誕生,立基在女性可以掌控自己身體的概念上。法案規定在懷孕12周結束之前,女性擁有自主決定人工流產的權利,12周之後將會有專家小組針對女性利益和胎兒生命權做出衡量與決定,而往往兩者會出現利益衝突,在大多數案例中女性的觀點並不太被尊重。同時愈靠近預產期會被准予人工流產的條件會愈加嚴格。在挪威,胎兒在出生之前是不具法律地位,出生時才會被認可具有完整人的尊嚴。   近期挪威出現減胎的爭議,也就是懷雙胞胎的女性可以做人工流產取出其中一個胎兒,由於挪威司法公安部解釋人工流產法案的完全女性自決概念可以適用於這些案例中,引發其他保守勢力的反對,要聯合排除自決減胎的可能性,並凍結人工流產法案及生物科技法案。   無論立法如何改變 人工流產比率仍不變 Solberg教授指出,無論立法如何改變,人工流產的實際狀況在各個國家都非常一致,不久前愛爾蘭才廢除一項人工流產的禁令,之前那個禁令所造成的結果就是許多有人工流產需求的愛爾蘭女性被迫得旅行到英格蘭接受手術,由此可知,不管立法如何改變,都不會影響女性的選擇,愈嚴格的禁止只會導致更多危險的人工流產行為,讓更多女性因此受害而已,而不安全的人工流產已是現今主要的全球健康問題。     編譯來源: Eurekalert(2019.03.20)        
+ read more
研究提出乳房植入物相關淋巴癌的治療指南
2019.03.28
研究提出乳房植入物相關淋巴癌的治療指南
在乳房重建或整型手術中使用乳房植入物,可能提高罹患植入物相關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癌(BIA-ALCL)的風險。BIA-ALCL不是乳癌,是一種罕見的T細胞淋巴癌。   最近發表的一篇研究正式確定了BIA-ALCL的治療策略,為醫師提供了明確的指導,並獲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世界衛生組織及美國國家癌症資訊網的肯認。   研究建議進行逐步整塊切除手術(stepwise en bloc resection),包括全囊切除(去除植入物周圍的疤痕組織)、移植(移除)乳房植入物、完全去除任何相關的腫塊、並切除任何經過組織檢查證實相關或可疑的淋巴結。然而,此研究主要目的在提出BIA-ALCL逐步去除的手術方法,僅適用於BIA-ALCL的確診病例,不建議用於可疑或預防性手術。   BIA-ALCL通常在使用乳房植入物後8至 10年間發生,但主要作者Tevis博士建議,任何在乳房植入手術後植入物附近有積液超過一年的患者,都應進行淋巴癌評估。   Tevis博士及其研究團隊持續對BIA-ALCL進行研究,想找出最高風險族群。研究團隊最近發表的一項小型研究發現,罹患BIA-ALCL的患者比起一般人更容易產生基因差異,導致缺乏名為HLA-A26的特異性免疫系統蛋白。Tevis博士表示,HLA基因和其他遺傳變化可能讓某些女性容易罹患BIA-ALCL,但還需要更多研究來探討。   醫師或其他專業人士如果遇到相關病例,可透過美國整型外科基金會的登記系統提交患者病例,能夠幫助研究人員瞭解疾病的風險因素並指導患者的管理。   Tevis博士表示,BIA-ALCL的風險很小,通常可以透過手術治療。但是,因為病例越來越多,所以強烈地認為在與計畫使用絨毛面乳房植入物患者的諮詢過程中必須說明。   更多關於BIA-ALCL 又有超過200名使用乳房植入物的女性考慮提出控告 衛福部公告BIA-ALCL加入乳房手術說明書 專家呼籲對乳房植入物的使用進行監控     編譯來源:Eurek Alert (2019.03.12)、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2019.02.27)        
+ read more
整型醫生經常忽略患者的心理疾病
2017.01.25
整型醫生經常忽略患者的心理疾病
一項新的研究指出,在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BDD)篩檢呈現陽性的患者中,僅有不到1/5的人被整型外科醫生辨識出來。但根據既有的研究數據,高達四分之三的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去諮詢整型醫生,其中多達六成患者進行不必要的手術以「修復」他們「感知」的身體缺陷。   此篇研究作者是來自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Lisa Earnest Ishii副教授。她表示,身體畸形恐懼症被認為是一種強迫症,患者會過度地關注身體缺陷,但實際上卻僅是微小的狀態,通常涉及鼻子、眼睛、皮膚或頭髮。   研究團隊篩選了近600名在11個月內曾於三個醫療點尋求臉部整型手術諮詢的受試者。研究團隊提供了專業的BDD問卷,以測量他們是否有身體畸形恐懼症。其中大約有10%的患者呈現陽性,但僅有4%被整型醫生懷疑患病。   Ishii副教授表示,她認為整型醫生被既有的偏見限制了。當病人來找醫生,醫生認為只要對病人動手術,病人就會變好,卻沒有看到背後的因素。   但這樣的觀點卻被《美國整型外科醫生學會期刊》(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Plastic Surgeons)主編、達拉斯整型外科學院(Dallas Plastic Surgery Institute)的臨床整型外科醫生Rodney Rohrich博士挑戰。Rohrich博士表示,許多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的目的就是欺騙整型醫生關於他們對外表的執著。Rohrich博士說:「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特徵之一就是他們不喜歡被發現,如果他們被發現,就會離開,多數人甚至不想做BDD問卷。」   Ishii副教授認為BDD問卷應該進入整型外科醫生的標準程序,醫生應該將疑似BDD患者轉診給專業的精神科醫生。Rohrich博士則認為,許多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有「選購」醫生的情形,他們有方法和資源這樣做,從一個醫生到另一個醫生,最終總會找到一個願意幫他們動手術的醫生,合適的方法應該是永遠不要為這些類型的患者動手術。   來源:HealthDay、J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美國醫學會臉部整型手術期刊    
+ read more
當女生不「心」動…醫生會做些什麼?
2016.07.01
當女生不「心」動…醫生會做些什麼?
心跳停止後,搶救生命的時間分秒必爭,且就算救活了,也需要盡快給予相應的醫療照護,避免身體器官如腦、血管等因缺氧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但是最近有研究指出,發生心臟停止並救活後,女性相較於男性較少獲得的所需的醫療照護。   研究分析的心臟停止案例,一部分發生於美國1000家醫院中,另一部分為被轉院至急診醫院的140萬名患者。研究團隊蒐集了長達10年的資料,並依據患者年齡、健康狀況、醫院特色及其過往處理心臟事件的程序做分析。   研究結果發現,10年後男女的院內死亡率皆下降,但是女性仍比男性高;女性死亡率為64%,男性為61%。此外,研究還發現,女性因心臟的電傳導系統失常而發生心臟停止後,獲得冠狀動脈血管造影、血管擴張術以及能夠改善缺氧後腦損傷的低溫治療的可能性,分別較男性低了25%、29%及19%。   同時,研究指出,在這些心臟停止的案例中女性通常較男性年長,且較少在過去被診斷有罹患冠心病。女性較容易被診斷有其他健康問題,如:鬱血性心臟衰竭、高血壓、肥胖等,並且較多是因為肺動脈栓塞導致心臟停止,而非血管阻塞所致。   研究團隊說明,目前仍無法確定性別差異背後的原因,但是當生命正與時間賽跑之際,女性顯然較少獲得立即的照顧。此外,主要研究作者-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心臟學學系的Luke Kim教授說明:心臟停止與其他疾病差異在於,心臟停止是緊急醫療事件中少數仰賴公眾如何反應的事件,因此應重視心臟病急救在社區的教育(包含心肺復甦術(CPR)或利用除顫器(defibrillator)給予電擊),而非只針對醫護人員或照顧者。   資料來源:Journal of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 read more
醫療疏失是美國第三大死因?!
2016.05.09
醫療疏失是美國第三大死因?!
每當有醫療糾紛發生,常常會聽到患者或家屬主張醫療處置的過程中有失誤,究竟醫療失誤是不是一件常常發生的事呢?根據一篇發表於英國醫學雜誌的最新研究,美國每年有超過25萬例的死亡是因醫療失誤所造成,為年度第三大死因。   美國每年的死因排名由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根據記錄在死亡證明書上的信息彙編而成。然而,因為國際疾病分類(ICD)的代碼中並沒有「醫療失誤」這個選項,因此,醫療失誤目前並不會是出現在死亡證明書上的死因。研究的共同作者-來自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的Martin Makary博士解釋,ICD在1949年通過時,醫界還沒有認知到診斷錯誤、醫療失誤和缺乏安全措施可能會導致一個人死亡,正因為如此,醫療失誤被意外地從全國衛生統計系統排除在外。   當前總共有117個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和台灣-使用ICD系統來進行死因統計,因此,將死亡歸因於醫療差錯的數據數量有限。為了解決這一數據與實際情況間的差距,研究團隊分析了四項評估美國2000~2008年間醫療死亡率的研究結果。在將這筆資料結合美國2013年住院率的數據進行分析後,研究人員估計美國每年有251454例死亡是醫療失誤的結果。若對照CDC所發布的死因列表,這項研究中估計的醫療失誤死亡人數將擠下慢性呼吸系統疾病(149205例死亡),成為當前美國年度第三大死因。第一與第二大死因分別是心臟疾病(611105例死亡)、癌症(548881例死亡)。   根據研究結果,研究人員呼籲將醫療失誤納為死亡醫學證明書中的一個選項。他們認為如此將使研究人員和公共衛生機構更好地了解問題的嚴重性。畢竟,許多科學研究經費和公共衛生指引的制定都依循著CDC所發布的死因排名。Makary博士表示,當今,心臟疾病和癌症得到大量的關注,但由於醫療錯誤不會出現在名單上,因此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應有的資金和關注。   除了在死亡證明書上納入醫療失誤的選項之外,研究人員建議死亡證明可以納入關於可能可預防導致病人死亡之併發症的附加字段等。另外,他們也建議醫院可以在患者死亡後進行快速和有效的獨立的調查,以確定當中是否有醫療失誤。   最後,雖然本篇研究中所提死於醫療失誤的人數是經統計分析後所得到的估計值,不過,我們同意,正如作者所說明:人為的錯誤是不可能完全被消除的,但是詳實的記錄、還原真相將有助更好的衡量問題,以找出解決醫療失誤的方法,進一步改善我們的醫療環境。而由台灣女人連線與婦女健康網絡推動、終於2015年底通過的「生產事故救濟條例」也是本著如本篇作者所指之精神,以「有責任不責難」原則搭配「配套除錯機制」來改善婦女生產環境的法案。我們衷心希望未來這樣的概念能在醫界各科別中皆落實得更好,讓台灣的醫療環境更為進步、健全。   資料來源:BMJ英國醫學雜誌    
+ read more
錯誤認知犧牲女性心臟健康
2015.11.05
錯誤認知犧牲女性心臟健康
  近幾年來,越來越多數據指出心臟病不僅會危害男性,也是女性重大的死亡原因,但是心臟病被認為主要是男性疾病的現象依然存在。最近有數個研究指出這種錯誤認知對女性健康相當不利,其中一項研究發現女性在心臟病發作前較少被醫事人員告知有心臟病風險;另一項研究發現女性患者較少被施以能救命的手術,導致女性患者比男性患者容易在醫院中去世。   第一項研究的資料來自美國與西班牙100家醫院2008-2012年間的患者,研究者從中找到了3,501名心臟病患者,他們的年齡在18-55歲之間,且有三分之二是女性。搭配訪談結果發現,絕大多數患者至少符合一項心臟病風險因素,如糖尿病、高膽固醇、高血壓、肥胖與吸菸等,但是患者在心臟病發作前被醫事人員告知有心臟病風險的經驗,女性比男性少了11%;並且曾經與醫師討論降低風險的方法的女性也比男性少了16%。研究的主要作者及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流行病學專家Erica Leifheit-Limson說明,他們不確定為何會有這些現象,可能是心臟病主要是男性疾病的認知導致了男性較容易獲得預防性的措施,或是向女性患者告知預防方法時並未將資訊有效傳遞。   另一項研究分析了630,000名屬ST波段上升的心肌梗塞的患者,年齡介於18-59歲且於2004-2011年患病。ST波段上升的心肌梗塞是心臟裡的血液輸送百分之百被阻斷所致,而最能恢復患者心臟健康的方法是在動脈裡置入小型的氣球使動脈擴張,並放入支架避免動脈再次窄化。研究發現,女性接受這種手術的比例較男性少,且女性也較不會表達症狀。研究認為,這可能導致了女性死於醫院的百分比(4.5%)比男性(3%)高,以及女性住院的天數(4.35天)比男性(4天)稍長。但是研究副編輯Deepak Bhatt說明,他們不確定男女在施作手術比例上的差異,是否與心臟病的性別差異、男女表達症狀的方式或醫事人員解讀訊息的方式有關。   過去由於缺乏健康具性別差異的認知,女性的健康幾乎是以男性為標準,並且常常被侷限在生育相關的議題上。然而,近來已發現女性心臟病的病徵、用藥、診斷與治療方法不同於男性,醫事人員及女性若能了解這些知識就能盡可能避免因延誤就醫或誤診而讓女性陷入健康風險當中。       資料來源: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