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對強暴認知不足將難伸正義
2020.02.03
法官對強暴認知不足將難伸正義
2017年被數名女性指控強暴的電影製作人Harvey Weinstein,終於在紐約法庭上被制裁。根據那些被他強暴的婦女具象的敘述,很難阻止一個人想像,如果一個133公斤的男人利用權勢操弄一個女人陪同他進房後,再次突然全身赤裸地衝向自己,她該怎麼辦。尖叫?反擊?試圖逃脫?   除非你就是那名女性,否則不可能確定將如何反應。我們的身體對眼前危險的反應是不理性的。身體會釋放出大量的荷爾蒙,這些荷爾蒙會觸發身體的反射,大腦掌管思考的部分幾乎難以控制這些反射。幾十年來,我們認為當人面臨危險時的反應是「戰或逃」,但這種觀念其實是建立在以男性為主要研究對象的研究結果。由於女性的月經週期影響荷爾蒙波動,科學家常認為女性作為研究對象太複雜而將之排除。   近代對於一個人面臨創傷時的神經生物反應的知識遠非如此。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下,「戰或逃」只是複雜的荷爾蒙混合物引起多種反應中的一種而已。其他荷爾蒙,如:「皮質醇」可以增進能量、「鴉片類荷爾蒙」可以減輕身體和情緒上的痛苦、「皮質類固醇」可以降低能量、「催產素」可以提升正面的感覺等。   當婦女遭受強暴時,她可能會戰鬥或逃跑,但作為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她的身體也可能使她無法動彈並顯得毫無情緒—科學家稱此為「緊張性麻痺」或「強暴引發的癱瘓」。從進化觀點來看這種反應等同於裝死。研究指出,多達50%的倖存者遭受強暴時會經歷這種情況。此外,身體自然的鴉片類荷爾蒙會阻止倖存者將發生的事情編碼到他們的記憶中,這使法律辯護團隊很容易質疑其證詞的可靠性。   數十名表示被Weinstein強暴的婦女描述了以下反應:反擊、逃到浴室而Weinstein在門外不斷捶門、只是躺在那裡或毫無反擊等。所有這些都是對強暴犯的常見反應。但是,僵住的反應容易被誤以為是願意屈服,並在關於什麼構成和不構成強暴和同意的行為上產生了社會迷思。兩年前一項強暴案中一名辯護律師質疑「她為什麼不尖叫?」,似乎這是對強暴的唯一合理反應。   「同意發生性關係」的法律定義是明確的:某人有能力且自由的情況下通過選擇同意發生性行為。當某人感到害怕或威脅、酒醉或入睡時,無法給予同意。   民眾,尤其是老一輩,對這個定義的了解很少。三分之一的人(65歲以上的人中有44%)認為,如果婦女不同意性行為但沒有肢體暴力,通常不是強暴;四分之一的人(65歲以上的人中有三分之一)認為,在長期關係中未經同​​意的性行為通常不是強暴。法庭上的陪審團無疑也會有這些觀念。不過,蘇格蘭強暴危機的倡議活動「#ijustfroze(我就是僵住了)」旨在教育人們,女人遭受強暴時不必然會出現肢體抵抗的反應。   但是,不僅僅是公眾不了解什麼是強暴罪,一些資深法官也不了解。2019年8月,60多歲的男性法官Robin Tolson在家事法庭中對一項兒童監護權案件中做出判決,該判決指出一名婦女並未被伴侶強暴因為她沒有以身體反抗。她提起上訴,由高等法院法官Alison Russell審理此案。   Russell在審理時責難Tolson,指出Tolson的判決明顯與法理不符。Russell表示:「這位法官判決背後的邏輯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男人與伴侶發生性關係是合法的並且可以接受的,不管他們的伴侶是否願意。」。Russell的判決還提到許多令人恐懼的細節:Tolson沒有讓這名女子在法庭屏幕後做證、允許該名男子在做證時徵求意見、毫無根據地暗示該名女子有「神經病傾向」,還對具有性威脅的文字「如果你不閉嘴,我會把我的陰莖插進你的屁股」不予理會。   此案能被公共所知唯一的原因是該名女子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訴。家事法庭訴訟過程是不公開的,並且受到嚴格的舉報限制,限制父母公開談論發生的事情,這是為了保護兒童的隱私。但是籠罩著家事法庭的保密規定,意味著Tolson這樣的態度將不被檢視而長存。   這就是為什麼長期報導家事法庭的記者Louise Tickle倡議提高透明度的原因。Tickle指出,這並不是Tolson第一次被高等法院裁定他在家庭暴力案件上做出非常錯誤的判決,未來他還會再聽到數十起類似案件的陳述,而他對這些案件的判決將不會公開,因此我們不可能知道這影響將會多深遠。Tickle表示:「女人(有時是男人)經常聯繫並告訴我,家事法庭的法官在判定案件是否屬於家庭暴力時濫用程序。」。   家事法庭法官的責任不容小覷。他們必須在不公開、有時證據有限的情況下對兩名父母之間發生的事情做出「相對可能性的衡量(balance-of-probability)」裁決,亦即判斷一件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是否比沒有發生的可能性大。這些裁決將決定父母與子女之間有多少聯繫。   但是,Tolson有意或無意地利用了家事法庭的保密規定,認定受害者要有身體反抗才構成性暴力,而無視有關家庭虐待和性暴力的法律定義,並做出可能使婦女和兒童受到嚴重傷害的判決。為何Tolson能被允許再次對案件進行判決?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20.01.25)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MeToo並沒有讓人那麼不知所措!
2020.01.02
#MeToo並沒有讓人那麼不知所措!
在#MeToo之後,在工作上什麼會被視為性騷擾,在網路查詢這個議題的程度比想像的多。   挪威科技大學(NTNU)的一個研究小組調查什麼是被視為工作場所性騷擾。研究的背景是#MeToo運動和最近對該主題的關注。   研究者Ottesen Kennair教授 指出,道德上的不知所從是沒有道理的,因為男人和女人一般都同意什麼樣的行為是恰當或不恰當。從所有的新聞報導裏,你可能覺得現在一切都是非法的。但是,這是有爭論的。因為這些新聞報導就是要營造一個氛圍,以限縮#MeToo運動的影響。   「性慾和文化」的作者Kessler指出,在#MeToo之後,男女並非不能做朋友,一起工作或甚至在工作時調情。   恰當與否 有些事情在一個社會氛圍裡可以做,在另一個社會氛圍裡不一定可以。因此,研究人員使用各種場景並設置不同的條件,看看哪些不同類型的行為會被視為性騷擾。   以下的情境是大部分人都可以明顯分辨的:工作場合擁抱恭喜同事,通常不會被視為性騷擾。但如果擁抱時,手往下滑到對方的背時,則越界了。在午餐桌上說些愚蠢的笑話,不會被認為是騷擾。但如果和性相關的笑話,説給個人聽,且一而再再而三重複的行為,則嚴重性馬上增加。單一不得體的笑話是一件事,但當這種笑話重複時,就會被視為這個人人格的部分。   有很多原因讓我們在工作場合不調情也不和同事約會,然而只是單純的接近某人並不需要擔心性騷擾。但是如果受到拒絕而不停止,則會很糟糕。   一般來說,私下比公共的場合,某些行為會被視為更有問題。當某人幫助另一個人,卻要求性服務,是一定不恰當的。這種極端的行為大部分人都知道是錯誤的。做督導的人面對下屬時,需要更小心自己的行為。   男人也會受到騷擾 男女視騷擾唯一不同的一點在於,那一個性別比較傾向於冒犯。   男人通常認為女人的騷擾行為程度上比男人輕,女人則不會如此區分兩性。所以,即使看來是一樣的狀況,男人還是視男人的行為比女人更壞。這是研究人員未來計劃要探討的部分。   很重要的是,這些研究的結果應用在挪威的狀況。從國際上衡量,挪威一般是性別平等,性自由的國家,因而無法知道其他地方是否如此。   據研究人員所知,這是唯一探討「女人對男人性騷擾」的研究。   「受到性騷擾的幾乎都是女人」的看法很普遍,和「性騷擾只存在異性」的想法一樣,是錯誤的。挪威之前有研究顯示,無論在高等教育的學生或工作生活,男女經驗騷擾一樣頻繁。此研究得到相似的結果。   令人鼓舞 #MeToo運動無疑地引發大多數人都注意到應受譴責的事情。但也製造了對正常行為不必要的限制。例如:有些男人為了避嫌,不願意指導女人,而毀掉一些女人的機會。性騷擾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了要減少性騷擾,最重要是澄清人際界線,並跳脫刻板形象的思考方式。   研究團隊收集的資料,有將近500位男女,不同背景,平均年齡33歲。參與者廣泛的報告其個人工作的經驗。   編譯來源:Eurekalert(2019.12.18)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Me Too運動掀開女性共同的舊傷
2019.10.04
Me Too運動掀開女性共同的舊傷
Me Too運動即將在10月15日滿兩週年,當年引發全球浪潮的Me Too運動,究竟怎麼開始的?一份研究耙梳了這個過程。   2017年10月15日,美國女演員Alyssa Milano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發文,對她的關注者說如果曾經遭受性騷擾或性暴力,請回推「#MeToo.」。有超過150萬人回應,許多性暴力倖存者分享他們的經驗,有很多人表達支持,同時也有批評的聲浪。   於此同時,舊金山大學助理教授Sepideh Modrek在她的twitter上見到許多朋友參與me too的分享,揭露他們遭受性騷擾或性暴力的細節。Modrek教授表示,她的研究資料蒐集經驗強迫她開始歸納twitter上的資料,某一個晚上她甚至截了400張圖,當時的她並不知道,這將成為未來研究的基礎。   研究如何進行? Modrek教授用軟體針對Me Too運動第一週2017年10月15日至21日間的twitter發文進行分析,共有超過1萬2千多條推文,這些資料有研究者掌握運動的規模、參與者的性別年齡等資訊。   被列入研究資料的推文必須符合某些條件,例如:必須是原發推文、必須使用英文、地理標記在美國等。這使數據資料從150萬條減少到了約1萬2千條,這樣設定的部分原因是能夠鎖定含有揭露個人遭受性騷擾或性暴力的推文。   發現了什麼? 分析結果發現,在原發推文中(不是回覆或轉推他人推文)有11%含有性暴力或性虐待的內容,而這些事件近6%發生在生命的早期,也就是22歲以前。   大多數分享者是25歲至50歲的白人女性,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女性在事件發生後20至30年才說出來。Modrek教授說:「她們都還記得。每一個難以忍受的創傷細節。」   研究分析還指出,某些族群的聲音集體消失了。例如,非洲裔美國女性不太可能在twitter上透露細節,但其他的資料顯示這些人可能更常或更容易遭受到性騷擾與性暴力。   Me Too運動發生已近兩年,這是歷史上對性暴力最大規模的討論。Modrek教授表示,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改變,其中包括對Me Too運動的負面看法。但是她希望這份研究能夠使人們想起這個運動的重要性,並對生命早期經歷性暴力所留下的創傷有更深入的瞭解。   她說:「許多人說了出來,並公開分享這些經驗,這完全改變我們的思維,我佩服他們的勇氣,也想留下記錄。」   更多相關新聞 MeToo運動的反撲:不願反省的父權心理!     編譯來源:Eurek Alert(2019.09.11)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蘋果公司改寫Siri  迴避「女性主義」用語
2019.09.17
蘋果公司改寫Siri 迴避「女性主義」用語
今年五月聯合國報告曾指出Siri設定為女生、會溫柔有禮地回應用戶性騷擾或污辱性的提問,這加深社會大眾對女性的性別偏見。   根據近日英國《衛報》所揭露的蘋果公司內部文件,蘋果公司曾在去年6月告知語音助理開發人員調整 Siri 回答爭議話題如:女性主義、#MeToo運動的原則。產品服務必須要支持「平等」,但如果Siri被用戶直接問及與「女性主義」相關的話題,也絕不可說出「女性主義」這幾個字。   蘋果公司解釋到當Siri處理可能具爭議性的內容,它需要受到保護,因此,公司的內部指引建議以「不參與討論」(don't engage)、「轉移話題」(deflect)及「告知」(inform)三種擇一的方式回應用戶。   如果問題直接針對Siri而來,那麼可以選擇轉移話題,但仍必須要給予中性的回應。例如:過去當Siri被問及「你是女權主義者嗎?」,Siri 可能會籠統地回答:「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或是「我是Siri,由加州蘋果公司設計。」但如今蘋果已針對此類問題編寫了答案,包括「我相信所有聲音都是平等的,都值得受到尊重」、「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應該得到平等對待。」   另一個與#MeToo運動有關的敏感性改寫是當Siri被叫「蕩婦」,過去Siri可能會回答稱「如果我能的話,我會臉紅。」而經過修正後的Siri則會給予更堅定嚴肅的回覆,表示「我不會回應這個問題。」   有關該如何編寫Siri的特質,指引強調「在幾乎所有情況下,Siri都沒有觀點立場」,並且Siri是非人類、無形體、無固定位置的、無性別、調皮且謙虛的。指引還告訴開發人員要如何判斷Siri的工作倫理,那就是要以全天候提供協助為最高指導原則。   然而,婦女團體Fawcett Society的執行長Sam Smethers回應表示,Siri和其他語音助理之所以會出現這類的性別議題爭議,是因為這些產品皆是由男性來主導設計。只有當更多女性參與到這些技術的開發和設計,才有可能真的改變這個現況。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19.9.6)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每16個就有1個美國女性第一次性行為是被強迫的!
2019.09.17
每16個就有1個美國女性第一次性行為是被強迫的!
美國疾病管理局(CDC)最近一項調查指出,美國每16名女性就有1名第一次性行為是被強迫的。   研究人員調查了2011年至2017年期間13,310名18至44歲的女性,發現其中6.5%女性的第一次性行為是被迫的。這相當於在研究期間有335萬美國女性有這樣的經驗。   她們被迫發生性行為時的平均年齡為15.6歲,攻擊者平均年齡為27歲。而第一次性行為是自願的女性平均為17.4歲,其男性對象平均21歲。   被迫發生性行為的女性有56.4%是受到言語壓力、50%攻擊對象較年長、46.3%身體被壓倒、26.5%人身安全被威脅、25.1%身體被傷害、22%被下藥、16.2%被伴侶威脅結束關係。這些數據顯示,非自願的性經驗更多是跟言語或情緒上的壓迫有關,而非直接的暴力,但同樣會導致跟身體暴力一樣程度的嚴重後果。   婦科問題重重 相較於自願發生性行為的女性,被迫者非預期懷孕的可能性幾乎是兩倍,人工流產的可能性高出50%、罹患子宮內膜異位症的風險增加60%、罹患骨盆腔發炎的風險是兩倍多、月經問題的風險也高出80%。   非婦科問題也更常見 她們使用非法藥物的可能性高出3倍,健康狀況不佳的風險是2倍,由於身體或精神健康而難以工作的風險也超過兩倍。雖然,女性可能在第一次發生性行為之前就已經經歷過一些負面的健康結果,但是女孩被迫發生性行為的年齡很小,因此很有可能這些不好的健康狀況是經歷了性暴力之後發生的。   研究人員Laura Hawks表示,我們的文化急需改變,以確保所有種族的年輕女孩在家中和學校都是安全的。我們應提供一個可以在她們需要時尋求幫助的環境,並且當暴力發生時我們有資源可以隨時提供治療。雖然 #MeToo運動已經開啟了對話,但我認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讓女孩和女人免受性暴力。   該份研究評論者指出,很顯然被強迫的性經驗可能導致生殖部位的創傷、感染愛滋病毒等性病或意外懷孕。但對於許多女性來說,最嚴重或最持久的後果可能她們在年輕且脆弱時期被強迫發生性行為所導致的精神創傷。     編譯來源: * Reuters(2019.09.17) * Medpage Today(2019.09.17) * Association Between Forced Sexual Initiation and Health Outcomes Among US Women. JAMA Intern Med.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16, 2019.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性不是「對」女人做的事!
2019.09.12
性不是「對」女人做的事!
大家可能覺得男女已經很平等,就算在「性」事上也一樣。真的是如此嗎?最近一份4000人的調查透露出不一樣的結果。   異性戀性行為是實現男性高潮的過程 這項調查發現,在異性戀的性行為中,超過40%的人認為男人比女人更想要做愛,將近50%的人認為在性愛上,男人比較會發起做愛、有性高潮,且掌有主導權,可以決定性行為什麼時候結束。相較之下,女人比較會拒絕做愛,且會「配合伴侶」而做愛。   這些結果表示,「性是屬於男性的」的觀點還持續存在。女性高潮被認為是難以捉摸的。但事實上,這種「高潮差距」僅存在於異性戀,來自將陰莖插入成就的性高潮視為性的核心的結果,缺乏兩性相互的理解、努力和溝通。女同性戀者間沒有這個問題。   令人悲傷的是,女人對於自己在做愛過程中經歷快樂或高潮的期望也比較低,並且認為這是正常的,這樣的想法可能造成惡性循環。如果女人相信「配合伴侶做愛」是一種常態,她們就不太可能表達和探索自己的需求與慾望,也會因為有壓力而不去表達疼痛或不舒服。   女人應該要能期待和享受愉悅平等的性生活,但現實情況卻並非如此,我們應該要挑戰,表現得激進些。   性的歧視 讓女人需要為「被」性侵負責 只有1%的人認為男人會拒絕性行為,2%的人認為男人會為了配合而做愛。這些對性的性別歧視,可能讓男人發展出更大權力,成為男人糾纏或強迫女人性行為的基礎。   因為男人通常比較想要、比較需要性生活,而女性的動機較少、又比較常拒絕,這樣的雙重標準讓女人成為性的「看守者」,負責管理自己的性互動及身體的界線。這意味著什麼?   如果女性是性行為的「看守者」,那麼女性若表現出慾望就可能受到譴責,並且女性需要為每一次性互動承擔全部責任。亦即,如果女人的界限被打破,甚至遭受性暴力,女人被認為應該要負責。所以當發生性侵害時,為了確定是否發生主要是女性受到調查。而男人的行為顯然不需要仔細地檢查,因為普遍認為男人就是一直努力地爭取發生性行為。這會讓性暴力被修飾為只是男性爭取發生性關係失敗的不幸後果,這些都是會產生嚴重悲劇的巨大迷思。   而這樣的想法也經常是性侵起訴失敗的原因之一,因為警方和檢察官認為一個「未能守護」自己的女人是失敗的,而一個越線的男人是正常的,所以這不是犯罪。   令人吃驚的世代差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超過70%的人認為男女都有可能在性行為中享受自己,但這個數字卻在18至24歲間減少到58%。   和一般的想像不同,年輕人不是「最進步」的,這需要進一步調查,但可能與「色情」被默認為是性知識來源有關。   性騷擾和色情研究員Fiona Vera Gray博士表示,年輕人有著退步的態度,可能說明了政府對性教育的延遲讓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透過色情刊物或影片等內容來理解性行為和性別關係,建立了既不正確又充滿歧視的性觀念。   性不是「對」女人做的事  是兩人共同經歷的情感交流 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讓社會無法阻止、減少和防止性侵害發生。如果對性能夠有平等的想法,事情就會很不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性行為需要進行更多、更坦率的對話,男人需要知道自己的責任。我們必須停止:「性是『對』女人做的事情」這樣的想法,讓男女在性關係中相互同意、平等和愉快成為常態。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19.08.26)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