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疾病

高血壓 哪種藥物最適合您?
2021.08.03
高血壓 哪種藥物最適合您?
根據一項新的大型 ,兩類長期使用的降血壓藥同樣有效,但較不流行的一類似乎副作用較少。   這兩類藥物被推薦為高血壓「一線」治療用藥,分別是血管收縮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和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斷劑(ARB),這兩種藥物已被證明可有效降低血壓並遏制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   ACEI上市的時間較久、研究範圍更廣,所以醫生更常使用這種藥物,包括:捷賜瑞(lisinopril)、卡托普利(captopril)和壓速利(fosinopril)等。   但研究人員表示,新的研究發現顯示ARB可能是剛開始使用高血壓藥的患者更好選擇。ARB藥物包括:絡舒坦(losartan)、得安穩(valsartan)和博脈舒(candesartan)等。   效力相同副作用不同 研究人員查看了來自美國、韓國和歐洲的幾個大型數據庫,其中有近300萬名患者的健康記錄,這些患者在1996年至2018年間開始使用ACEI或ARB。   研究發現,總體而言兩組患者心臟病發作、中風或心力衰竭的平均風險沒有明顯差異。   不同之處主要在於副作用:ACEI更有可能引起慢性咳嗽和血管性水腫,這是一種皮下嚴重腫脹,通常發生在臉部。使用ACEI的患者發生血管性水腫的可能性是使用ARB者的三倍,持續咳嗽的可能性高出32%。   此外,服用ACEI的人也更容易出現腸胃道出血或胰臟發炎。   但心臟病專家Willie Lawrence博士表示,根據他的經驗,腸胃道出血和胰臟炎不是藥物問題。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生物醫學資訊學教授George Hripcsak也提出警告,這些差異可能是偶然的。   專家的意見 這項研究提出了一個問題:直接使用ARB是否更好?   Hripcsak教授認為,未來醫生或許應優先選擇ARB作為高血壓的首選治療方法。但是已經在使用ACEI並且效果良好的人可以持續使用。   Lawrence博士說,雖然大家都理解ARB的副作用少,但由於ACEI已經長期使用,醫生比較傾向於開立這種藥物。   Hripcsak教授指出,不太可能有研究針對ARB和ACEI進行正面的比較,因為這兩類藥物已被廣泛使用,並且有便宜的學名藥,因此製藥商沒有動力進行昂貴的試驗。   Lawrence說認為「患者應該意識到ACEI會導致咳嗽和血管性水腫,如果您出現這些症狀,請告訴您的醫師。而使用ACE抑製劑效果良好的患者沒有理由做出改變。」Lawrence博士這樣說。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7.27)        
+ read more
沒有所謂「健康肥胖」
2021.06.16
沒有所謂「健康肥胖」
所謂的「健康肥胖」是指雖然肥胖但是代謝狀況正常,沒有高血糖、高血壓、胰島素抵抗和其他與肥胖相關的代謝有害變化。   但是,日前蘇格蘭的一項研究指出,這並不意味著肥胖的人實際上是健康的,他們罹患糖尿病、心臟病、中風和呼吸系統疾病的風險仍然增加。因此,沒有所謂的「健康肥胖」。   研究者指出,體重管理可能對所有肥胖的人都有益,無論他們的代謝狀況如何。   不肥胖的代謝正常者 VS 肥胖的代謝正常者 與不肥胖的代謝正常者相比,代謝正常但肥胖的人患第2型糖尿病的可能性高4.3倍;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可能性增加18%;發生心力衰竭的可能性增加76%;患呼吸系統疾病的可能性增加28%;罹患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可能性高19%。   與代謝不正常且不肥胖的人相比,代謝正常且肥胖的人患心力衰竭的可能性也高28%。   該研究還發現,追蹤部分參與者的數據顯示,一開始代謝正常的肥胖者中有3分之1在3到5年內變得代謝不健康。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主持者Frederick Ho和他的同事分析了英國超過38萬人的數據,平均追蹤11.2年。   Ho博士表示,在臨床醫學中應該避免使用「代謝健康的肥胖」這個詞,因為它具有誤導性,並且應該探索不同策略來定義風險。   研究人員指出,代謝正持的肥胖者並不「健康」,因為與代謝狀況正常的非肥胖者相比,他們患心臟病、中風、心力衰竭和呼吸系統疾病的風險更高。   在全球,有超過3億人肥胖。如果按照目前的趨勢,預計到2030年這一數字將超過10億,佔世界成年人口的20%。       編譯來源:Health Day(2021.06.11)、Diabetologia(2021.06.10)      
+ read more
主動脈剝離對女性更致命
2021.06.09
主動脈剝離對女性更致命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女性發生急性主動脈剝離的症狀可能不同於男性,並且比男性更容易死亡。   什麼是主動脈剝離 人的血管由內膜、中層及外膜三層組織構成,如果或結締組織缺陷,或是在過高血壓下反覆被撐開就會發生血管撕裂。   主動脈血管的內層發生破損,血液跑錯位置進入內膜及中層之間,導致血管內膜和中層撕開,即所謂主動脈剝離。主動脈剝離的最明顯症狀是強烈、撕裂性胸痛或背痛。   主動脈剝離的盛行率大約每年每10萬人在3至5人間,但死亡率非常高,48小時內約有50%的病人會有生命危險。   忽視性別差異可能導致女性延誤就醫 根據研究結果,多達40%的患者會因主動脈剝離立即死亡,而診斷和手術每延遲一小時,死亡風險就會增加約1%。   此外,女性有不同於男性的症狀,例如低血壓和更多的重要器官嚴重缺血。相較於男性,女性更常出現休克(22.2% vs 31.3%)或昏迷/意識改變(1.5% vs 7.5%),她們也更有可能死亡。   症狀的性別差異可能導致女性正確地被診斷及照護的時間延遲(通常歸因於中風),造成休克或精神狀態改變的比例更高。   美國紐約Maimonides醫療中心的B. Youdelman博士未參與這項研究,他表示:「人們很早就知道主動脈剝離後的結果取決於治療時間,越早治療越好。」   性別差異的研究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分析了1995年至2018年間接受主動脈剝離治療的2,800多名患者的資料,其中約34%為女性。與男性患者相比,女性患者年齡較大,女性平均約65.4歲,男性為58.6歲。   研究作者T. Gleason博士說:「過去幾十年的數據顯示,患有急性主動脈剝離的男性和女性的症狀和結果都存在著差異,女性死亡率更高。」   這項研究強調了對這些性別差異進行進一步調查的必要性,這可能有助於激發具性別導向的治療,以維護女性的健康。       編譯來源:Health Day (2021.06.02)、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2021.06.01)        
+ read more
心血管健康:不是所有的omega-3都一樣!
2021.06.03
心血管健康:不是所有的omega-3都一樣!
很多人服用omega-3脂肪酸補充劑,相信可以預防心血管疾病。然而根據臨床實驗的調查。這些營養品,可能不一定有效……   什麼是OMEGA-3? Omega-3是人體必需脂肪酸家族,在身體中有著重要作用,並可能提供許多健康益處。然而我們的身體無法自行產生Omega-3,因此必須從食物中攝取。   三種最主要的類型是:ALA(α-亞麻酸)、DHA(二十二碳六烯酸)和EPA(二十碳五烯酸)。ALA主要存在於植物中,而DHA和EPA主要存在於動物性食物和藻類中。   常見富含omega-3的食物包括:多脂魚、魚油、亞麻籽、奇亞籽、亞麻籽油和核桃等。對於不常吃這些食物的人,補充omega-3補充劑也是一種方式,這些補充劑通常含有EPA和DHA。   不是所有OMEGA-3都一樣 有些研究認為高劑量的EPA,降低了嚴重心血管意外的風險,包括:心臟病發作、中風和心臟衰竭。然而來自美國Intermountain心臟康護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近期發表的臨床實驗指出,對於有高風險心血管疾病的人,服用EPA和DHA混合的補充劑,風險並没有減少。   為什麼EPA和DHA的Omega-3補充劑,沒有減少心血管疾病風險?研究人員提出一個可能的解釋。   研究人員發現在第一次篩檢時,血液中EPA含量最高的患者發生嚴重心臟事件的風險降低。當評估EPA和DHA如何相互影響時,較高的DHA會削弱EPA的益處。他們還發現,血液中DHA水準高於EPA的患者,更有可能出現心臟問題。   研究團隊指出,雖然血液中有高量的EPA和主要心臟病發作及死亡的風險減少相關,但DHA量的提升似乎抵銷了這些益處。   首席研究員Viet T. Le表示,基於這些發現,我們仍然可以告訴病人吃豐富omega-3食物,但我們不應推薦複合補充劑,或混合EPA和DHA的處方產品。   Le承認這是一個回顧性前瞻性分析,其團隊在參與者的血液中所發現的omega-3相對水準,可能反映其他飲食或生理的影響因素,也影響了參與者心臟健康的風險。但他指出兩個隨機的臨床實驗發現,只用EPA的補充劑對心臟有益;另有四個實驗顯示,混合EPA和DHA無益處。這些實驗都使用了藥品級的補充劑。   業者的看法:EPA和DHA一樣 代表補充劑業者的交易協會資深副總裁Dr. Andrea Wong説:「有很多證據支持EPA和DHA對心臟健康一樣有益。」她引用由17個研究組成的資料,指出高量的EPA和DHA不論是單獨或一起使用,都與減少心血管疾病早死和死亡的風險相關。   然而她也指出,高風險或有心血管疾病史的使用者,應在使用補充劑前諮詢心臟科醫師。   這個研究結果於2021年美國心臟學會的線上視訊會議中發表。       編譯來源:Medical News Today (2021.05.21)  
+ read more
油包心發生心臟衰竭風險 女人比男人高
2021.05.29
油包心發生心臟衰竭風險 女人比男人高
心臟周圍過多的脂肪會增加心臟衰竭的風險,特別如果是女人。   研究人員調查了美國近7,000名45至84歲的人(3,584名女性與3,201名男性),這些人在最初的電腦斷層掃描中均未發現心臟病的跡象。經過17年以上的追蹤,近400例發生了心臟衰竭。   根據研究結果,心臟周圍的大量脂肪(也就是一般俗稱的「油包心」),使女性罹患心臟衰竭的風險加倍,男性的風險增加50%。   「近20年來,我們已經知道,根據身高和體重的簡單測量,肥胖會使人患心衰竭的風險加倍。但是,現在我們更進一步透過成像技術證明心臟周圍的脂肪過多,這可能是由於肥胖造成的,增加了心臟衰竭的風險。」紐約市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副教授Dr. S. Kenchaiah表示。   研究團隊排除了已知心臟衰竭的其他風險因素,例如年齡、吸煙和飲酒、缺乏活動、高血壓、高血糖、高膽固醇和心臟病發作等,仍得到一樣的結論。   但是,無論是瘦弱、超重還是肥胖,心臟周圍多餘的脂肪都會增加心臟衰竭的風險。在所有種族和族裔群體中,包心脂肪與心臟衰竭之間的聯繫是相似的。   Kenchaiah說,這些發現是將患者分為高風險和低風險族群的重要工具,可能發展更好的預防和治療心臟病的方法。   「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證實我們的發現......未來研究還應集中在飲食方法上,例如有益於心臟飲食,以及保持身體活躍、達到和保持最佳體重,並減少和避免心臟周圍的脂肪沉積。」       編譯來源:Health Day (2021.05.25)、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2021.05.24)      
+ read more
你應該要知道的「長期COVID」!
2021.05.07
你應該要知道的「長期COVID」!
武漢肺炎(COVID-19)對全球健康產生了毀滅性影響,儘管該疾病通常是影響一個人的呼吸健康,但科學家現在普遍認為它是一種多器官疾病,從沒有症狀到危及生命都有可能。而隨著疫情的發展,專家們越來越意識到COVID-19的長期影響。   什麼是長期COVID (LONG COVID)? 儘管大多數患有COVID-19的人會在幾週內康復,但有些人會經歷一些COVID後的狀況。   首次感染COVID-19的病毒後,人們可能會經歷超過四個星期的新COVID後病情,可能會遇到許多新的、復發的或持續的健康問題。即使感染後沒有症狀的人也可能患有COVID後病情。   在不同的時間段內,這些疾病可能具有不同類型的健康問題和綜合健康問題,又稱為「後急性長期COVID症候群」。   30多位來自各個領域的專家所組成的團隊,對有關長COVID的最新文獻進行了分析,從而對該疾病進行了全面的概述,並提出了支持該病患者的長期COVID報告。   心血管症狀 研究人員指出,各種心血管問題與長期COVID相關,包括胸痛、血塊、中風、肺栓塞和心律不齊。   Columbia University醫學院的副教授的E. Wan博士說:「心律不整可導致中風、心力衰竭和對心臟的長期損害,並且這可能是患者不知道的。」   該分析還強調了持續的呼吸道症狀(如呼吸困難)的嚴重性,約有五分之一的COVID-19患者有此問題,呼吸困難可能起源於呼吸或心臟,至少有六分之一的患者持續咳嗽。   報告還強調了特徵性的「腦霧」,並指出長期COVID的人中有1/2或1/3的人持續存在頭痛。超過一半的患者描述了心理健康方面的問題,例如慢性疲勞、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焦慮或抑鬱。   後急性COVID不太為人所知的徵狀包括:20%的人脫髮,以及一小部分先前未診斷的糖尿病,從醫院出院的人更有可能出現腎臟功能受損的跡象。   許多不同的人受到影響 儘管患有既往健康狀況或嚴重的COVID-19病例似乎增加了發展長期問題的機會,但長期的COVID也影響了其他健康人群。   例如:先前沒有疾病的年輕患者,在COVID-19之後出現了自主神經功能障礙和心律加快。COVID-19之後發生問題並不是僅發生在最脆弱的人身上。   研究指出,來自黑人和少數民族背景的人在後急性COVID-19研究人群中占多數。一項來自英國的研究表示,52%的人是黑人,而一般人群中的BAME (Black, Asian, and minority ethnic的縮寫)則為19-21%。   長期COVID並不總是與急性新冠病毒感染本身的嚴重程度相關。   症狀延遲發作 對於某些人來說,COVID-19的症狀似乎在其最初感染後的幾週內一直持續。其他人則恢復,直到後來開始出現長時間的COVID症狀。   Dr. E. Wan說:「我就看過年輕患者在感染新冠病毒幾週、甚至幾個月後,突然出現心跳加速、心悸和慢性疲勞。」   當我們想到COVID-19時,主要想到的是呼吸系統疾病。但即使人們從呼吸系統疾病中恢復過來,由於其他器官系統的問題,他們仍然可能還有其他臨床症狀。   跨學科護理 由於長期COVID會影響一個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許多方面,因此來自各個學科的團隊必須共同努力,以提供全面的護理和支持。   Dr. E. Wan表示,COVID-19是我所遇到的第一種傳染病,對多種器官都有影響,這改變了我的臨床操作。現在,不管病人要做什麼,我都問他們是否曾經有感染COVID-19……這改變了可能的診斷範圍。   Dr. Nalbandian補充說:「基於這次分析,我們所有人都認識到需要進行跨學科長期治療患者……在出院時,對COVID-19患者的護理還不能結束。」   說出症狀 作者還指出,因為並非所有的醫生都認識到長期COVID,人們要大聲說自己的經歷並加入倡導團體是非常有重要的。   Dr. Nalbandian說,在紐約,看到那些苦苦掙扎了數週甚至數月的患者正在尋找瞭解相關問題的醫師。醫師應該認同患者的關注,並仔細記錄症狀。   Dr. Nalbandian建議人們應該積極主動地與臨床醫生聯繫,即使不確定症狀是否會因新冠病毒感染而持續存在,也要與醫生取得聯繫。情況仍然不穩定,我們每個月都在學習更多。   作者認為,患有長期COVID症狀的人也可以提出自己參加臨床試驗的要求,這將有助於進一步發展對該疾病的臨床認識。       編譯來源:Medical News Today (2021.04.12)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