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重要健康議題

孩子好奇:疫苗如何殺死病毒?
2020.10.26
孩子好奇:疫苗如何殺死病毒?
要了解疫苗如何製造來抵抗病毒,首先要了解病毒如何使人生病,我們體內特別的細胞如何抵抗感染。   病毒很詭異 病毒侵入體內細胞使我們生病,對其中過程科學家需研究多年才能完全理解。   病毒到了細胞表面,使用一個特別的鑰匙,打開我們細胞外圍的一個鎖,進入細胞。一進到裡面就迫使細胞複製更多病毒,細胞因之轉變成小小的病毒工廠。對我們的細胞造成很大的壓力,使我們開始生病。病毒工廠複製的病毒散播感染至全身,使病情加重。也從我們的身體散播出去,感染他人生病。   我們的防衛力量:免疫系統 免疫系統由免疫細胞組成,是遍佈全身很特別的細胞。掌管感染症狀的偵查,遇威脅時,護衛身體所有其他的細胞。   免疫細胞有很多種,共同合作阻擋消滅病毒。其中有兩種很重要的免疫細胞:B細胞和T細胞。B細胞製造一個秘密武器,叫做「抗體」。它是微小的Y型粒子,黏著性很強,可以黏附在病毒鑰匙上,使其無法置入細胞的鎖,病毒就無法進入細胞引發感染。   如果病毒躲過B細胞,進入我們的細胞時,T細胞可以殺死任何被感染的細胞,阻止病毒散播體內。   我們的身體每天都會遇到病毒,例如普通感冒,但並不一定會讓我們生病,因為有免疫細胞的保護。但我們的免疫細胞能有效發揮功能對付是以前接觸過的病毒。   對於新的病毒,如新冠病毒,一開始時,我們的免疫細胞無法直接指認而有力的防禦,病毒便趁機感染我們的細胞,開始生病。   疫苗教導我們的免疫細胞認識新病毒 所有的疫苗皆包含一小塊的病毒。注射進體內時,因為是一小塊,並不會致病。但是,當我們的免疫細胞看到了,便開始互相告知。我們的B細胞和T細胞就會認識這一小塊的病毒,並記住,有時可達數年。   下次遇到這種病毒時,我們的免疫細胞可直接指認,馬上活動起來,來得及的話,我們的身體不會複製更多病毒,也不會使他人生病。   我們的免疫系統是一個很強的防衛系統,天天保護我們避免感染。但有時候遇到以前未曾見過的新病毒時,就需要疫苗的幫忙。   編譯來源: The Conversation(2020.10.12)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希波克拉底和柳樹皮?你對阿斯匹靈的歷史了解可能是錯誤的!
2020.10.25
希波克拉底和柳樹皮?你對阿斯匹靈的歷史了解可能是錯...
阿斯匹靈是世界上最廣泛使用的藥物之一。它的主要成分來自天然產物水楊苷(salicin),存在於柳樹和桃金娘等植物中。   現在,大家都認為阿斯匹靈的起源與著名的古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有著密切的關聯。據說他曾使用柳樹來減緩疼痛,並啟發了阿斯匹靈在幾個世紀後的發展。   然而他的著作中幾乎沒有提到柳樹,那為什麼我們仍然相信這樣的說法呢?   關於柳樹的一切 幾乎所有有關阿斯匹靈的歷史都會提到,希波克拉底曾向分娩中的婦女開出柳樹的處方。有人說他開的是楊柳茶,有人則說他是讓孕婦咀嚼柳樹皮。   但是,當我們看希波克拉底的著作時,裡頭只有提到燃燒柳葉來製造煙,以「熏蒸」子宮、擺脫流產。這大概就是他唯一提到將柳樹(ιτεα或_itea_)用作藥物的例子。   柳樹真的可以舒緩疼痛? 柳樹皮和樹葉曾被用來當作古代藥物,但通常都是使用在外部,而非吞嚥。由於古代的度量衡令人困惑,有時甚至在配方中完全丟失,因此很難確定古代的配方中是否有足夠的水楊苷來起作用。   與其他柳樹和富含水楊苷的植物(例如:桃金娘樹)相比,希波克拉底可能一直在談的白柳樹皮(_Salix alba_)所含的楊柳苷量並不高。僅透過咀嚼白柳樹皮或喝柳樹茶,其實很難攝取臨床有效劑量60-120mg的水楊素。   此外,白柳還含有毒、有苦味的丹寧(tannis)。因此,要攝取足夠的樹皮或茶來達到該劑量變得更加困難,而且可能遠在達到劑量前就引起胃痛。   迪奧斯科里德斯(Dioscorides)是一位古羅馬人,他曾撰寫醫學指南,至今仍在發行。他將柳樹描述為一種治療胃痛、呼吸疾病結核病,以及避孕的藥物。   他說,如果你燒柳樹皮,將其浸在醋裡,然後再拿來在雞眼和老繭上磨擦,就可以將它們去除。他還推薦一種用來治痛風的裝有柳葉的熱敷袋。   另一位羅馬醫學作家塞爾蘇斯(Celsus)曾說,柳葉熱敷袋或藥膏可以治療子宮或腸子脫垂(這些器官真的有可能會從身體掉出來)。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塞爾蘇斯建議將其推回去,然後用溫暖的紗布包紮在外部。   現今,水楊苷是被用來治療雞眼和疣的,但這並不表示迪奧斯科里德斯的配方因水楊苷而有效。醋是酸性的,據說本身就可以軟化雞眼。而使用任何一種熱敷袋也都可以減輕疼痛。   如果柳樹皮和樹葉真的是方便又有效的止痛藥,那麼現在應該已經被我們用到幾乎絕種了。然而,在歐洲近代早期,柳樹被視為是非常無用的藥。   這並不意味著柳樹真的這麼無用。它仍然含有水楊苷,但當時水楊苷尚未被分離或提煉成現在的狀態。   所以,如果不是希波克拉底,那是誰? 「重新發現」柳樹的是英國牧師愛德華.史東(Reverend Edward Stone)。   1757年左右,史東出於好奇咀嚼了白柳樹皮,並被它的苦澀感到震驚。因此,他想知道這是否可以像苦澀的金雞納樹皮(治療瘧疾的藥物—奎寧—的來源)一樣,作為藥物用途。   史東聚集並曬乾約半公斤的柳樹皮,將其磨成粉,然後每四小時服用一小劑量來減緩自己的發燒。而乾燥樹皮會使水楊苷濃縮,讓作用更強。   當他發現,這種粉末似乎能有效減輕他的發燒後,史東在他的教區居民生病時,也對他們進行測試。1763年,他寫信給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報告說他利用柳樹皮的粉末治療了50個瘧疾高熱的患者。而史東的貢獻被視為是第一個有關柳樹皮作為藥物的現代科學描述。   一個植物萃取物怎麼變成阿斯匹靈? 義大利研究人員布拉格奈特利(Brugnatelli)和方塔納(Fontana)於1826年設法從柳樹皮中萃取水楊苷,但是當時萃取出來的水楊苷極度不純。而德國藥物學家畢希納(Johann Andreas Buchner)則於1828年從柳樹的拉丁字(_salix_)將其命名為“ salicin”(水楊苷)。   之後,德國公司拜爾(Bayer)的研究員霍夫曼(Felix Hoffmann)將相關的水楊酸分子結構修飾成乙醯水楊酸,最終被命名為阿斯匹靈。該公司於1899年獲得了這項專利。     後來研究發現,胃對阿斯匹靈的承受度比對水楊酸的還要好,因此霍夫曼的創新才帶來了現代使用阿斯匹靈減輕疼痛的普及性。除此之外,現今阿斯匹靈也用於減緩腫脹、降低體溫及預防血塊形成。   為什麼我們不斷重複柳樹傳說? 研究人員不斷重複古代人了解柳樹和水楊苷之間的關聯可以減輕疼痛的傳說,部分原因是因為每個人都喜歡史詩般的故事。只要加入一點想像力,阿斯匹靈的故事就可以是一部傳說。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閱讀原始文本。   這個現象也是受到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影響的一個例子。我們知道柳樹中有水楊苷,而水楊苷可以緩解疼痛。因此,當我們找到柳樹相關的古代文獻時,我們就認為古代人早在我們之前就發現水楊苷了。   現代醫學喜歡有可敬的家譜,因為這有助於為當今的產品提供良好的家譜證明。它還可以幫助我們認為這些產品是安全、有益,而且是傳統中長期用來治癒的一部分。   但是阿斯匹靈的「古老」歷史有很多的漏洞。所以下次你要服用阿斯匹靈時,記得感謝霍夫曼而不是希波克拉底。   編譯來源:The Conversation (2020.10.19)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女性比較不容易得COVID-19的一個重大原因曝光
2020.10.24
女性比較不容易得COVID-19的一個重大原因曝光
一項新的調查顯示,女性較不容易感染COVID-19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她們比較有可能遵守社交距離的政策。   有一項於三、四月期間,在8個國家進行的調查發現,在「認同COVID-19是嚴重的健康危機」以及「同意進行公共政策以對抗流行疾病」的人數上,存在著很大的性別差異。   這兩波調查是在澳大利亞、奧地利、法國、德國、意大利、紐西蘭、英國和美國進行的,其中有近22,000人的回覆。   差異在:是否會實行保護他人的行為 研究人員發現,在三月,有59%的女性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個嚴重的健康問題,然而,只有約49%的男性這樣認為。在同意和遵守公共政策方面,女性比例也是高於男性。   在夫妻之間以及最直接暴露於流行病的人當中的性別差異較小。如果男人和女人都接觸到相同的資訊流,那之間的性別差異也會隨著時間而減少。   儘管遵守規定的人數隨著時間減少,尤其是在德國,但性別差距仍然存在。   研究者Profeta博士說:「可以看見男人和女人最大差別之處,就在於是否會實行保護他人的行為,例如肘部咳嗽。這和可以同時保護自己和他人的行為是不同的。」   另一研究者Galasso博士建議,那些推廣新常態(包含少出門、戴口罩、及其他行為改變)的政策制定者,如果要提高男性的遵循性,應該設計出性別差異化的溝通方式。   該研究於10月15日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其中兩位研究作者Vincenzo Galasso和Paola Profeta是隸屬於義大利米蘭的博科尼大學的COVID Crisis Lab。   編譯來源:Health Day (2020.10.21)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英國將感染健康者來加速COVID-19疫苗研發!
2020.10.23
英國將感染健康者來加速COVID-19疫苗研發!
為了加速COVID-19疫苗的研發,英國將採倫理爭議極大的「人體攻毒試驗」(challenge study),即招募健康的年輕人,給他們接種疫苗,然後將他們感染病毒,以確定疫苗是否有效。   這個方法曾經使用在瘧疾、霍亂的疫苗研發。但是,這些疾病已經有治療的藥物,而武漢肺炎沒有。   第一步表徵研究:決定用多少病毒感染健康人 英國政府本週採取了第一步,與一家名為Open Orphan的製藥公司簽署了一項合約以進行所謂的表徵研究(characterization study),以確定最合適的病毒劑量用於未來的人體攻毒試驗。實際上,這意味著研究人員將找出在病毒檢測「PCR測試」中仍會顯示陽性的最低劑量病毒。   表徵研究預計將於2021年5月得出結果,並且仍需通過倫理等相關規範的審查。這項研究由英國帝國學院贊助,將由Open Orphan專門進行人體攻毒試驗的單位「hVIVO」在倫敦皇家慈善醫院進行。   政府還保留了3批疫苗以使用於人體攻毒試驗來測試疫苗。這些研究是否會繼續進行還有待確定。   Catchpole表示,參加研究的志願者必須在18至30歲之間。他說,將對他們的整體健康狀況進行檢查,確定是否存在任何危險因子。該研究不開放給孕婦或哺乳母親參與。   有多少人會願意參加目前尚不清楚,但在其他國家,如美國,已經有大量表示願意參加這樣試驗的人。   醫界專家看法不一 紐約大學生物倫理學教授A. Caplan表示:「我認為這種研究可以加快疫苗研發過程,並且現在正處於COVID-19大流行中,因此即使他們具有風險和道德爭議,也值得考慮。」。   Caplan解釋說,使用可能對人的健康有影響的病毒去感染受試者違反了「不造成傷害原則」。   但是,從重病風險非常低的最年輕、健康的人們著手,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風險。在暴露於COVID-19後,通常會給受試者抗病毒治療,例如Gilead製藥公司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的研究對這些藥物的療效提出了質疑。   其他人則說,這些研究可能沒有必要,特別是考慮到潛在的危害。   波士頓急診醫學醫師J. Faust博士說:「鑑於我們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獲得核准的疫苗,我不知道在此過程中人體攻毒試驗還能加快多少研發速度。這有可能使人們處於危險之中卻沒有太大的用處。」。   編譯來源:CNBC(2020.10.20)、STAT(2020.10.20)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荷蘭12歲以下絕症兒童安樂死合法化
2020.10.21
荷蘭12歲以下絕症兒童安樂死合法化
荷蘭政府已經核准給1-12歲患絕症兒童安樂死的計劃。這個規則的改變讓一些兒童不必經歷沒有希望且難以忍受的痛苦。   目前荷蘭的安樂死對12歲以上的兒童是合法的,且必須要病人和其父母的同意。而一歲之前的嬰兒,父母同意也是合法的。但1-12歲之間患絕症者則無規定。   很明顯的,這個議題爭論性很大,啓動了四黨聯合政府幾個月的辯論。保守的基督教黨派強烈反對。   10月14日衛生部長Hugo de Jorge給議會的信中指出:「研究顯示,這些患絕症的兒童在可見的未來,持續遭受無望且難忍的痛苦時,醫師和父母有主動終止生命的需要。」他估計一年因為這項規定的改變而受到影響的兒童約5-10位。如果規定不改,對這個年齡層執行安樂死的醫師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荷蘭所提議的規定改變,和12歲以上的兒童一樣,需要有父母的同意,患者必須正在忍受難以承擔且無盡的痛苦,至少有兩位醫師同意。預期接下來幾個月可以開始執行。   荷蘭自2002年將安樂死和輔助自殺合法化,鄰近的比利時在幾個月後也跟進,這兩個國家是全球首創,然而仍有非常嚴格的條件。   2014年比利時是准許自願兒童安樂死的第一個國家,只要是絕症且身受極大痛苦,也需父母同意。荷蘭在短期內也將相同的規定(12歲以上)納入。   編譯來源: BBC NEWS(2020.10.14)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
警訊!孕婦20週後不要服用某些退燒/止痛藥!
2020.10.20
警訊!孕婦20週後不要服用某些退燒/止痛藥!
美國食藥局(FDA)發布了關於懷孕期間服用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SAID)的藥物安全資訊,要求產品的標示中應警示可能有嬰兒出現罕見但嚴重的腎臟併發症的風險。   FDA表示,在懷孕20週後服用止痛藥—包括阿斯匹靈、布洛芬、萘普生(如「那普洛先錠」)、雙氯芬酸(如「壽服寧」)和塞來昔布(如「即克痛」)等,可能會引起胎兒腎臟問題,進而導致羊水含量低和妊娠併發症。   目前這類藥物是建議不要給懷孕30周以上的婦女,因為可能增加胎兒心臟問題的風險,現在FDA表示將擴大此範圍,建議從20週開始就不應使用該藥物。   不僅是心臟,還有腎臟問題 FDA發現了35例嬰兒在其母親於懷孕期間服用了NSAID後出現羊水不足或腎臟問題。其中包括2名嬰兒死亡,他們均確認有腎功能衰竭和羊水不足,另外還有3名嬰兒死亡,其腎功能衰竭但羊水並沒有不足。   在母親停止服用NSAID後,羊水含量低的11名嬰兒狀況有所改善。在大多數情況下,母親停藥後3到6天,胎兒的不良狀況都有好轉。   懷孕約20週後,胎兒開始產生大部分羊水。服用數日或數週的NSAID後可能出現羊水過少—即胎兒羊水不足的疾病,不過服用僅2天後也可能如此。   女性、醫師、藥廠都要有警覺 FDA在一份聲明中說:「重要的是,女性必須了解在懷孕期間可能服用的藥物的益處和風險。」。為此,FDA正向婦女及醫療人員宣導如果在懷孕約20週以後服用NSAID會帶來的風險。   對於處方藥,FDA要求更改處方箋上的訊息,建議不要開立處方箋給懷孕20至30週之間的孕婦。非處方的NSAID的製藥廠也必須更新藥品標示。   儘管阿斯匹靈是一種NSAID,但小劑量阿斯匹靈(81毫克)不在此次建議的範圍內,因為它仍然是孕婦的重要治療方法。FDA建議,如果醫療人員認為懷孕20週後真的需要使用NSAID,則應以最低有效劑量、持續最短時間來開立處方箋。   編譯來源:Medpage Today(2020.10.15) ------------------------- > 台灣女人連線.台灣女人健康網    台灣女性/性別健康權益亟需您以實際行動來共同守護!          竭誠歡迎認同《台灣女人健康網》理念的朋友捐款支持我們!          持續提供更優質的內容是網站不斷努力的方向,而我們需要更多資源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收到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挹注在網站經營、服務方案以及對政府的監督。          無論捐款金額多寡都是支持我們的重要力量!感謝您!(→捐款資訊連結←)                  
+ read more