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天一阿斯匹靈,讓卵巢癌遠離
2022.08.02
女人一天一阿斯匹靈,讓卵巢癌遠離
卵巢癌被稱為女性的「沉默殺手」。在台灣,它是癌症死亡的第十大死因,預防與治療都非常困難。國際間關於阿斯匹靈和卵巢癌風險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學者認為阿斯匹靈可以阻斷致癌蛋白,還可以抑制發炎,發炎在卵巢癌中起關鍵作用。   回顧其中最全面和可信度高的研究都指出,低劑量的阿斯匹靈可降低卵巢癌的風險。   ─ 2014 年回顧發現每天使用低於 100 毫克 (mg) 的低劑量阿斯匹靈可以將卵巢癌風險降低 20% 至 34%。該研究還顯示,劑量和頻率會影響一個人的風險降低程度。   ─ 2018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與不服用阿斯匹靈的女性相比,定期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的女性患卵巢癌的風險降低了 23%。   ─ 丹麥的一項全國性病例對照研究發現,使用低劑量阿斯匹靈可降低上皮性卵巢癌的風險。   然而,這些研究都尚未能夠研究該藥物是否有益於處於不同疾病風險的人群。   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世代研究怎麼說?   根據今年7月最新的綜合研究分析,無論是否有卵巢癌風險因子,女性每天或幾乎每天使用阿斯匹靈也可以減少卵巢癌風險。   美國國家癌症院的Lauren Hurwitz博士等的報導指出,17個研究中,頻繁使用阿斯匹靈和降低13%卵巢癌風險有關,世代研究和病例對照研究之間也無差別。   他們在《臨床腫瘤學》期刊寫道,風險的減少在最常見的卵巢癌 ─高分化漿液性卵巢癌特別明顯。這些發現很重要,因大部分已確定的風險因素和高分化漿液性卵巢癌的相關性比較弱。   對於有卵巢癌的風險因子女性的影響?   頻繁使用阿斯匹靈對於有肥胖、乳癌或卵巢癌等風險因子的人,和完全沒有這些病史的人都一致地降低了卵巢癌風險。但有子宮內膜異位症時則非如此。沒有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婦女,頻繁使用阿斯匹靈可降低卵巢癌風險。但有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則非如此。   此外,包括:懷孕次數、口服避孕期間、輸卵管結紮、有兩個或更多卵巢癌風險因素,婦女頻繁使用阿斯匹靈也可降低風險。   預防卵巢癌加一   目前已有的卵巢癌預防措施只限於更高風險的婦女。這些結果指出,未來的工作要探討將阿斯匹靈使用納入卵巢癌風險/益處的綜合評估,以阿斯匹靈做為化學預防的方案,補充已有的預防措施,以益於低風險的女性。   如此,頻繁使用阿斯匹靈又將增加一個好處 ─ 預防卵巢癌。   研究團隊指出觀察性資料的使用可能引進些偏見,他們無法檢視低劑量阿斯匹靈的相關性,在以前的研究中,強烈的相關於減少卵巢癌的風險。       編譯來源:MEDPAGE TODAY (2022.07.27)      
+ read more
每年進行卵巢癌篩檢不能挽救生命?
2021.05.25
每年進行卵巢癌篩檢不能挽救生命?
(圖為卵巢癌細胞的彩色電子顯微掃描)   卵巢癌是女性最可怕的惡性腫瘤之一。在台灣,卵巢癌的發生率節節上升,15年內增加了2倍以上,每年約有1300名新個案,548人死亡。   近十年(2006-2016)台灣重大癌症的死亡率多有改善或持平,唯獨卵巢癌的死亡率增加了29%,為增幅最大的癌症。   卵巢癌的診斷取決於女性向醫生報告症狀。但是,卵巢癌在進入晚期之前,幾乎沒有症狀,而那時的預後很差。在所有女性癌症中,卵巢癌的存活率最低,5年僅40%。   日前英國的一項研究計劃(UK Collaborative Trial of Ovarian Cancer Screening)結果顯示:以陰道超音波或結合CA125血液檢測對卵巢癌進行篩查並沒有降低該疾病的死亡率,儘管使用CA125可以在較早階段檢測出癌症。   此計畫進行了20年,涉及超過20萬名停經婦女,但結果令人失望。   研究顯示,早期篩檢可增加39%的癌症病例偵測,但並不會減少死亡人數。因為篩檢方式未能使卵巢癌死亡率降低,不能被推薦為國家篩檢計劃。   然而,早期診斷通常會減少治療的數量和強度,這對患有癌症的婦女及其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不同,可能也給了他們與親人更寶貴的時間。   陰道超音波或血液CA125檢測作為篩檢工具? 這項由倫敦大學學院研究人員進行的研究,分析了2001年至2005年招募至該試驗超過20萬名停經後婦女追蹤20年的數據。一半的試驗者沒有進行篩檢、另一半的人則是每年做一次陰道超音波或每年進行一次和癌症有關的CA125血液檢查,如果CA125的數值升高,則再進行超音波掃描。   該結果發表在醫學雜誌《Lancet》,研究發現與無篩檢組相比,血液檢查發現的的早期癌症(第一或第二期)多了39%,但這並沒有減少因疾病死亡的人數。   雖然研究結果令人失望,但研究人員強調,過去10年,對有卵巢癌症狀的女性,早期診斷以及對晚期疾病的治療有了顯著改善,仍然可以挽救許多生命。   負責這項研究的USHA MENON教授表示,目前重點應該放在提高對最常見症狀的認識,並確保迅速將發生這些症狀的女性轉介給腫瘤科醫生。   研究小組正在進一步研究,期發現是否可能降低手術或化學治療。其他對卵巢癌的篩查方法也正在開發中,但是要知道這些方法是否可以挽救更多生命,可能需要花費數年時間。         編譯來源:The Guardian(2021.05.12)、Medpage Today(2021.05.22)、Lancet(2021.05.12)      
+ read more
了解卵巢癌症狀救妳一命!
2019.11.20
了解卵巢癌症狀救妳一命!
英國慈善機構Target Ovarian Cancer表示,由於女性對卵巢癌症狀缺乏認識,數千名婦女的生命可能處於危險之中。   該機構指出,在英國,近四分之三的女性知道乳房或腋窩腫塊可能是乳癌的症狀,但是不到五分之一的女性知道腹脹是卵巢癌最常見的症狀之一。   提升對卵巢癌的認識 早期診斷是成功治療卵巢癌的關鍵,提升人們對卵巢癌的認識可以挽救生命。婦女缺乏這種知識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每位有乳癌和卵巢癌風險的人都應該問問自己:「我知道這些癌症的症狀嗎?」。   如果及早發現,婦女有90%的生存機會,如果被診斷患有第四期卵巢癌,則只有10%的婦女能夠存活。但是這種癌症的早期症狀很容易被誤認為是輕度不適,如腹脹,因此卵巢癌一直被認為屬於難以察覺的疾病。   如果婦女缺乏對卵巢癌症狀的認識,那麼她們更容易延遲診斷,進一步增加治療難度及縮小存活機會。早期卵巢癌的其他常見徵兆還包括:食慾不振、骨盆或腹部疼痛及頻尿。   若過去3周內多數時間有腹脹的情形,或其他卵巢癌症狀持續存在,建議找醫師檢查。尤其如果年紀超過50歲、有卵巢癌家族病史的人若有這些症狀更應提高警覺。   在台灣,過去十年卵巢癌死亡率呈增加趨勢,2018年死亡率為每10萬名中有5.3名死於卵巢癌。因此,對女性宣導卵巢癌資訊是很重要的。     編譯來源:Daily Mail(2019.11.12) -------------------------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阿司匹靈減少卵巢癌和肝癌的風險
2018.10.11
阿司匹靈減少卵巢癌和肝癌的風險
一直以來,科學家認為阿司匹靈可以降低癌症的風險,日前,發表在JAMA癌症期刊兩個新的研究──檢視各種劑量的阿司匹靈和不同的癌症風險的關係,增加了更多的證據顯示這個藥物有助於減低癌症風險。   降低卵巢癌風險 卵巢癌是最致命的婦科癌,主要是缺少能夠早期測知的方法。專家認為發炎是卵巢癌形成的重要關鍵,排卵期的局部性發炎可能是因素之一。阿司匹靈可以減少發炎,降低罹患卵巢癌的風險。   分析「護理師健康研究」中的近20萬女性的資料,研究者發現:婦女規律性服用低劑量(100毫克以下)的阿司匹靈,其罹患卵巢癌的風險和未服用者比較起來少了23%。   這項研究和之前的不同在於分析出阿司匹靈劑量和降低卵巢癌風險的效益。研究者發現,低劑量可以減少風險,而標準劑量則無。而且每個星期逐漸増加使用和劑量服用的持續時間有明顯的正面趨勢。   相反的,長期服用其他非類固醇消炎藥(NSAIDs)一週10顆以上,如布洛芬、萘普生,則和卵巢癌風險的增加相關。   降低肝癌的風險 根據「護理師健康研究」及「健康專業人員追蹤研究」的資料,追蹤研究每週兩次長期服用阿司匹靈標準劑量(325毫克)的結果,肝細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HCC)的風險減少了49%,服用五年以上,風險降低59%。但停藥後,其效果會逐漸減退,停藥8年後,這種益處就消失了。服用阿司匹靈的時間越長,和降低肝癌風險有明顯的相關,特別是一週服用超過1.5粒以上標準劑量。   專家指出,長期服用阿司匹靈可能必要,因為肝癌的發展也是經過很多年。阿司匹靈可以延遲或預防發炎或肝硬化,在癌症初期或甚至未發生前就開始作用。專家也發現服用其他非類固醇消炎藥和肝癌風險無相關。     改變臨床實務 這一對研究的發表正值其他的研究質疑阿司匹靈在預防心血管疾病的角色(2015年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支持低劑量的阿司匹靈可以預防心血管疾病和大腸癌),因此是否影響研究結果的接受度?   「希望之城癌症醫院」的醫師認為這是目前服用阿司匹靈以減低肝癌風險的最強證據,足以開始改變臨床的診療。但也謹言在推薦阿司匹靈時,須考量風險和效益的比例,特別是慢性肝病有失血的風險。要完全達到阿司匹靈防癌的可能性,必須對劑量、持續時間和機制有較好的了解。   編譯來源:MedPage Today(2018.10.04)        
+ read more
改進子宮頸抹片篩檢,可檢測出更多種婦癌
2018.03.30
改進子宮頸抹片篩檢,可檢測出更多種婦癌
新的研究建議,更新宮頸抹片檢查,不只是測試子宮頸癌,也可增加測試卵巢和子宮內膜方面的疾病,以拯救許多婦女的生命。   子宮頸普遍影響30-45歳大部分有性行為的婦女。研究專家指出,如果我們能夠早點檢測出癌症或癌症前的狀態,不但能治癒更多婦女,且可以保存許多婦女的生育能力。   研究發現一般的子宮頸抹片檢查,可以發現陰道通往子宮的入孔處, 潛在的癌細胞。可以正確的診斷出81%子宮內膜癌和33%的卵巢癌。   如果以Tao刷子(如清雪茄煙斗的棒刷),可以更深入子宮,藉由分析子宮頸液體的樣本,(包括656位有腫瘤的婦女,以及1,002位健康的婦女)檢視18個基因,子宮內膜癌的診斷正確性高達93%,而卵巢癌可達45%。   經由分析病人血液中和這些腫瘤相關的基因,也可以改進卵巢癌的診斷達63%。   這些結果雖然很令人期待,但仍只是初步的研究。研究專家也希望能更進一步檢視這些新的測試方法,是否真的有助於診斷的正確性,且至少仍要花兩三年的時間,才可能用得上。   研究發表在「科學轉化醫學」(20180322)期刊。   編譯來源:Daily Mail(20180322)        
+ read more
卵巢癌病灶始於輸卵管!!
2018.03.22
卵巢癌病灶始於輸卵管!!
過去有許多研究指出卵巢癌並非從卵巢開始,最近的兩個研究證實這樣看法:這個致命的疾病的確是肇始於輸卵管。   研究專家希望藉由新的發現,發展出更好的診斷和預防的方法。同時點出了令人警異的事實──醫師對卵巢癌這個病的了解很少。   卵巢癌一向被稱為沈默殺手,因為篩查檢測的效率不好,通常在後期才診斷出來。   今年二月初,美國一個領導工作團隊宣布婦女不應該檢測卵巢癌,因為會導致太多自己嚇自己的「偽陽性」,但是也有很多專家則以為應該想辦法加強測試的有效性。   在台灣,卵巢癌是婦女癌症死因中排名第8,每年約有530位婦女因而死亡。   極惡性漿液型卵巢癌(HGSOC-High 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是卵巢癌中最常見的種類,只有15%的患者生命超過五年。這兩個研究檢視HGSOC的結論指出,大部分的卵巢癌皆從輸卵管開始。   這兩個研究是怎麼做的? 去年秋天發表的研究者之一,Dr. Ron Drapkin賓州大學的婦產科病理學副教授,研究卵巢癌近20年。他們使用基因譜的技術檢視5個病人腫瘤,提出基因組的証據,支持了卵巢癌由輸卵管開始的想法    另一項研究由紐約市的紐約大學Perlmutter癌症中心,檢視96位婦女卵巢癌腫瘤的組織樣本,和一群健康婦女的樣本比較。研究結論,癌細胞和輸卵管的組織最相似。   卵巢癌常被稱為乳癌的近親,因為兩者都和一個BRCA基因突變相關。然而因為經費和少有工具可以檢視,卵巢癌直到2010年都是個「黑匣子」。   卵巢癌不易研究的主要原因之一,其組織樣本很薄,兩次元的視野,容易誤失潛在的信號。若有更多切面,可從組織中得到更多的資料。另一個關鍵原因是大部分的案例診斷時,已經進入晚期,腫瘤已摧毀了任何前驅病變。   Dr. Rapkin以為根據這些研究,最有價值的是能夠進一步探究預防和早期診斷。現已有兩項正在進行。一是內視鏡可進入輸卵管收集細胞;另一個如子宮頸抹片,由子宮取得細胞,篩查由輸卵管順流下來的變化。   研究發現也應用在預防,特別是相關於婦女乳癌及卵巢癌有BRCA1或 BRCA2的基因突變。   婦女有BRCA突變,讓她們選擇割除卵巢,以預防癌症的產生。知道卵巢癌由輸卵管開始,也可移除輸卵管。   BRCA突變的婦女中,30%選擇不切除卵巢,因為會提早更年期。正在進行的研究,如果年輕時切除輸卵管,而留下卵巢直到接近自然的更年期,或有預防效果。    應用基因組的研究,使得治療可以更針對個人,且更有效。Dr. Rapkin認為還有很多年才能見到對卵巢癌防治有明顯的改變,但比起十年前,已經跨出一大步。   編譯來源:Daily Mail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